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愿者上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我打死人了吗?”她轻声开口,听见身后蓦然地转身。

  “你——”

  “没死人吧?”她又问。背后的视线又热又急,他真的很关心她吧。

  “没死,我将他请出了永福居。他的样子还够他活上三十年。”他的声音像是压抑过,极力地乎静。

  “会带给你麻烦吗?”

  “我若说,天大地大的麻烦,都有我挡着,你信不信?”

  “不信。”她微微一笑,几乎听见身后的喷气声。她不会以猛虎来形容他,要她说,他像头猛牛,没头没脑地常撞得彼此伤痕累累,她却不怕他。

  “你……见过他?”他试探地问。

  门内门外沉默了一会儿,她才道:“我啊,今年到底几岁呢?”

  “什么?”

  “我只记得,我曾过了十五岁,然后又活了好久好久,活到有时我都会想,奇怪,我都这么老了,怎么还没有死呢?”

  西门永瞪着那扇门后纤细的影子,喉口上下滚动着。

  她又道:“一个人能活多老呢?五十?六十?我好歹也有四十了吧?何况我曾经身受重创,可能就要死了吧?我有没有告诉你,第一次见到你时,我正在想我到底几岁了呢?”

  “你很年轻。”他轻声说。

  “是啊,原来我才二十有二呢。今天,我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才过了七年啊。”

  “……”

  突然,她轻笑出声:“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竟然有打得过他的一天。原来,这些年我不是白吃等死,我每天在山上自给自足,砍柴、搬运,甚至恶梦惊醒时,会拿着匕首胡乱挥舞,搞了半天,我已经有足够的力量,甚至,我可以在他压倒时踢飞他……就算小姐当作没看见,我也有自保的能力了……”

  果然是那个人!

  西门永猛然站起。

  “不要打开门!”她叫。

  “我不会打开门。”

  “也不准去动手!这是我自己的事!”

  他咬牙,知她在等承诺,只得道:“我不会动拳头。”

  “那就好。”迟疑了下,她的声音好小:“你确定不会影响到西门家吗?我记得广姓在京师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当年他与小姐的婚事,还受到达宫贵人的祝贺,若是、若是……”

  若是她不打,那混蛋只有死路一条,是被他活活打死的。西门永拳头紧握,五指深深陷进掌心里。

  他压抑道:“过去我闯了多少祸,西门家也不见掉块屋瓦,你大可放心,要比有头有脸,西门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她微微一笑,知道他的财大气粗是为了安抚她。

  “还好,不连累你跟阿碧就好。”

  “阿碧?”他呆了呆,顺着她的话道:“若哪日她在西门家待不下去,大哥自然会为她找份差事,不会委屈她的。”

  “……你要让她成亲之后,再继续当丫鬟?”

  “她要成亲了?”他对西门家果然不够关心。“我会托大哥多送她一些银子当贺礼,你可以安心。”

  “要跟阿碧成亲的不是你吗?”

  “谁说我要跟她成亲?”

  她讶异地站起,转身对着那扇门后的身影。“你想要始乱终弃?”看不出来他是这种人啊。

  “始乱终弃你个头!我喜欢的人是你,我去娶阿碧干嘛?回来当丫鬟吗?”他火大,一掌敲在门上,门“咚”地一声用力被打开了。

  他见她眼睛瞪得极大,让他心中一阵火飙来飙去的。他吼:“这什么表情?你又要比眼睛大?要比大,我也不小!混帐家伙,我喜欢你,有必要像是遇鬼吗?”

  跟遇鬼也差不多了,她的唇瓣掀了掀,试了好几回才勉强开口:“你……你喜欢我?”连声音都是颤抖的啊。

  他怒目一瞪。“我就是喜欢你,怎样?大明律法哪条不准了?还是天皇老子看不顺眼?你爹不准?还是哪个王八蛋不准?叫他跳出来说话啊!”

  他每说一句,就跨前一步,像踩着红色的火焰般。她本能地后退,一直后退,撞到屏风,知道退无可退了。

  喉咙一阵热气,连获知那男人出现在她眼前都没有这么害怕过啊。

  想要说服自己,西门永并不可怕,但当他伸出双臂,像要抱住她时,她脱口尖叫一声,恐惧迫使她举手挡在身前,将身子畏缩到极限。

  “我喜欢你,真让你这么害怕吗?”

  他的声音好近哪,近到她浑身仍然颤动不止。眼角瞄到他的双臂并未抱住她,而是抵住她两侧的屏风上。

  他不会伤害她、他不会伤害她,让她害怕的是他的话;让她恐惧的是他话里的情意,以及随之而来的亲密。

  “甯愿!”

  “你……你说,咱们像是哥儿们,不分男女的……”

  “真他妈的不分男女才怪!你明明就是个女人,我就是个男人,不分男女!好啊,你不如戳瞎我的眼睛算了!”

  “你……你骗我……”她结结巴巴。

  “没错,我是骗你,你呆子、傻瓜,我这辈子没说过多少谎话,很容易被看穿的,就你这傻子以为天底下有这么白痴的蠢事!哥儿们?我会在三更半夜梦到哥儿们吗?我会看一个哥儿们看到发猷发蠢吗?我会想去抱一个哥儿们吗?我真他妈是个混帐东西!喜欢一个女人,还顾东顾西的,顾到最后,还不知道你在心里将我塞给了别人!”

  他的话又快又急,一气呵成,充满了怨念、充满了沮丧、充满了火气。

  她听得连眼也花了,喉咙像是被他周遭的火焰给烫着,好热好干,让她不自觉地抚上颈子,好伯不小心吞进他那团火。

  他深吸口气,正色说道:“我喜欢你,甯愿。”

  她缓缓抬眼看他。他俊美的脸庞靠得好近,近到她可以细数他眼上的睫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