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愿者上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就是那一天啊,您一回府的当晚传来好壮烈的惨叫。那杀猪般的惨叫让咱们怀疑西门府里有人被杀,但小的绝不会怀疑您,你要杀人一定公开着来,才不会在三更半夜关着门砍人……到底死的是哪位兄弟啊?”他实在忍不住包打听的性子。

  那青年怒瞪他。

  “你闲来无事在编什么故事?最近到底有没有名药可寻?”

  “没有没有……前一阵子您受了重伤,您府里有人亲自过来,要小的不准再传消息给您……”

  “哪个混蛋不要命,也敢干涉我的事?”

  那药馆老板默默垂下眼,默默举起胖胖的手指,指向青年的身后——

  “您嘴里不要命的混蛋就是他。”

  那青年闻言,忿怒转身,正要破口大骂,定睛一看,傻眼了。

  “大哥!”

  那被唤作大哥的男子微微一笑,状似讶异地说道:“好巧啊,怎么会在这儿遇上你呢?这不是万灵药馆吗?永弟,你是不是伤口又裂了,快跟我回府,我差人去请大夫吧。”

  ***

  巧个屁!

  分明是监视他!

  监视他也就算了,西门家哪个仆役来监视他都敢扁,唯独一个人他揍不下去!

  “永弟,你动来动去的像个虫子一样,有什么事让你很不快活吗?”

  “……没有!”他一饮而尽。是茶,什么鬼味道也没有!

  西门笑微微一笑,显然很习惯他的脾气。“你从未久待南京,不知道南京好吃的地方在哪儿。这‘贵来酒楼’里的茶水很普通,远不及咱们的茶肆,但酒菜倒是十分道地。难得你跟我有机会出来走走,一定要来尝尝。”

  西门永闷不吭声地吃了半饱,忍了又忍,才冲口道:“大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老盯着我,总不能盯一辈子吧。”

  “是不能。”

  “再者,若要真打起来,你绝对不是我对手。”

  “也是。”

  “所以,何不让我自由?”

  西门笑人如其名,始终带着沉稳的笑。“如果自由就等于你去找死,那我不如盯着你好了。你脾气虽爆,却也不会对我动手。”

  混蛋!西门永暗恼,真巴不得自己有铁石心肠。他翻翻白眼,认命叹气:“我承诺过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那两次纯是意外,我不会无聊到心甘情愿拿身体去喂刀……何况,恩弟若好些,你不也高兴?”

  “如果恩弟的康复,必须用你的命来换,我不会答应。”他微微笑着,知道若比耐心,这个二弟永远也不会赢他。“你年纪也不算小了,为什么不仔细为将来打算?我手头有几间酒楼,你若愿意——”

  “我会做垮它们!”

  西门笑明白他对未来不抱什么希望,所以从不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正因如此,他才希望西门永能接下部分的产业,留住他莽撞过头的身心。

  尤其,最近西门永一直被某事所困扰——他猜不出是什么事竟能困扰他这个二弟这么久,但能让他一天之中对天发呆三、四个时辰,必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

  “没有关系,慢慢来。再过几年,你就会定下来的。”西门笑很有耐心地说道。

  “……大哥,你跟我之间也没什么血缘关系,何必对我付出太多?”

  “你跟我之间确实没有流着相同的血,但你我以兄弟情分相处十多年的事实不能磨灭……我相信若然有一天,我出了事,你必会排除万难来救我。”

  西门永闻言,俊脸微红地撇开视线。

  从贵来酒楼的二楼雅座往下看,可以看见南京城人来人往,其间不乏三教九流的人。

  他瞧瞧街道上的摊贩,不禁喃道:“我认命了。”语毕,唇角逐渐上扬,随即哈哈大笑。

  “如果我说,你必须跟我过府向包公子道歉,方能免去牢狱之灾,你一定不肯吧?”

  西门永立刻脸色一整,厉声道:“那是当然!我没做错事,为何要道歉?我甯愿被砍头,也不要违背我的心!”

  一下怒、一下笑、一下又化为狰狞,西门笑视若无睹,不想承认自己的兄弟有点成疯的倾向,旁敲侧击问:“那丫鬟与你有关?”

  “完全无关。”他很干脆地说。

  西门笑瞪着他。“那你为她出气?”

  “不是为她,是为了……”他闭嘴不再言语。怎能说,那时血气冲脑,什么也顾不了,只知在那遥远的山上,有个姑娘跟这丫鬟的命运一样……

  如同西门笑所言,这种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只是……刹那间,他恍惚了,彷佛亲眼见到甯愿被无力地欺凌至死。他还记得李家村那老庸医说她是在濒死状态下浮上岸的……他岂能让她再受这种苦头?

  忽然之间,眼前一片清明,几个月来的挣扎苦恼有了明确的答案。

  “永弟,你也有秘密了吗?”

  西门永闭上美眸,再张开时,微微笑道:“大哥,我想定下来……有必要这么惊讶吗?你不是说,也该是我为自己打算的时候了?我想得很清楚了,我决定要定下来。”

  “……跟你最近的喜怒无常、半夜惨叫有关?”

  “是啊。”他很高兴地宣布:“我想讨个老婆了。”

  “……”

  “大哥,我从没如此喜欢过一个姑娘,你想……她会跟我下山吗?”

  “……只要你不动口,她会的。”他一出口就是脏话连连,一般姑娘会吓个半死的,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二弟如此稳定自在的神态。

  西门永大笑二声。“她那家伙瞧过我最狼狈的样子,听过我骂过最难听的话……我何尝也不是呢?”闻到她浑身异臭、看见她脏兮兮,不知道这能不能叫患难见真情……是这样用吗?随便啦!反正,他明白就好。“女人啊,原来也不算是麻烦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