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三十六


  闻言,商商回以尴尬一笑,目光匆匆扫过神色冷漠的裴玦,随即黯然低下头。

  “不——不是的,我只是插不上话罢了。”商商勉强一笑,随口编造个借口。

  “原来如此。”李亨笑了笑,却仿彿别有用心似的转头朝裴玦说。“殷姑娘这么个柔弱的姑娘家,千里跋涉的随你来到长安,说来也真不简单,一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裴玦的脸色倏然一僵,语气冷得几乎可以把人冻成冰似的丢来一句。“这是她自作自受。”

  刹时,商商像是挨了一拳似的,脸色蓦然刷白,眼泪涌出眼底,眼看著就要夺眶而出。

  “裴兄,蜂蝶尚且知道要惜花,更何况身为男人,更要懂得怜香惜玉啊!”李亨暗示道。

  “我做不来那套虚伪的表面功夫。”他绷著嗓子回了句。

  李亨早就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妙、不太寻常,现下可更笃定这两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裴兄聪明绝顶、才智过人,就是这性子太硬,要改、要改啊!”李亨没有直接点破,只是巧妙的笑语带过。

  他的目光不露痕迹的扫过裴玦那张冷硬的脸孔,以及身旁那个清丽绝伦,却黯然失神的人儿,不免失笑这两人明明互有情意,却怎还能佯装对对方视而不见?

  “你们两个,真是当局者迷啊!”他忍不住摇头笑叹道。

  “殿下何出此言?”裴玦脸色一沉,拧著剑眉问。

  “我是提醒你,心里若有喜欢的姑娘可不要轻易错过,免得哪天拱手让人就后悔莫及了。”李亨意有所指的瞅著他。

  “殿下多虑了,我这辈子不打算婚娶,更不会喜欢上任何女人,何来后悔?”他强硬的说道。

  李亨挑眉,没想到这个聪明有胆识的男人,却有著脾气硬、嘴巴也硬的缺点,看来,若不好好给他一点刺激,他是不会觉悟的。

  “难道说,这一路来裴兄跟殷姑娘朝夕相处、相互照应,却对她一点也不曾动心?”李亨开门见山的挑明了问。

  “殿下若是想知道我跟殷姑娘之间的关系,那我可以坦白告诉您,除了同行来长安这个目的之外,我跟她绝没有任何瓜葛。”裴玦坚定的说。

  “那好!”李亨点著头,讳莫如深的笑了。

  好?

  裴玦看著李亨脸上那抹神秘难解的笑,竟隐约有种风雨欲来的不祥预感。

  静静坐在一旁,商商事不关己的听著两人你来我往的,好像他们所说的跟自己毫无关系,但事实上,裴玦绝然的一字一句,让她的心已经痛得几乎快没有知觉。

  “殿下,关于杨钊一事——”他甩开骤然袭来的那份不安,赶紧把话题带回正事上。

  “我已经替你打听到了,杨钊凭著进贡的两大车织锦跟远亲的身分,被杨贵妃留在身边当作心腹,现下可是杨贵妃跟前的红人。”

  “当初杨钊征选织锦时,我们也是为了往后能成为宫中嫔妃们专用的供应商而来,如今裴、殷两家的织锦却被杨钊那小人拿来当作争宠谋官的工具,怎能不让人气结?!”裴玦愤恨的重拍了下桌子。

  “这事好办,包在我身上!”孰料,李亨听了却一脸轻松的说道。

  “莫非殿下有什么办法?”郁闷的裴玦脸上乍然出现一线希望。

  “带你去见杨玉环。”

  什么?去见贵妃娘娘?

  一时之间,裴玦跟商商都傻住了,他们绞尽脑汁想了好久,要如何大费周章才能见到杨贵妃,让她知道这织锦的来历,没想到,李亨却只说一句话,就轻轻松松解决了他们的难题。

  就如俗谚所说:他们真的遇上贵人了!

  在李亨的安排下,三天后裴玦跟商商在长生殿拜见了杨贵妃。

  初见到传说中倾国倾城的杨贵妃,裴玦跟商商都被她惊人的美貌给震慑住了。

  明眸大眼、樱桃小口、水嫩粉肤加巴掌小脸,体态丰盈、柔若无骨,令人光是看上一眼就为之著迷。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这句赞美之词,绝非空穴来风,也难怪一见到杨贵妃,两人自然恭敬行礼如仪,丝毫不敢轻慢。

  斜倚在紫色卧榻上,杨玉环如春笋般白嫩的手指,正捻著一颗刚从岭南运来的荔枝,缓缓送到嘴边慢条斯理尝著。

  “你们就是裴玦跟殷商商?”品尝完荔枝,杨贵妃还意犹未尽的吮著指尖的汁液,慵懒的问道。

  “回贵妃娘娘,草民裴玦,这位姑娘是殷商商。”裴玦不卑不亢的应道。

  “民女殷商商,叩见贵妃娘娘。”殷商商赶紧又磕了个头。

  “本宫听太子说,那批织锦是你们的?”杨贵妃睨著一双妩媚美眸问。

  “回娘娘,那织锦确实是裴、殷两家所出,因在来长安路上出了点意外,所幸巧遇太子殿下仗义相救,又蒙太子殿下收留关照,特求太子殿下引见,来此向贵妃娘娘说明一切,只求不埋没了我们两家的织锦。”

  裴玦知道杨钊是杨贵妃的远亲,又是她眼前的红人,聪明的不敢妄做批评,只轻描淡写的说明事情缘由。

  “嗯,这事太子也略跟本宫提了,你们放心,那杨钊本宫自会好好的骂他,绝不教你们白白受委屈。”杨贵妃满口承诺道。

  “杨钊送来的那两批织锦,织工细致精美、各有千秋,本宫的织工七百余人,却没有一人能织出像这样的成品。”杨贵妃的口气,显然是极为满意两家的织锦。

  “回娘娘,锦城织锦闻名天下,裴家与殷家代代皆为织锦世家,所出的织锦敢说无人能出其右。”

  “你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啊!”杨贵妃矫媚的笑骂,突然自卧榻上缓缓起身。

  只见她走起路来莲步轻移、柳腰款摆,一袭质料织工上好的紫色绸缎衣裳,遮掩不住胸前呼之欲出的双峰,随著她说话、轻笑,雪白圆球挑逗似的颤动著,勾引男人的目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