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愿者上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突然间,他有一股冲动,很想手刀那个曾经伤害她身体的混帐家伙!

  一个月后——

  “回来了!回来了!”奴仆一见眼熟的身影,立刻奔进西门府内,大喊:“二少回来啦!是直的进来,不是横的抬回来啊!四肢无缺,头还在颈子上,地上也有影子,没死啊!”

  “谁是用抬回来的?谁又死了?”西门永用力往他后脑勺打过去,那仆役一路飞出,正好让走出来的西门笑迎面接住。

  “永弟!”

  “又是大哥来迎接我吗?也对,在家中坐镇的也只有大哥了。”西门永咧嘴笑道,从怀里掏出长盒。“快去请大夫来看看,这药要如何食用?”

  西门笑不接,目露严厉,沉声道:“这些日子你去哪了?”

  “当然是去求药了。”他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求还是抢?前些日子有人传话,说在离京师外没有几哩的路上,献给皇帝老爷的珍药被人抢去,你又多日未归,我怀疑是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大哥,我——”

  “他根本没有脑子,怎么又懂得想呢?”西门家另一个义子徐缓走来,阴沉地说:“只要不是笨蛋,都懂得要点诡计去骗去拿去偷都好,就有人蠢到用命去抢,累得咱们成天都得考虑该不该布个灵堂,立个衣冠冢。”

  “义弟!”西门笑微斥。

  “我说得可没错。大哥,这些日子来你不是担足了心吗?还听说那抢药之人生死未卜,你生怕他躺在哪个不知名的地方没人救,动尽所有人脉找他,现在可好,人不是安安全全回来了吗?”

  西门永素知西门义对他有“强烈庞大”的敌意,也不理会他,只道:“大哥,我没事。”西门永稍微解释:“我是受了点伤,不打紧的。让人给救了,还挺巧的,跟上回救我的是同一人。”

  西门笑面露讶异,道:“同一个?你可有好好谢谢人家?”

  他心情很高兴,笑道:“我为她修屋顶,顺便把屋内该修的全修了,临走还偷偷留下点银票。”这一回,他可是正大光明跟她打招呼才走的,他也算是个好人哪。

  “对了,我立刻吩咐下头给你煮碗面,顺便泡个澡。”

  “煮面泡澡?”

  西门笑提醒道:“上回你不是提到你的救命恩人有些怪癖,让你浑身发臭又吃不惯那儿的东西?”

  西门永“呀”了声,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大哥对二哥的话真是一字不忘啊。”西门义在旁神色闪烁地说道:“可惜恩弟说,请二哥过去他那儿聊聊。”

  “那无所谓,永弟你先回房换件衣服,我让阿碧煮两碗面送到恩弟房里。正好你可以陪着他一块用。”

  ***

  随便在南京城里抓一个人,都可以得知西门家的府邸坐落何处,顺便告知西门家的十八代历史。

  他的养子身分在南京城里也不是秘密,人人都知道西门家只有唯一的血脉叫西门恩,而其他姓西门的,全是养子。

  换了黑衣金边的袍子定进守福院,西门恩的丫鬟阿碧在门口向他福了福身。

  敲门前,他观察着阿碧老半天,才突然道:“你长得真是眉清目秀。”

  “谢谢二少夸奖。”阿碧毫无表情地。

  “眉清目秀也不是件好事。”

  “……谢谢二爷提醒。”

  “你生得清秀又卖身在西门府里,也算是你的好运吧。”

  “阿碧一向很感激。”

  “倘若有一天,府里哪个爷儿……就比方你的恩少爷吧,他对你伸出魔掌,你会有何反应?”

  “……阿碧一向不做空谈。”

  “打个比方,又没要你当真,真是。”要斥退她的同时,又及时叫住:“你们女人对贞操很在意吗?”

  “是。”她面不改色答道。

  “有多在意?就像是饿了三天肚子那样痛苦吗?”

  “不,那是一件比死还要痛苦的事。”

  “你们女人用死来比喻这种事,太严重了吧?”

  “是二少太不当回事了。”

  是这样吗?他脑中闪过她巴不得把对方撕成碎片咬牙切齿的模样,心头又起当日那种极为陌生到令人他害怕的情绪,忽地,门内传来——

  “二哥在外头吗?”

  “我在。”他答道,推门而入,而后细心合上门。

  门内,密不透风。床幔半放,隐约露出瘦弱的身影,那身影挣扎着要坐起,西门永立刻上前扶他坐好,顺便端来桌上的细面。

  “我可以自己来。”床内的少年捧过碗,温笑:“这点力气我还有。”

  “我知道。”西门永端来自己的猪脚面,尝了口,并不觉得有何好吃。是他的味觉被她同化了,还是西门家的厨子手艺退了一百步?

  “我听见方才永哥在外头跟阿碧说话。从小到大,这恐怕是你头一遭正眼看阿碧。”顿了下,又道:“我可以知道阿碧让你联想到谁了吗?”

  西门永迟疑了会,轻声道:“也不是联想,我只是忽然感慨,人的命运完全不同。”

  “跟你的救命恩人有关?先前笑大哥来坐一会儿,提到两次救你的人,都是同一人,这么巧合的缘分让我好吃惊。”

  “是很巧。她……叫甯愿,有点饶舌是不?念久了就习惯了。她就这么巧钓上我两回。多亏她,我才能保住命。”

  “永二哥?”

  “嗯?”

  “你喜欢甯姑娘吗?”

  西门永大笑三声:“怎会?我把她当男人看,不然我打从心底就起鸡皮疙瘩,连一天都没法待下去。”

  “是吗?”少年也不多追究,只道:“你以后别再为我求药了,至少,不要拿命去求。”

  “这事你就不用管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