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三十


  一看到地上那条从衣服里头滚出来滑溜溜的蛇,商商压抑的情绪像是终于被解放,不顾一切冲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这女人,明明看起来娇嫩脆弱得就像禁不起风吹雨打的名贵牡丹,却在紧要关头表现出奇的勇敢冷静,但此刻,却又哭得梨花带泪,他简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别哭了,没事了。”他拧著眉头粗声道,悬在半空中的大手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放弃僵持,往她背上不自在的轻拍著。

  他到底是招谁惹谁,跟她在一起老被她吓掉半条魂,时时刻刻都是惊心动魄。

  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她是个累赘,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把她当成是自己的责任,不让她饿著、累著,甚至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这种心情陌生到连他自己都感到心惊,这辈子最鄙视儿女私情的他,竟也会为一个女人乱了心绪——

  许久后她的哭声渐歇,这才终于发现自己竟在他怀里,还把人家的衣服哭得一大片湿,羞窘的连忙擦干眼泪退开身子。

  她是怎么回事?危难时刻,她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他,寻求依靠的对象也是他,好像他的存在是极其自然的事——

  满脑子复杂的思绪纠缠难解,商商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更遑论是去猜测此刻他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我——我去睡了!”商商转头就逃,把自己裹进皮裘里。

  看著她,裴玦竟不自觉叹了口气。

  这个一心想表现坚强独立的女人,却老是遭遇危险,教人完全对她放不下心。

  他不得不承认,带她同行果然是他这辈子最冒险的决定!

  连续走了二十多日,一行人越往北走,天气也越来越严寒。

  天气一冷,原本已经不算快的脚程就更慢了,有几日甚至下起短暂的雪来,他们的行程也被迫多耽搁几日。

  原本正月前就该到长安的,可眼看已经到了正月初,距离长安却还有好长一段路。

  “怎么回事?怎么不走了?”

  见一行人全停了下来,坐在马车里的杨钊狐疑的探出头来。

  “前头就是潼关了。”裴玦若有所思的远眺前方。

  “潼关?那是什么地方?”商商跳下马,好奇的跑来一问究竟。

  “简单的说就是战略据点,用来防御外敌的,形势险要、道路狭窄,若是不小心坠落谷底,必定粉身碎骨,所以通过时务必要格外小心。”

  “管他是什么关,快走吧,我们已经比预定到长安的时间迟了将近十天,不能再耽搁了。”不自知这一路来走走停停,全是因为他意见多、又难伺候,杨钊还大言不惭的催著。

  一旁的商商闻言,忍无可忍的挖苦。

  “要不是大人这一路来的‘鼎力相助’,我们怎会到现在连长安的影子都还看不到。”

  “你说这是什么话?我们会一再耽误行程,还不全是因为带了个拖拖拉拉的女人!”杨钊恼羞成怒的反咬她。

  “喂,你把话说清楚,我是何时耽误了行程?”一听到他厚颜无耻的诬赖,商商根本已经懒得跟他客气了。

  “殷姑娘,大人是何等身分,你怎可这样跟大人说话?”一旁的穆总管护主心切,疾言厉色的训诫著她。

  “他?他不过是街上偷抢拐骗的无——”

  “你说够了!”

  商商火冒三丈跳起来正要骂个痛快,好发泄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气,伹话还没出口,就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拉开。

  一转头,发现竟是裴玦。

  “你干嘛不让我说,那家伙明明是只穿了衣服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的狗,简直教人咽不下这口气——”

  “沉著点,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要冒犯小人,懂吗?”他平静的提醒。

  闻言,商商愤怒的情绪总算慢慢平静下来。

  裴玦说得对,杨钊这家伙根本是个攀炎附势、欺善怕恶的小人,得罪了他绝对没好处。

  “好,我忍气吞声总可以了吧?!”闷闷的迳自转身爬上马背,她头也不回的率先领头骑去。

  无奈的摇摇头,他转头吆喝众人再度启程,突然间,他背脊上的寒毛一竖,他甚至还没弄清这感觉,人已经跨开大步往回冲。

  “小心!”

  听到背后传来裴玦的高喊,正走在狭窄关道上的商商急忙正要勒住缰绳,说时迟那时快,胯下的马突然一脚踩空往深谷下跌,她也连带的跟著往下掉。

  一只大掌及时抓住了她的手,但马却是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它往下掉。

  “抓紧,千万别放手!”他面色紧绷的吩咐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