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愿者上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你跟那姓广的,有什么深仇大恨,我是不清楚。不过,他不是好名声之人,你也别费力跟他斗……哟哟,终于有能够引你注意的话了吗?我可不是暗示你斗不过他,要比拳头,你一拳就可以打死他,但动手打死人是要吃上官司的,你没必要赔上自己的命。他啊,在京师闹了点事,来这儿避避难,别费事跟他斗,迟早他还会再犯的……”

  “他闹了什么事?”

  “嗯……不是十分清楚,不过他性子太少爷气,若没有痛改恶习的决心,只怕京师广姓迟早会烟消云散。”所以说,一个人的性子自幼大致抵定,就像西门永一样,自幼暴行,长大了一样脱离不了冲动易怒的个性;要他说,他会说这家伙早晚让西门家丢脸。

  “迟或早吗?”西门永慢慢握住曾经打遍天下无敌的铁拳:心中已有了计较。忽然间,他起身要往外定。

  “你要去哪儿?”

  “找大哥。”

  “找他?他昨晚处理失火的商行,才刚沾枕,你去找他是想累坏他吗?有事找我一样。”

  “哼,你行吗?”

  “至少比你行。论商,我跟在大哥身边多年,别说学了十成十,连大哥都不及我阴险狡诈;论要在男女情爱上动手脚,我可是一肚子坏水,谁能比得我阴?”

  西门永闻言,瞪着他。

  “男女情爱……你有经验?”

  “我孤家寡人的哪来的经验?”

  “那你哪来的一肚子坏水?”想耍他?

  “哼,所有的奸计我在脑中逐一演练,从没失败过。”

  “……”他一向知道西门义不笨,甚至有点小聪明,也很清楚如果今天老大哥不是西门笑,而是西门义的话,西门家的家财会暴增,只是走出府邸很容易被人从背后砍而已。

  突然间,他有点同情西门义在脑中视作演练对象的姑娘,真的。

  “你若怕我要阴,没关系,咱们可以‘以物易物’……好吧,看你坦率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根本不明白。你看见我的头发没?”

  “你又不是光头,我自然看得见。”

  “我啊,这一辈子最难堪的回忆,就是有一年我听信某人的建议,每天睡觉前将头枕在烂泥巴上头,以为如此就能让我的发色变佳,结果——”他拉过一撮长发到西门永面前。“你觉得如何?”

  西门永漫不经心瞧着那带着杂毛的黑发,很直言:“不就是头发吗?”

  “是,是头发。我三年前的头发还没这么糟。”

  “那人真够胆,竟然敢骗你。”

  西门义瞪着他,咬牙道:“他的确够胆!这还不是我最难堪的回忆,当我躺在烂泥上时,大哥走进来……”

  “哇喔,大哥八成以为你中邪了。”

  “对!你猜中了!那是我一生中最可耻的回忆了。”当时笑大哥的眼神,他永远也不会忘。“好了,‘以物易物’就是说,你告诉我你保养头发的真正方法,而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任何事,我甚至可以教你追老婆。兄弟够情深了吧?”

  “……”

  “如何?很划算吧?”

  “是不是有一句叫急病乱投医?”

  “你遇见的是再世华佗,西门永,不要把我当外头的脓包大夫看!”

  “我能知道你脑中那个被演练的黄毛丫头是谁吗?”

  “他不是黄毛丫头。你先告诉我,你是如何保养你的头发的?”

  “……我用蜂蜜。”

  “蜂蜜?”

  “每天晚上,用蜂蜜涂上头发……”

  屋内——

  “……阿碧。”床上的少年轻唤。

  “奴婢在。”

  “你听他俩像不像是兄弟?”

  “二少跟三爷本来就是兄弟。”

  “也是。我几乎没见过他俩同时出现过。手足情深是兄弟,打打闹闹也是兄弟,都一样的。”

  “是的。”只是兄弟之情可能过一阵子就要变血海深仇了。

  “那……你猜到义三哥到底喜欢谁了吗?”

  “猜不到。”

  “欸,我真担心他把商场那一套用在他喜欢的人身上,万一人家姑娘受不得他的阴险狡诈,这……”

  暗暗为义三哥烦恼一阵,又听见西门义在外头叫着:“真是用蜂蜜?你没骗我?”

  “我骗你做啥?”

  少年笑叹一声,抬眼看向忠心的阿碧。

  “你觉得,该不该提醒义三哥,二哥的头发是天生的?”

  阿碧面不改色,答道:“还是不要好了。”

  ***

  永福居的厨房隔壁有间小屋,是专门给在永福居里工作的少年们轮流用饭。

  平常她习惯过午时一刻后用饭,那时小屋里的人不多,不过西门永一定会在这个时候进来一块用饭。

  今天——

  她走进屋里,偷偷觑了一眼,心头有些沮丧。

  “好像很久没看见老板了呢。”

  她暗惊,盛碗白饭的同时,听见茶博士的问话,直到另一个少年回答,才知他们并非在问她。

  “上次义少爷来过,说老板现下有事在忙,没空过来,要咱们多努力点。若是生意太差,义少爷就要亲自来坐阵。”

  “我甯可挨老板拳头,也不要他来坐阵啊——”

  接下来的话,她并没有细听。他不来……是因为那一日她的拒绝吗?还是,他真的有事缠身?

  “但愿不是麻烦才好。”她自言自语。最近一直在作梦,梦见的不再是怪魔吃人,而是二十二岁的她一直在目送某个人的背影。

  忽然间,她听见茶博士叫着“阿碧姑娘”,她从米饭间抬头,瞧见阿碧走进屋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