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二十九


  赶了一整天的路,天未亮就启程的一行人,天才刚暗下来,就决定提早驻脚扎营在可供遮挡夜晚寒风的山壁边。

  一整天马不停蹄的赶路,就连骑马的商商都累到眼皮快睁不开,更何况是身体一碰到地,就睡得东倒西歪的随从们。

  看到一行人实在是累坏了,连轮到该守夜的随从都睡得不省人事,也走了一天路的裴玦强撑起精神守夜。

  他谨慎的先巡视周遭一圈后,回到火堆旁坐下。

  依旧旺盛燃烧著的火堆驱走了不少寒意,一群随从七横八竖的躺在火堆四周,但他的目光却落在远处树下的恬静沉睡身影。

  目光深处,看不清他的思绪,但凝视的目光却是那样专注幽深,仿彿眼底除了那个身影再无其他——

  倏地,疲累消失了,睡意远离了,看著她像是融入这座阒静的山野般安静沉睡著,竟让他有种莫名的平静。

  突然,他霍地站起身,脚步轻缓的走向树下的沉睡人儿,来到她身边,低头凝视半晌,他缓缓蹲下身替她将踢落一旁的皮裘小心盖回她身上。

  收回手,他却没有立刻起身走开,反倒是以情绪复杂的目光凝视著她。

  累到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的商商,浑然不觉身旁的人影,以及那道灼然的凝视,如果可以不必醒来,她恨不得可以睡到地老天荒——

  但突然间,她被腰间一阵异样的碰触给惊醒。

  虽然这个碰触极其细微,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来的缓慢游移,但贴上肌肤的冰凉还是让睡意深浓的她整个人惊醒过来。

  她全身僵硬的小心睁开眼,隐约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身旁,这个身影她太熟悉,就算蒙起眼她还是认得出他。

  这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

  她又羞又怒的倏然跳起身,伸手往蹲在身旁的他狠狠甩了一个巴掌。

  清脆的声响回荡在空旷静寂的黑夜中,显得格外响亮,却没有吵醒任何人,所有人都跟这片静寂山野一样——睡死了!

  “你疯了吗?无缘无故干嘛打人?”裴玦压低嗓音,火气不小的跳起身怒骂。

  “我疯了?你这个登徒子占人便宜还有脸敢骂人?!”

  商商气呼呼的插起腰,纤指指向他的鼻头,一头如瀑黑发在火光中闪闪发亮,映著不知是羞还是愤怒的火红脸庞,看起来是那样令人生气却又——心荡神摇。

  “你把话说清楚,我何时占你便宜?要占你便宜我宁愿去抱块木头!”裴玦很不客气的以毒舌回敬。

  “还不承认,你刚刚明明偷摸我的腰——”说著,那阵细微的骚动又来了,她气呼呼的大眼往他搁在身侧的大手一溜,表情霎时僵住了。

  他的手——还好端端的黏在他身上哪,那在腰间移窜的——是啥东西?

  她狠咽了一口唾沫,全身僵住不敢动,目光缓缓往腰间看,连大气都不敢再多喘一下。

  “裴——裴玦,可不可以请你帮——帮我个忙!”

  见她前后丕变的态度,火冒三丈的裴玦先是一愣,随即狐疑掀起一道冷眉。

  方才她还跟个骂街泼妇似的指住他鼻子骂,怎么一转眼,她就突然变得这么客气,还“请”他帮忙 简直见鬼了!

  他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君子,做不来不计前嫌那套虚伪的表面功夫,他臭著脸,懒得搭理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径自起身要走开。

  “拜托你——”身后突然传来微弱的哀求,拉住了他的脚步。“求你别走!”

  她可怜兮兮的哀求,纵使他有副铁石心肠也禁不起这声拜托,深吸一口气,他不情愿的转身面对她。“说!”

  “能不能——请你帮我把我衣服里的‘东西’弄走?”她神色怪异的请求。

  她衣服里的东西?

  裴玦狐疑打量她,瞧她全身上下裹得活像颗粽子,半天也看不出个端倪来,但定下神再一细看,这才发现她腰间有一条长长的物体正在缓慢移动著,那体型不用多想就知道是——

  当下他立刻变了脸色,二话不说跨开大步冲向她,又急又气的骂:“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

  “我怕打草惊蛇嘛——”

  一提到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字眼,裴玦的脸色更紧绷了。

  “听著,我要你先把棉袄脱下来、然后我会把你的裙带拉开,让不速之客掉落下来,动作尽量轻,千万别乱动惊吓了‘它’,知道吗?”

  “知道了。”她强作镇定的回道,立刻小心翼翼脱下罩在外头的棉袄。

  轮到他上场,裴玦深吸了一口气,踩著坚定的脚步上前,迅速而小心的解下她的裙带。

  看著眼前神情还算镇定的商商,裴玦的大手抓著罗裙的系带,感觉得到她的身子抖得有多厉害,原来她并非不怕,而是故做镇定。

  他一鼓作气地骤然拉开她的罗裙,里头的东西顿失支撑,整个掉到地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