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媜 > 心有灵犀一点通 >


  “你——你——你——”商商气得猛跺脚,向来能言善道的她,第一次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商商,你认识这位公子?怎么不引见一下?”一旁的方子刚突然故做轻松的出声,算是替商商解了围。

  “表哥,不必介绍了,我跟这种莫名其妙的人没什么交情!”商商臭著脸,不客气的吐出一句。

  闻言,裴玦眼底窜过一抹怒火,却随即被隐藏在深不可测的黑眸深处。

  方子刚瞥了眼裴玦,看得出来这个俊美儒雅的男人,并不似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商商,人说‘见面三分情’,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方子刚外表看来粗犷阳刚,但性子却出奇温和,从不与人交恶。

  “哼,好女才不跟恶男斗呢!”从鼻孔里愤愤喷了口气。“表哥,我们走!”气呼呼的丢下一句话,商商转身极其自然的勾起表哥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人。

  背后那双深沉难测的黑眸,定定盯著她亲密挽著的强壮刚臂,缓缓眯起。

  勾著表哥的手臂,商商才一转身,立刻就止住了步子。

  她忘了刚刚她还气得七窍生烟,现在却完全被眼前的情景骇住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那是杨钊?

  商商揉揉眼,几乎以为自己看走眼了。

  “让让、让让——支使大人来了,快让开!”一旁的随从不客气的吆喝百姓让道。

  拥挤吵杂的市街被清出一条通道来,杨钊穿著一身笔挺崭新的官服,后头还跟著七八名随从,浩浩荡荡的招摇过市,气派风光的模样简直像是新科状元郎衣锦还乡。

  “那不是杨钊吗?”

  “是啊,昨儿个不还是个地痞混混,怎么一日不见,就摇身变成支使大人?”

  “真是怪事了——”

  夹道两旁的百姓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谁也猜不透,一个原本偷抢拐骗的无赖混混,怎么会一夕之间飞黄腾达?!

  被赶到街边,商商远远看著不可一世的杨钊,怔愣久久反应不过来。

  “表哥,这是怎么一回事?那杨钊他——不是个不入流的地痞吗?”商商难以置信的喊。

  “轻点声,万一被听见可会惹来大麻烦的。”方子刚低声提醒道。

  他看得出来,杨钊已非昔日的落魄混混,背后恐怕有个极具分量的人士撑腰,否则毫无背景的他怎能一蹴登天?

  “静一静、静一静,支使大人要说话了!”

  几名随从扬著大刀,扯高嗓门斥喝众人噤声。

  很快的,人声停了、骚动止住了,众人安静的踮脚、仰高脖子往前头看,好奇这个新上任的采访支使要宣布什么大事。

  只见杨钊模样神气的踩在随从搭起的小木台上,环视著众人宣布道:“各位,我今天是奉章仇大人的命令,要向大家宣布一个消息。”

  “节度使章仇大人的命令?”

  “是什么消息?”

  此话一出,围在一旁的百姓又再度交头接耳,好奇的揣测起来。

  看到众人引颈期待他宣布消息,高高在上、睥睨众人的感觉果然不一样,更让杨钊享受到当官至高无上的滋味。

  抵不住好奇心,商商拉著表哥凑上前去一探究竟,就连原本站得远远的裴玦,也走了过来。

  等杨钊逞足了威风,郑重宣布了这个令人惊讶的消息,在场的人莫不瞠大眼,议论纷纷。

  同样也受到不小震慑的商商,不由自主转头望向另一头的裴玦。

  锦城最好的织锦莫过于裴家的“青坊”与殷家的“殷织坊”,两家在生意上一直是不相上下、暗中相互较劲,这个消息一出,岂不形同把殷家与裴家的竞争搬上台面?!

  像是察觉到她注视的目光,裴玦也突然转过头,两道又黑又深的眸光笔直朝她射来。

  两片紧抿的薄唇在视线触及她后,缓缓划开一抹笑,像是轻蔑、又像是势在必得,仿佛他裴家的织锦已在送往长安的路上似的。

  这家伙未免太狂妄、太自以为是了吧?!

  恶狠狠的回瞪他,商商捏紧了小手,更加坚定这次的征选势在必得。

  她绝对不能输给那个狂妄的家伙——绝不!

  “爹——爹——大消息,大消息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