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二十四


  原以为这个小动作神不知鬼不觉,但她方才的举动,却全落进了裴玦的眼里。

  看著那个小人儿躲在马车边偷偷摸摸的举动,尤其是把两团小馒头塞进耳朵里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竟让他差点笑出来。

  及时阻止了即将拉开的唇线,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会为那个如同死对头的女人孩子气的举动而失笑——

  当他意识到那股异样的复杂情绪,心一惊,刻意逃避似的遽然一转身,俐落翻身上马领头率先启程,把那股难以厘清的复杂情绪远远丢在身后。

  “到底还要多久才会到城镇?不是说二十里外有个城镇,都走了多少里路了还没到——”

  才启程不久,篷车里再度传来喋喋不休的抱怨。

  几天以来众人对他的沿路抱怨牢骚,都已经练就一身充耳不闻的本领,可对与杨钊同坐一辆马车的商商而言,可再也忍无可忍了。

  一个多时辰下来,就在杨钊又一如往常的开始对著马车、天候、路况、吃食逐一数落抱怨之际,突然间,坐在马车一角的小人儿一骨碌的跳起身,不由分说的跳下马车冲到裴玦的坐骑前。

  眼前突然窜出的小人儿,让裴玦紧急勒住缰绳,在受惊仰天长嘶的马背上气急败坏的大骂:“你这蠢女人不要命了吗?你这样莽撞跑到马蹄前,知不知道很有可能会被马蹄踩死?”

  “我只知道再不离开那辆篷车,我会先被吵死。”商商忍无可忍道。“我要骑马!”她理直气壮的宣布道。

  “骑马不如你所想像的轻松跟舒服,你还是乖乖去坐马车,别自找罪受!”裴玦讥讽的丢给她一记冷眼。

  “跟他同坐马车才是自找罪受,我宁愿跌断脖子,也不要再听那无赖数落抱怨了!”商商意志坚定的依旧杵在原地,一副不坐上马背绝不甘休的态势。

  看她这副比无赖好不到哪去的样子,他铁青著脸撂话:“我绝不会去坐马车,你休想要我让位。”马是他的、两条腿也是他的,没道理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牺牲自己的权利。

  “你不让位,难道要我走路?”她不满的拧起眉与他对峙。

  “你要坐马车还是走路悉听尊便,但要我让位——免谈!”对她,他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你骑马却要女人走路,你——你还算是个男人吗?”商商不满的控诉。

  “你说得对,我不是男人,而是这匹马的主人。”他干脆挑明了说,要他“让马”是不可能的。

  “要不然——我可以跟你一起坐!”僵持半晌,她退而求其次的说。

  跟她一起坐?

  脸色顿时一沉,裴玦想到要跟她骑坐同一匹马,不知怎么的就觉得神经紧绷起来。

  “两个人有多少重量?我不会虐待我的马!”他不带情绪的回道。

  他才不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让他的爱驹多承受一个人的重量,虽然她看起来比一张纸片重不了多少。

  “算了!”小气鬼!她才不希罕。

  气冲冲的转身,她也不回篷车了,反倒跟著一干随从徒步走著,但气鼓鼓的小脸、嘟起的嘴都显示著她火冒三丈。

  他硬起心肠不理她,这是他的马,任何人都休想要他让位。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那个原本精神抖擞,遥遥走在前头的小人儿,脚步明显慢了下来,最后竟慢慢落到了队伍的最后一个,脚步蹒跚得像是随时快瘫到地上去似的。

  该死的,她爱逞强、爱睹气都随她,就算昏厥在地也跟他没有半点关系,谁教她不自量力硬要跟来,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他根本用不著同情她!

  但话虽如此,他阴郁的目光却不受控制的,不时往走在最后头的身影扫去,就怕她会突如其来的瘫倒在地。

  在僵滞的气氛跟杨钊的牢骚声中,这二十里路足足走了两个多时辰,直到小镇出现在众人眼帘时,不只一群随从发出欢欣鼓舞的鼓噪,连裴玦紧绷的脸部线条都悄悄松开来。

  闭上眼轻吐了一口气——总算是解脱了!

  这一晚,众人总算得以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菜,还有温暖舒适的床榻可以歇息,这简直是长途跋涉将近十天来最奢侈的享受。

  尤其是有了大鱼大肉可吃,一路上牢骚不断的杨钊,这晚也终于闭上嘴,让他们的耳根得以清净。

  掌灯时分,一伙人早早就在客栈里吃起晚膳,好几天没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菜,一群随从小厮活像饿死鬼似的三两下就把一桌饭菜吃得精光。

  但另一头与杨钊同桌的裴玦,面对一桌好酒好菜却是食不知味,不是因为狼吞虎咽、吃相难看的杨钊影响他的胃口,而是因为迟迟不见人影的商商。

  不知她是不是为了下午他不借马的事还在生闷气,直到大伙儿酒足饭饱都还不见商商出现。

  她简直是莫名其妙,那是他的马,借与不借都该由他决定,那女人是在生哪门子闷气?甚至还用绝食来向他抗议,她以为他会在乎吗?!

  裴玦愤愤的猛灌下一杯酒,嘴里说是不在意,但一双眼却不由自主的往楼上飘去,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姗姗来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