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一连串的低唤,总算把酡红著双颊,兀自做著白日梦的商商给叫醒。

  “啊?表哥,什么事?”商商恍惚回过神,发现表哥正紧蹙眉头看著她。

  “丫头,怎么回事?一张脸红成这样?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方子刚担忧的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已经够红的脸蛋,被他温厚的大掌这么一碰,更是红得像是快烧起来的炭火。

  “没——没有啦!”

  她羞得完全不敢迎视他的目光,转身就要逃,谁知才迈开步子,一头就撞上一堵坚硬的肉墙。

  商商被震退几步,整个人以倒栽葱姿势笔直往后倒,摔了个四脚朝天,小脑袋被撞得七荤八素、满眼金星,好半天爬不起来,模样甚是狼狈。

  “商商,你没事吧?有没有伤著?”紧跟在后的方子刚,赶紧把她扶起来。

  商商捧著被撞疼的鼻子,在表哥的搀扶下才勉强爬起来,要不是从眼角余光瞥见前头是货真价实的人影,她还真会以为自己撞上了一座山。

  “我没事!”

  商商又羞又窘的赶紧拍拍满身的灰尘,扶正歪掉的发髻,故做若无其事的绽出不自然的笑。

  是哪个可恶的冒失鬼,不但害她在大庭广众下出洋相,还在表哥面前出糗,让她怎么吞得下这口气?!

  一转身正要理论,却发现罪魁祸首浑然不觉自己闯了什么祸,已经自顾自的走了,俨然不把她当一回事。

  好个冒失鬼,撞了人就想一走了之,没那么简单!

  她愤愤的追上罪魁祸首,不客气的伸出纤指,用力戳了戳那片硬邦邦的宽阔背肌。

  “喂,你这个人,撞了人也不赔罪就想走啊?”商商恼羞成怒的插著腰骂。

  前头高大的身影缓缓回过头,一看到那张化成灰她都认得的脸孔,商商倒抽口气,登时怒火像是又被浇上一盆热油似的。

  他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又是你!”商商把小手儿往胸前一抱,冷冷的瞪著他。“原来你这个人不但狂妄无礼,还是个不长眼的冒失鬼!”

  “你是哪位?”原以为会有好一阵唇枪舌战,谁知道他却态度冷静、神情自若的朝她挑挑眉。

  “殷商商!”她昂起下巴,神气的报上自己的名字。

  “喔?我应该认识你吗?”男人勾著冷笑,懒洋洋吐出一句。

  闻言,商商倒抽了口气,一双眼瞪得足足有平时两倍大,恶狠狠的瞪住他。

  “没想到,浑帐不管走到哪里还是个浑帐!”她不客气的回以颜色。

  “彼此彼此!我也没想到,每次看见你,都是在懂礼教的良家妇女不该出现的地方。”

  听他这意思,难不成是暗骂她没教养?

  “你——”商商银牙一咬,简直气得快七窍生烟。

  原本商商想藉机还以颜色,偏偏他却总是一派地气定神闲,好像无论她说什么都激怒不了他,反倒自己却惹得一肚子气。

  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气,她缓缓绽出甜腻的笑。

  “放心,我有武功高强的人保护,想上哪都不成问题,不劳裴大少爷操心,倒是你——”她嘲讽的瞄了瞄他,冷笑几声。“现下时局不稳,瞧你这副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娇贵模样,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府邸比较好,免得万一伤到一丁点皮肉,可就得不偿失了。”她摆明了想气死他。

  但裴玦也不是省油的灯,没这么轻易就被她给激怒。

  “你说得对,现下时局是不稳,听说关外越来越多的胡人往中原流窜,有些老仗著自己胆大、不顾礼教的姑娘家,可得小心自己的安危,免得一个不小心,给胡人抓回关外去当蛮妻——”

  “住口,你这人开口简直没一句好话!”商商气急败坏的喝止他。

  “你也不遑多让啊!”他讥讽的一勾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