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二十六


  “老人家,这酒后劲很强,您可千万别喝太多。”见他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裴玦好意赶紧出声提醒。

  “你瞧,这美酒不就跟世间爱情一样,喝著喝著顺了口,不知不觉就爱上了,只有当事者自己浑然不觉哪!”月老停下手,意有所指的暗示道。

  眉头蹙得老紧,裴玦老觉得这老人家话中有话,似乎在提点,又像是在暗示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放下酒杯,老者缓然起身。

  “老人家,您住哪?天色这么暗,要不要替您借个灯笼?”裴玦跟著站起身,不放心的问。

  “不必了,灯笼是给眼睛糊涂的人用的,我眼睛不糊涂,用不著,不过,这世间有的人眼睛不糊涂,心倒是糊涂了,明明就摆在眼前却什么也看不见。”月老叹息著摇摇头。

  裴玦哑然无言,不知道老者是不是对他指桑骂槐,更不明白对方说这番话究竟是何用意。

  “裴公子,后会有期了!”

  留下一句话,月老便转身而去。

  咦,这老者怎么会知道他姓裴?

  震慑半晌,等他一回神,老人家已经飘然不知去向,触目所及阒黑得连一盏灯烛都没有。

  简直教人难以置信,一个岁数看来应该已经超过六十的老人,动作竟能如此俐落,可以来无影去无踪——

  他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怎么的,他的眉头直跳个不停,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最近老是有这种奇怪的预感

  他信步上楼,收住脚,打消回房的念头,转而往商商的房间而去。

  才刚走近商商的房间,突然间一个尖锐的尖叫声划破静寂的黑夜,他毫不犹豫跨开大步,火速冲到商商房门外,脚用力一踢破门而入。

  “发生了什么事?”

  一进房,只见房里搁著一只大澡盆,方才尖叫的人,正脸色发白的缩在澡盆里发抖。

  房里地上溅满了水,看来应该是她原本洗罢打算起身,却突然被吓得跌回澡盆里,让水溅湿了大半个房间。

  “有——有老鼠——”她结结巴巴的挤出话来,纤手指著澡盆边。

  经她这么一说,裴玦果然发现有只肥得有如碗口般大的老鼠,正贼头贼脑的在澡盆边钻来窜去,大概是外头天气太冷,偷偷爬进来取暖的。

  看来,这老鼠艳福不浅,不但懂得挑美人的房间,还挑对了时候。

  知道只是一只老鼠惊吓了她,而不是遇上什么危险,他紧绷的情绪顿时松懈下来。

  “快把老鼠弄走——”她的声音抖得简直不成样,连自己此刻被困在澡盆里、衣不蔽体的狼狈模样也顾不得了。

  瞧她一张脸吓得惨白,衬著露出水面的雪白香肩,整个人宛如一团面团缩在澡盆一角,让裴玦竟差点笑出来。

  他也纳闷自己在这节骨眼上竟然还笑得出来,但看到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殷商商,被一只老鼠吓得魂不附体,他就忍不住想笑。

  没想到,这天底下也有教她害怕的东西!

  “嗯?”他不动如山,朝她挑挑眉。

  商商愣了下,随即意会过来,识时务的立刻改口,完全把个人尊严抛到一边。

  “请你——帮忙把老鼠拿开,求求你!”

  原本还故意想再多捉弄她一下,但听闻她这声楚楚可怜的哀求,以及微弱烛光下她颤抖的身子、隐约闪动惊惶泪光的眼眸——

  像是被触动什么似的,裴玦遽然收回视线,迅速一伸手,火速钳住满地跑窜的老鼠,一施力,老鼠就这么软趴趴的动也不动了。

  看到他满不在乎的把老鼠一把扔到窗外,商商不敢置信的问。“你杀了它?”

  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缓缓转身面对她。

  “否则你有更好的主意吗?”他冷冷瞪著她。

  “你——你可以把它拿到屋外去放生啊,何必要赶尽杀绝,这样太可怜了。”

  “原来你喜欢跟老鼠共浴,下次记得提醒我,我会很愿意帮你这个忙,把老鼠扔进你的洗澡水里。”他冷冷丢下一句话,铁青著张脸转身就走人。

  “喂,你在生哪门子气啊?老——老鼠是可怕了点,但终究是一条生命,没必要杀生嘛——喂——”

  完全不想听她那套上天有好生之德的鬼扯淡论调,气冲冲的甩上房门,裴玦跨著大步回到房间,气煞的一屁股坐在桌前,轻轻揉著不知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被她气到血气往上冲而直犯疼的头。

  真是岂有此理,好心没好报,他好心帮忙却被她形容成是杀生的刽子手!

  以后他若是再鸡婆多事出手帮她,他裴玦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刚亮,裴玦一行人已经整装好准备出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