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愿者上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你瞧!”他咧嘴指着墙上的洞,对着小女孩道:“洞外头是不是有很多个娘让你选?”

  在一旁的甯愿暗暗受惊,见他父女俩竟相往小洞瞧去。她悄悄走到墙旁,往墙外偷瞄,好几位年轻貌美的“娘亲”果然排排站,任他选择。

  他……他不是说要等她的吗?

  还是,他已经放弃了?

  “阿永……”叫了几声,西门永才心不甘情愿地回头。“你……你的小孩真是可爱,她几岁啦?”吞咽好困难啊,甚至,连说出来的话都那么地痛苦。

  “她七岁啦。”他没好气地说。

  七岁?那就是他成亲七年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说过要等她的吗?不是说过要等多久都愿意的吗?他说,要陪着她走过每一片土地,让她不虚此生的啊!

  心脏紧缩,疼痛得好难受,让她一时之间喘不过气来,浑身发热发冷。

  “我陪着你够久了,你知道我陪着你走遍我所走过的路,已经走了多少个日子吗?”

  “不……我没记着……”她的确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四季与他为伴,她很安心也很常乐。

  常乐吗?她从未想过这两个字可以用在她的身上。

  “十四年了!我陪着你十四年了,你知道这十四年来我都用什么样的眼光在追随你吗?你有注意过吗?有为我设想过吗?”

  她愣了愣,对上他那双好会说话的眼睛……这双眼充满了情欲与温柔,针对她的。

  她还记得,一开始她发现他用这样的眼神在注视着她时,出于本能的,她联想到不堪的回忆,将那样的眼神视作淫邪龊龌,她故意避开……他发现了吗?所以特意收敛起这样的眼神,不让她感到任何的害怕……

  如今,再一次正视他的眼,不再觉得令人作嗯,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还是以往被自己的心魔给误导了?

  “你来。”他咧嘴笑,拉过她的身子,让她得以偷窥到小洞外的女子们。“你帮我瞧瞧,哪个姑娘最适合我?”

  “等等……”

  “再等下去,我就是老头子了,既然你无心,就让咱们当一辈子的哥儿们吧!你已经是最了解我的人了,当知己,够格了。”

  不不,她不要当哥儿们啊、她不想当哥儿们啊,她不要啊!

  她要的是——要的是——

  “谁适合呢……”西门永喃喃着。

  “我!”她厚颜脱口而出。

  “什么?”西门永很无辜地看着她。“你要毛遂自荐?来不及了吧!我已经放弃你了,要怪就怪你太晚了——”

  “不晚!不晚!”眼角瞄到那可爱的小女孩,连忙将她揽进怀里抱得紧紧地。“我当她的娘,她的娘是我!”

  “当娘啊……”西门永拽拽地,用鼻孔看着她。“你错过最佳时候,来不及啦。”

  她又急又怒,紧抱着小女孩不放,身后的墙忽然传出一阵骚动,她直觉回头一看,瞧见那墙壁竟在崩裂,好几个姑娘正破墙挤来,好像西门永是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宝物似的。

  她内心懊恼且酸,又见西门永咧嘴笑着,她正要说话,怀里的小女孩仰起脸,天真地问道:“娘,你失去记忆了吗?你忘了你是勇娥的娘吗?”

  她呆了。

  然后好几双玉足狠狠地踩过她的身体,奔向西门永——

  浑身上下被踩到像肉饼一样,痛得要命……不过让她痛醒的,不是身子上的疼痛,而是肉心的酸痛。

  当她张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陌生的床上,着实呆了片刻——

  身边的黑发搔得她鼻头好痒。她不记得她的发色这么充满光泽,内心微惊却不害怕,她缓缓转过脸,瞧见一张眼熟到七年来天天见到的脸庞。

  这脸庞离她好近,让她一时看呆。不是没有见过他睡着的样子,但从来不曾这么近过,棉被下的藕臂欲动,却赫然发觉有物体压在她的身上。

  倏地,她的心一颤,缓缓将视线下移,瞧见他半个身子露在棉被上,而半身藏在被里抱住她。

  她目不转睛地注视他疲累的脸庞好久,想起她的怪梦,想起梦里的百般后悔

  悄悄地,她微微仰起下巴,凉唇轻轻擦过他的唇,然后唇瓣发热。

  此时此刻,她的眼神像不像他平日偷偷注视她的眼神?

  “阿永……”她满足地哺着他的名字,原意只是要小心翼翼地收到心里,不料他匆然张开眼,瞪着她。

  她一僵。

  “你醒了……”他喜道,随即看见她僵硬的身子、—泛红的眼眶,立刻发现目前的处境,连忙滚下床。

  “你知道你病了吗?今儿个早上我过来叫你,你直没应声,我一进来就见你昏迷不醒。大夫说你是受了风寒,吃上几帖药就没事,可我瞧你一直发冷……所以……所以……”

  “所以帮我取暖吗?”

  “是啊,我是个粗人,就只会想到这种方法,我原想等你不冷了就下床,没想到我自个儿也睡着了,你可别误会啊!”

  “我没误会。”

  他闻言,松了口气,笑道:“没误会就好,想不想喝口水?”见她点头,连忙倒了杯水,扶她起床。

  “八成是昨晚你忘了关窗,才会受了风寒。”

  她小口小口暍着水,眼角觑到他关注的眼神。

  “喝完水,我再去请大夫过来瞧瞧。”

  “阿永……”

  “嗯?”

  “你有没有想过……若你将来生了孩子,要怎么取名呢?”

  他微微笑着,以为这是平常天南地北的聊话,他俩常这样做的。

  “我想过,若是男孩,就叫西门永福。”

  她呛了下,瞪圆眼:“永福?”

  “很土气吗?”

  “也不是啦……女的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