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二十


  “珊珊一出生就给人领养,她的养父母不久离异,养母后来和人同居,她四岁就开始离家出走,随后的离家、逃跑纪录,比一个犯案累累的犯人还要长。”他苦笑。“中心的每个人都知道余珊珊,都觉得她一旦‘失踪’,要找她,比找个通缉犯还困难。”

  “余珊珊?”

  “她第一个养父姓余。”

  “这么说,你真的不是她父亲?”

  “你总算明白了。”

  不,她仍然十分迷惑。不过珊珊能找上她,非要把她当妈妈,把一个不相干的男人硬叫成爸爸,也是不合理中的合理可能。

  “珊珊为何一再离家、出走?她不会四岁就懂得要找亲生母亲吧?”

  “珊珊绝顶聪明。”

  “关于这点,我领教过了。还是不对。她为什么只找她妈妈?她生父呢?”

  “没有资料可查。我给你看的照片,她说她很小就带着它。也许因此她只认定她有个母亲。她不知道生父是何长相。她对生父、生母都没有半点印象和记忆。”

  “我想,假如她一出生就被领养,恐怕是不会有什么记忆或印象。”

  “不错。”

  “可是也不能凭一张照片上一个和我貌似的女人,就认为我是她生母。”

  令方想建议到医院检验以兹证明。但他顾虑到安曼可能因此避不露面,反而弄巧反拙。

  一步一步来好了。

  “时间不早了,你不妨和我回去,先安抚住她,其他,我们再慢慢设法。”

  要她帮这个忙,不算过分。安曼其实不仅同情珊珊,她还很喜欢那个伶俐的女孩。

  她想到她目前正扮演的角色,崔文姬自幼也是养女,受了无数伤害,惨遭蹂躏。这虽然是出戏,世上说不定真有相同或类似的悲剧,在人们看不见的黑暗角落上演,否则也不会有雏妓了。

  “你昨晚到哪去了?找了你大半夜找不到人。”

  一早在化妆室,看见碧芸,安曼埋怨地问着,一面对镜上妆,准备录戏。

  “你找我,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碧芸探头朝走廊左看右看,然后反锁上安曼专用化妆室的门。

  “鬼鬼崇崇做什么?”安曼奇怪地问。

  “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哪。你几时冒出来个女儿了?”

  “女儿?”安曼手上的粉扑掉下来。

  “嘘,小声点,当心隔墙有耳。”

  “你说什么女儿?”

  “昨天晚上你和那个律师走了以后,我进去付了帐,就开车把你的皮包送去你家,结果门口有个女孩,叫我把皮包交给她,说她会拿给你。”

  那小鬼,居然还若无其事和她及展令方回咖啡室!

  “你就交给她了?”

  “我没见过她,不认识她呀,我就问她是谁。她说她是你女儿。”

  “你便相信了?碧芸,亏我们还是七、八年的老朋友!”

  “我当然不信,从来也没听你交过要好的男朋友,怎么就生出了个这么大的女儿。可是她拿了只玉镯给我看,我就不得不信了。”

  安曼愕然。“玉镯?”

  “对啊,好久以前我看你戴过,你说是你母亲过世前给你的。”

  戴了一阵子后,安曼觉得做事时常碰撞到,怕不小心碰断,便脱了下来,收在卧室一个首饰盒中。而首饰盒放在衣橱内的抽屉里。

  “我对那只玉镯印象特别深,因为它在一圈碧绿当中,有一小块红宝石似的红印。”碧芸耸耸肩。“我想你既然把你这么珍视的东西给了她,她的话大概是真的。”

  “她有可能是小偷呀。”安曼呻吟。

  “哎哟,你这下提醒我了。”碧芸喊:“我当时是看到门边有帆布袋,可是……她说她一直在外国读书,昨天刚到,她没通知你,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不在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