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二十八


  她僵著脸,被困在裴玦的胸膛里,仍试图做维护仅存尊严的挣扎。

  “可是——”

  “你要自己上马,还是要我‘亲自’抱你?”他的声音轻柔,却饱含危险。

  “我——”遽然对上他灼灼的目光,她气短的只能妥协。“我自己上去!”

  挑眉审视她半晌,像是在评估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最后,他总算缓缓松开手,她立刻一跃而下,飞也似的逃离他臂弯里。

  乖乖的爬上马背,但脚疼让商商实在施不了力踩上马镫,再加上紧张,好半天怎么也爬不上去,一再往下滑。

  他臭著一张脸,二话不说横抱起她,粗鲁的把她一把丢上马背。

  看在她脚伤的分上,他的爱驹就勉强先借她骑个几天,免得一路还得看她痛得扭成包子似的脸。

  这是他最低限度的妥协了,要再多,免谈!

  骑在马背上,灼痛不堪的双脚不必再著地,疼痛的感觉果然减轻了许多。

  她没想到裴玦那个现实的男人,竟然会无条件的将马让给她骑,自己走路。

  商商望著远远走在前头的昂然背影,心头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有点儿暖、有点儿酥痒、又有点儿紧绷,觉得当初讨厌他的感觉离她越来越远——

  去去去,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商商急忙喝住满脑子的纷乱思绪,倔强的告诉自己,这勉强只能算是接受他的将功折罪,跟感激一点关系都没有!

  身下一阵摇晃拉回她的神智。

  她拧起眉,这玩意儿她以前从没骑过,坐在上头虽然轻松,但却不听她使唤,一下快一下慢,害她被晃得头昏脑胀。

  怪哉,为什么裴玦那家伙骑起来那样从容轻松、威风八面,她却手忙脚乱、狼狈得紧?

  一个颠簸,马蹄滑了一下,商商手里的缰绳一时没握紧,整个人被甩了出去,她惊恐地闭上眼,等著自己像块被摔出去的肉饼——

  “小心点!”

  一个带著浓浓不耐的声音与有力臂膀同时出现,轻松把她从半空中捞起来。

  狼狈地挂在他的手臂上,商商惊魂未定的缓缓睁开眼,倏然对上他写满不耐的眉眼。

  商商用力眨了眨眼,难以置信他是如何从队伍最前头,瞬间就变到她眼前,及时接住了她,难不成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还会瞬间移位的法术?!

  不知怎么的,这一刻,他看来是那样英勇威武,全身上下都散发著股英雄救美的男人气魄,教她心头不禁微微紧揪了起来——

  “你到底还要惹多少麻烦才够?”

  他一开口,立刻把商商满脑子的遐思迷雾给赶得一点不剩。

  “还不都是你的马太难骑!”她气愤挣脱他的怀抱,不满的控诉。

  “是你骑马的技术太差!”他也不客气的回堵一句。

  “你——”商商又气又尴尬的涨红了脸,轮流瞪著他跟那匹狼狈为奸的马,不知道该骂哪一个才好!

  “那我不骑总行了吧?!”她睹气的扭头就走。

  “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他绷著嗓子警告道。

  商商听若未闻,仍自顾自的迈著艰难的步伐,一跛一跛的往前走,寒风阵阵迎面而来,但她却不觉得冷,仿彿他胸膛的温暖烙印在身上。

  “真该有人好好教训任性的你!”

  身后突地爆出恼火的怒骂,随即身子一轻,她腾空飞了起来——

  不,她不是飞起来,而是被人给抱了起来,原本以为他会赏她一顿好骂、甚至揍她一顿屁股,但他暴怒的双臂却以让人诧异的轻柔将她放回马背上,并且撂下一句警告。

  “你要是敢离开马背,我会教你的屁股三天没办法碰任何东西。”

  愕然瞪著径自转身而去的裴玦,商商下意识摸了摸屁股,忍不住在心里大骂。

  这狂妄自大又无礼的混蛋,竟然敢拿她一个未出嫁闺女的屁股做威胁,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吓住她吗——

  不服气的想著,商商就要站起来;他越是叫她不能动,她就越是要动,看他敢拿她怎么样——

  “还有——”蓦地,他突然回过头。

  “嗯。”她火速坐下,乖乖的连动也不敢乱动一下。

  “腿别夹太紧,马不舒服当然会使性子,只要不激怒它,它不会随便把人甩下马背。”

  说完,他又转身继续朝前头走去。

  商商惊讶地瞠大眼,他怎么知道她怕这玩意儿会把她甩下去,一路上两腿把马夹得死紧?

  她越来越怀疑,他究竟是不是有神算的能力!

  但话说回来,这人虽然说话不中听、脾气又坏,也老爱板著张臭脸、端著一副当家的架子,不过每当她有难的时候,他总是会及时伸出援手,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必担心。

  第一次,她感觉到一个人的存在竟是会令人感到心安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