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愿者上钩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觉得那姓李的小子如何?”他随口问,没听见石后有反应,他好心地补充:“我瞧他似乎对你挺有意的。”嗯,郎有情,妹有意,皆大欢喜,以后他也不必再遇见她了……很好很好,好到他的心头有点火大。

  难道真如西门义所说,其实他是无时无刻不飙火的?明明,现在他心里是很快活啊!

  “……有意?他对你有意?”

  “你耳朵生疮了还是成仙了?混蛋!我是说他喜欢你!”这混蛋准是生来气爆他的。“你眼睛瞎了,我可没瞎,他那种眼神就算快死的老头子都认得出来,我会瞧不出来吗……”咦,等等,他是怎么瞧出来的?

  男欢女爱的事,他一向迟钝。活了二十三年,从来没有跟女人接触过,不,应该说,在他一堆粗人的朋友里完全没有女人的影子,他虽顶着西门二少的名在外头闯荡,却连个红颜知己都不曾有过。

  他微讶一声,想起眼前这脏女人算是从小到大唯一相处最久的啊。

  真是……令人感到悲伤。

  “你胡扯!”

  巨石后惊慌的声音让他回神,正要开口辩驳,听她又说:“他是来载你去李家村的,跟我无关,你乱说!”

  “有人喜欢你是件好事啊!”他莫名其妙叫道:“你要想想,人家可不嫌你臭、也不嫌你丑,正是患难见真情……是这样用吗……喂喂,姑娘,女人!我要被冲走了!”见自己又要顺着水漂浮,连忙抱住大石喘气后,只手吃力解开腰间的绳子。

  真他妈的王八女人,他就知道不娶老婆的想法是正确的。女人心不只复杂,还很麻烦。他小心翼翼护住自己的伤口,迟缓爬上岸,绕过巨石,见她正背对着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这异臭!如果他够狠心,他会直接把她丢进水里好好洗个澡。

  “喂……”他气喘吁吁。

  她连忙转身,一见他靠得如此近,吓得跌坐在地。

  “你……你……”视线仓皇地瞥开,没有脸红,而是惊慌失措。

  西门永见状,将到口的脏话硬生生咽了下去,很客气地说:“我的衣服……”迎面丢来他的衣物,他根本无力去接,只得慢慢滑坐在地,抓起衣物随便套上。“如果你是男人,我直接揍了你了事,你到底是想救我,还是想杀我?”

  她闻言,先是不解,后知后觉地才发现系着他的绳子早滑入河中。

  “算啦。”他没好气地说:“反正我也上来了。我知道女人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要回去了吗?”

  “再等会儿,等我喘口气。”

  她抬头瞧天色还早,便与他保持距离坐下。

  “喂!”

  她不情愿地看他一眼。沭浴过后的他,脸色仍然苍白,像是缺血过多,但至少比之前干净许多,一头又亮又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真像是……女人啊。

  “不要让我读出你的眼睛在说什么!混帐!刚才你没有看清楚我的胸吗?比你的平多了,好吗!”

  她胀红脸,拳头紧握,整个小小的身躯像是随时要弹跳起来。

  西门永见状,知道自己又说错话……混蛋,女人都有胸前那两团肉啊,她那表情像是他做错什么事的,他咬牙忍忍忍,最后用力耙了耙头发,对着天空大叫一声,随即双肩一颓,主动示好,道:“其实,我是个养子。”他试图博得同情。

  没有回音。

  “喂,娘们,你听见了没?”

  “……我是个孤儿。”

  西门永闻言,一脸挫败,随即又振作起来,说道:“我七岁被领养,身分虽是养子,事实上,也不过是为了要照顾西门家唯一的血脉,这跟卖身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她慢慢看了他一眼,低声说:“我七岁被卖进大户人家的府里当丫鬟。”

  他的脸皮抽动,瞪着她,没好气道:“你一定要跟我比惨,是不是?”

  那语气充满忿怒,像极小孩在抱怨,让她不知不觉唇畔勾起。

  西门永见状,冲动地掀了掀唇,想要告诉她,她笑起来不也挺好的吗?成天板个死人脸,多丑。话到唇边,却本能地住嘴。

  他沉默一会儿,才垂下视线,说道:“若我记得没错,去年我临走之时,留下百两银票,你怎么不好利用,买栋大屋,请几个奴婢服侍?还是你不肯用,要退还给我?”

  “这是我应得的,为什么要退还?大屋跟奴婢,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她顿了下,续说:“我没用,是备不时之需。”

  “不时之需?”西门永愣了下,抬眼又捕捉到那一闪而逝的浅笑。

  她的视线对上他的,终于露出他首次见到的好奇,即使是只有一点点,仍让他内心起了陌生的感受。

  “你从没有遇过不时之需吗?”

  “有钱就花,没钱就啃馒头,谁知道明天我还在不在?”他很豪气地说:“与其想着未来,不如先想今天怎么过。”

  她用力点头。“也对。你连续两次差点死于非命,的确不必太顾虑将来的事。”

  她的话听似很无意,却像根针戳进他的心头。直觉地,一肚子的火气又要冲口而出,但一瞄到她很无辜的神色,他……忍忍忍忍,杀千刀的他在忍什么啊?

  他以掌心撑着石面缓缓站起,她立刻搬来门板——之前就是如此拖他过来的。

  他一等她靠近,无视门板床,猿臂一勾,勾住她的纤肩。

  “你做什么?”她大叫,着急地手脚并用要推开他,却发现他将全部的重量放在她身上,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我没要对你不规矩,拜托,你打中我的伤口……混蛋,你还打!再打啊,最好打得我喷血,再在你家养它个一年半载的伤,就不要离开好了!”

  她瞪着他,眼睛瞪得好大,在近距离之下,他能清楚地看见她黑瞳内愤恨的光彩。

  “我不会让你再养伤,我直接将你打死,埋在这里了事。”她咬牙切齿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