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安曼翻翻眼珠。“你若不是想象力超级丰富,就是个说谎专家。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得了?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用这一招行走江湖骗吃混住有多久了?”

  女孩张瞪起乌黑圆溜的眼睛。“太侮辱人了!你侮辱的不是我,你知不知道?你的卵子和老爸的精子相遇而孕育了我,我是小混蛋、骗子,你们又成了什么呢?”

  嘿,不仅刁钻,且尖嘴利舌呢。

  “听你说话,你是受过教育的……”

  “那当然,我年纪虽小,可是饱读诗书的,老爸家教十分严格。”

  她一把蓬松长发用丝带扎在头顶,染得又是黄又是红的卷发倒垂下来,好似戴着一顶五色斑斓帽子,身穿红色贴身T恤,一条紧紧包着她浑圆臀部的水洗牛仔短裤,脚上的袜子好几层,五颜六彩,运动鞋一支蓝,一支白,鞋带一边红黄,一边橙黄,双手十指每支涂着不同色的指甲油,巫婆的魔爪都比她的简单好看些。

  “唔,”打量完,安曼点点头:“你这副穿着打扮,是很符合令尊的严格家教。”

  听了她的讽刺,女孩脸孔涨红。嗯,还不算太无可救药,至少晓得难为情。

  “为了找你,我日夜奔走、跋涉千山万水,没得好吃好睡,脏衣服脱了又穿,穿了又脱,不得已才把最后仅剩比较干净的衣服拼凑着穿。”她辩道。

  够了,安曼决定。帮助一个迷途、无家可归,或离家出走的孩子是一回事,被一个小骗子骗是另一回事。

  “看来你只好继续你的万里寻母,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她和她在这胡言乱语半天,已经够荒谬了。

  女孩机灵的在她关上门之前,一脚跨进门槛。

  “哎呀,你夹断我的脚啦!”

  安曼扶着门,动也没动,静静看着她。

  “小鬼,我还没关门呢。”

  她毫无羞愧地回瞪她。“你当真不认我?”

  太过分了,居然用起威胁的口吻来。

  “听着,你最好乖乖回你父母身边去,做个好女孩,以你的聪明智慧,又长得漂漂亮亮。,千万不要反被聪明误。女孩子若一个人在外面乱闯,万一发生事情,一失足成千古恨。你既饱读诗书,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你用不着教训我。虎母尚且不食子,你见了亲生女儿,认都不肯认,还教训人?”

  安曼板起了脸,不再和颜悦色。

  “我看你不像坏孩子,好意忠告,你爱听不听。你要嘛自动离开,否则我报警了。”

  女孩默默看她半响,把脚收了回去。安曼关上门,扣上门锁,不再理她。

  回到客厅内,安曼拿起被打断前看了一半的剧本,但是她无法再专心一意。

  这么巧,在目前正在拍摄的这出戏,“她是我妈妈”中,安曼饰演一个不肯认亲生母亲的角色。和门外女孩的自编自导自演,正好相反,相映成趣。

  小鬼不知走了没有?

  哎,管她呢。小丫头八成是赌气离家出走,一个娇生惯养、任性的青春期少女,满脑子古怪幻想。

  为什么找上她?

  简单。安曼拥有不少青少年影迷。一年前她在一出戏里扮演一个律师,专门协助没有家或得不到家庭温暖的青少年们,俨然是青少年心目中的罗宾汉,那些热情的孩子常写信、寄礼物给她,奉她为偶像,向她倾吐心事。每一封影迷的信,安曼都设法抽空亲自回复、从不假手经理人或其他人,这里面不乏要认她做义姊的。

  但把她认做母亲,且一口咬定,这还是头一遭。

  而且找到她的住宅来了。神通广大!一般影迷的信都是寄到制作公司,再转到她手上。

  安曼发现她又开了门。小丫头没走,坐在门口前的阶梯上。她一点也不意外她还在。

  “小鬼,你怎么还没走?”她说,口气温和。

  女孩背对着她,没作声。

  安曼走过去。

  “你是不是住得很远?身上没钱了吗?我借你好了。”

  依然不吭声。

  “或者你告诉我你家的电话号码,我打给你家人,请他们来接你,保证回去后不处罚你,如何?”

  没有反应。

  “咦?刚刚还口若悬河,能言善道,一下子变成哑巴啦?”

  还是没反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