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小岚 > 爱恋梦工场 >
十三


  “你对这个女孩的热诚和关心令人感动,展先生,可是我实在不知道她在哪。借你一句话,我没有责任要看住她。”

  “照你所说,她找到了你,要求你认她,你却把她赶出去,你的作法,是不是太残忍了?”“首先,她不是要求,她一口认定我是她妈妈。其次,我没赶她,我提议借她钱,或亲自送她回家。”

  “真感人。她明明没有家,而我确信她会告诉你她没有家。”

  “她是说了,但我不认识她。尽管如此,我也尽了心力帮助她。我试过了。”

  “显然试得不够。再者,安曼小姐,不认识和不认,中间有很大的差别。”

  “哦,对不起了,”她学他的讥诮口吻。“我的中文修养没有那么高深。”

  令方静默半晌。

  “抱歉,我不该对你发火。”

  安轻叹一口气。“所谓祸从天降。”

  “我想你有你的苦衷。”

  她瞪住他。真要命,怎么解释都没有。

  “她说她去找照片?”

  “她是这么说的。”

  “而你乘机把她的东西丢在大门外,锁上门离开,以防她再回来找你?”

  安曼用手支着头。上帝,这一天可真热闹。

  “你又开始话语里夹枪带棍伤人了,展先生。”

  他抿紧双唇。“我就是想不出何以一个母亲能狠得下心置亲生女儿不顾。”

  “我、不、是!”她忿忿喘气。“算了,我今天说了太多遍这句话。我不是就是不是,随你爱信不信。”

  “我信不信不重要,安曼。你的作法,你可明白那深深刺伤了珊珊的心?”

  “倘若她是我的女儿,是的,我罪无可恕。可是我根本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算你是个陌生人吧,你又何能忍心不理会一个无家可归、举目无亲的女孩?她若遇上坏人,给拐去当雏妓,你能不心中有愧吗?”

  “那个女孩,别人不被她拐骗就不错了。”

  “那个女孩有个名字。”

  “你告诉我之前,我还不知道呢。”

  轮到他瞪她了。“你连问都没问她的名字?”

  “好像她是头小绵羊,有问必答。”她悻悻道。

  “听起来她倒和你说了不少话,在和其他人相处时,珊珊总是三缄其口,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

  “那么对于她的身世背景,你是猜想的?”

  “她告诉我的。”他说,接着补充。“一部分。绝大部分是来自她在青少年辅导中心的个人资料。”

  “青少年辅导中心?你是那里的律师?”

  “我是……义工。”后面两个字,他在喉咙里含糊咕哝,仿佛说出来令他很难为情。

  怒气遽而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份敬意。

  “照片既然在你身上,”安曼平和地说:“她找不到,珊珊一定还会回来我的住处,以她白天那副坚决的模样看,我想她会留在那等我回家,也许我们现在回去,她已经在那了。”

  “我确信她会回去找你,但是她看到你不在,而她的东西扔在门外,她不会待着等你回去向你乞怜。”

  “我没有把她的帆布袋‘扔’在门外。我只是……”安曼懊丧地爬梳一下头发。“我以为她是那些热情过度的影迷。她又不是三岁小孩,我想她该会知难而退,乖乖回家的。”

  “你对未成年影迷和成年影迷的待遇差别太大了吧?”

  他又在苛责她!

  “成年影迷不会跑上门非要认我做亲生母亲。”

  “说不定是认你这个被她当年不得不遗弃的女儿呢。”

  “呵,不无可能呢,那么一来,我不单是残忍得不认骨肉的母亲,还是个不认亲生母亲的不孝女。前面右转。”

  令方照她的指示转弯。

  她是那么的生气。他一直以为女人生起气来,再美也立即变得丑陋可憎。他没想到她生气的样子,使她看起来更美。

  或许因为直接的情绪反应,显得人性化,较真实。

  但谁知道这个荧幕上赢得万千影迷的心的女人,是否演技太精湛,且演戏成习,时刻都在表演?

  他们下车之前,两个人都看到她放在大门外的帆布袋不在了,也不见珊珊在附近。

  “不许说!”安曼警告他。

  “说什么!”

  “说‘我说过了吧!’。”

  “我是说了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