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万万万岁 >
四十五


第九章

  事情说是急转而下,不如说一切照岁君常的预料。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句不经意的流言,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绝对能撩拨彼此的信任。

  何况,两个贪心人兜在一块,哪来的信赖根基可言?

  “岁君常,这就是你说的银矿?”秦大人惊叹地抚过地图:“怎么可能呢?山腹之间竟然藏有丰富银矿,岁君常啊岁君常,你到底是什么人物,为何天下的矿产都在你的掌握中?”

  他闻言,沉声道:

  “秦大人,有些事是不能明说的。”

  秦大人点点头,想起近日南北矿业提及岁君常时,说他天赋异禀,不论到了何处,总能教他找出上等的矿石来,世上要找这样的奇才难矣。

  人人都以为南北矿业的主子与他密谋私会,是为了抢岁家银矿,哪知,他们对银矿毫无兴趣,个个愿以巨额重金撤销岁君常的罪名,买他回自家矿场开掘新矿。

  这令他好奇了起来。能够无视岁家银而执着于岁君常此人,此人到底有什么能力,现在……再度轻抚过那张图卷。

  岁君常果然有其过人之处,要合作也是跟这种人合作,才能长保财富。岁家银矿迟早会有挖光的一天,但如果有像他这样的人才,只怕一生矿银不土兀……

  思及此,秦大人吩咐下属,将公文取来,直接盖上官印。

  “岁君常,这是你跟万家福的转让文以及撤销罪名的公文,你看清楚了?”

  “何必看?既然大人有心与在下合作,没有基础的信赖哪来的长久合作?”他连看也没看就收起,随即起身。

  秦大人连忙追问:“你就一个要求?”

  “是,草民只有一个要求;”他毫不考虑地说:“我可以与大人合作,却绝不愿意与陷害我的县太爷合作,您是京师官职,迟早回京师,但县太爷则否,他不是一个有远见的人,再者,他始终是你的背上芒刺啊,大人。”

  秦大人闻言一震,想起那税收官之死是二人共谋……

  “等等!岁君常,那么为何你愿意与我合作?”

  “当然要合作。秦大人,您以为您得利许多,我跟你合作完全没有好处?”见秦大人一脸默认,岁君常笑道:“以后岁家银你占三成,将来要委派哪位税收官由你作主,你想从中图利多少都随你,但这对我来说,不过是失去点利润而已。我在朝中需要有官员当靠山,而且官员愈高愈好,我巴不得秦大人您能藉着岁家银与银饰能爬上高官,您官位愈高,对我愈有利,您的靠山是源源不绝的银矿,而我的靠山正是您在朝中的地位哪。”黑眸绽放势利的光芒。

  秦大人愈听愈心痒难耐,目送这名对他极为重要的男子走出房门。

  也该是他下最后决定的时候了……

  他负手而立,衣衫束带随着即将入秋的轻风飞扬。由这山丘往下看,可以清楚瞧见岁家矿场。

  成千上百的矿夫在挖矿,他一手创造的银厂、矿场,甚至因银矿而繁华的常平县景色尽收眼底。

  “岁兄。”不知何时,有人徒步走到他的身边。

  他头也没有回,道:“万家福的兄长吗?”

  年轻男子微微一笑:“岁兄果然厉害,你我根本没有碰面的机会,竟然能猜出我是谁。”

  “不止是你,连银匠都是小老头的兄长,不是吗?”万家福那小老头的性子,绝不会随便让男人抚上她的脸。

  “小老头?”年轻男子怔了怔,而后放声大笑:“岁兄,这小老头……可别让万家其他兄弟听见啊。”虽然真的挺适合福福的。

  岁君常这才回头看他一眼。这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岁,是标准的江南相貌,偏着斯文俊美,但双眸带锐,不是简单人物。

  “你们万家,个个毫无神似之处。”

  年轻男子笑了两声,上前,与他并立于山丘之上。

  “我家七兄妹,虽是同父同母所生,相貌却完全不一样。福福她排行老六,咱们兄长本以为她是最后一个,所以十分疼她,没有想到多了一个少七。”挑眉看向岁君常。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即使对方有上等的条件,他也不认为这个男人配得上他家的妹子。“岁兄,你真是走运了。”

  “走运?”

  “没人告诉过你,我家妹子的特殊体质吗?”见岁君常并没有主动询问,万家兄长很好心地说:“我家妹子,自幼体质带灾,不管她到哪儿,身边一定有人出事。”

  “然后?”

  万家兄长眼底抹过难读的光彩。“岁兄,你看来一点也不介意,但你可别忘了,你也吃过这样的苦头。”

  岁君常的确一点也不在意。“我可不信天底下有什么天生。没有一番努力,哪来的成果?何况是福禄喜灾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万家福也只是个普通的小老头,嗯……稍微丑了点,但他喜欢就好,不过他可不想跟她说明,至少要欺压她一下才爽快。

  万家兄长凝视他一会儿,明白此人当真不介意她的“谣言”。他摊摊手,真正坦白道:

  “你信不信我都得告诉你这件事,家福并非带灾之身,她也不会为你带来喜庆,岁兄,世上没有白来的喜事,有得必有失,人们只会在意平空而来的喜事,却没有注意到紧跟而来的灾难。家福,是制衡。”

  “制衡?”

  万家兄长瞧见岁君常质疑的眼神,轻笑两声:

  “你觉得我迷信?无所谓,你若真跟她有缘,将来有的是时间验证。想必有人曾跟你提过家福一些事,好比,在朱乐县发生一桩惨案……穷客栈的老板因家福住上一晚而失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