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愿者上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她瞪圆了眼,在黑夜里亮晶晶的。

  冲动会误事,他不停地告诉自己,不停地吞咽口水,然后视线定在她小巧柔软的唇瓣上,过了会儿,他俊脸又红,努力改瞪她的鼻子。

  他粗声说道:“很丢脸,是不?人家都喊我粗人,我的确也是个粗人,成天只喜欢在低层社会打混;我力大无穷,脾气暴躁,不知道跟多少人动手过,偏我生得一张秀气透顶的脸孔,连毛病都这么秀气。”

  “那……你喝过几次?”

  “独自一人绝对不喝,会拼酒大多有人挑衅。”他咧嘴笑:“喝完了就跑。至今还没人发现过。”

  这人根本是疯狂了,她忖思着。在他的世界里好像不需要“三思后行”四个宇,只凭着横冲直撞一路活到现在……虽然这种生活不太妥当,但她却隐隐有了羡慕之心。

  “真的很晚了。你再不睡,明儿个如何早起帮忙茶肆生意?”西门永柔声说道。

  “也对,是很晚了。若是阿碧发现我在这里,那对你也不好。”

  西门永闻言,不知她在说什么,正想问个清楚,她起身欲走,又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的。”她指的是他与阿碧之间。

  他以为是茶肆的事,点头,扮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那就拜托你了。”

  “我尽力。”她扮作很认真的模样,随即轻笑出声,慢慢地走回房。

  他痴痴凝视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的,最后冲口而出:“愿儿!”

  “嗯?”她转身,头微偏。

  “没……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说声晚安,明儿个还要早起,别睡迟了……”白皙的脸庞透着一抹红,他再度喊一次:“愿儿。”

  她点点头,笑着说了句晚安,转身消失在回廊的同时,才敢流露出很不知所措的表情。愿儿?听他喊,真是好生别扭跟……尴尬啊。是尴尬吧?她只有在尴尬时才会脸热。

  心跳有点快,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凉的缘故,她加快脚步定回睡房。

  西门永独自对着月色饮啜,茶水有些凉了,他也尝不出什么美味来。

  “我啊,还有个秘密……”玩弄着茶壶,他轻声说道:“现在的你,不会想知道。连小弟都在笑我,他说,我脾气又冲又急,很少为人思量些什么,凡事只懂得蛮干,现在,我却开始缓了下来,开始有了长远的计画,竟是为了一个笨女人!”

  天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连他都不清楚他脑中到底有哪根筋出了错,每次遇见她,他的心竟会格外的敏感柔软,能听出她每句话里的意味,听见她的悲伤,看见她的自怜。

  “以前,我没什么牵挂,就算死了也好过欠西门家的恩情。收养我,也不过是为了小弟罢了,我这种人的存在,也只是为了另一个人的存在。”西门家中,纵然他与小弟的感情最为深厚,但自己只是附属品的感觉,一直阴魂不散。

  一直到与她相遇……他向来不信神怪之说,但有一阵子他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在那恶心的饭菜里下了咒,他吃了才会心念直悬着那个混蛋女人。

  “我的秘密啊……”他一口饮尽了最后一滴苦茶。“现在的你,不会想知道,但将来的你,会想知道吗?”

  ***

  小心地爬上床,仍是惊动了阿碧。

  “甯小姐,你还没睡吗?”

  “要睡了要睡了,不好意思吵醒你。”

  “没的事。”阿碧的眸掀了掀,懒洋洋地合上。“甯小姐,你出去散步了啊……”

  一想到西门永可能被误会,甯愿连忙转移话题道:“你别叫我小姐了,我跟你一样,以前也当过丫鬟的。”

  “可是,现在你是二少的贵客。”

  “只是一阵子而已,等他生意一有成果,我就要回去了……”

  “那也要很久呢……小姐,你快睡吧,要睡晚了,明儿个可能会错过很精采的事儿呢。”

  “精采?”

  “是啊,很精采,我每回来看一次,都不得不惊叹呢。”

  有什么事会到惊叹的地步?甯愿本要问到底是什么事,却见阿碧背过身沉沉再睡,她不好再打扰,只得合目试着让亢奋的情绪平静下来。

  过了会儿,阿碧面不改色地张开睡眸——事实上,她面不改色的历史长达二十年,正因为她能遇惊而不变色,西门笑才会将她安排在随时都可能离世的恩少爷身边服侍,而二少也因此而把她再借过来陪伴甯愿。

  她的视线微微下移,落在床下那两双沾泥的绣花鞋。

  幸好,甯小姐没问她,为何连她的鞋都沾满了泥上,不然她实在无法解释她的身负重任——在接受二少请托的同时,连带一块接下西门笑、西门恩的回报任务。

  当个奴婢,真的很辛苦啊。

  §第六章

  原来,所谓天一亮就有精采的事可看,是指这个啊……

  “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是不是?你、你、你!还有你!”食指点着每个人,最后点到她的鼻前,顿了下,暴怒的声音稍稍减低,仍凶恶瞪着她。“你在跟我比眼大吗?比得过我吗?”

  “……比不过。”她承认。好大的眼睛啊,没见过人能瞪到这么离谱的境界,她……甘拜下风。

  “那就把你眼睛眯小一点,不要让我瞧见你快掉出来的眼珠子!”

  甯愿见他周身仿佛燃起一团火焰来,勉为其难地调开视线,过了一会儿,又偷偷移向他那身的……花枝招展,接着对上他凶狠狠的目光。

  “你想说什么,说啊!”

  “没……没什么。”其实很想问他,不过经营一间茶肆,有必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的……应该叫秀色可餐吗?

  她这辈子见过的男人有限,更别谈了解男人,但她能从自己移不开视线的目光里得知,其实他在外貌上的条件真的很好,如果他不开口的话。

  以往,他的穿着随意简单,就像是一个成天跑来跑去凑热闹的武艺青年,只是长得好看点、腰细点、头发美丽点而已。

  但,在阿碧的巧手下,他的长发不知涂了什么,黑亮得让人好想摸上一把……当然,想摸的那个人绝不是指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