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万万万岁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万二跟万三同时眨眨眼,忽然间万二沉不住气,轻轻搂住她小小的身子。

  “福福,你别吓着我,以后不准人看见你戴银饰的模样,明白没?”明明是弥勒脸、明明小小年纪,一层笑颜却如带着牡丹香气的莲花,让他好心跳。可恶,怎么会是他妹妹呢?不,如果不是他妹妹,他是连理都不理的!

  “二哥,你抱疼我了。”万家福平静说道。

  万三摇头叹息。“老二,你设计银饰的功力简直是神乎其技,以后可以当福福的嫁妆了。”

  “谁说是我功力好?是福福天生就适合银质品,要不,举个例来吧!”万二又朝她宠爱地笑一笑,很随便招来角落里的万少七。

  万少七指指自己,有点心惊胆跳地走到二哥面前。

  “二哥……您老人家叫我啊?”

  万二掏出小小的银质手圈。“给你的。”

  “给我的?”万少七颤声问:“是要送我的吗?要送我的吗?”兄长从来没有送过他东西啊!天降奇迹了,刚才跟福福拜拜果然有用!他浑身发抖地接过来。

  “戴上吧。”

  万少七感激地点头,小心地戴上。

  “瞧,好看吗?”

  “很好看很好看!”万少七眼泪汪汪,差点掉了下来。

  “你懂什么?老三,你看,少七完全不配银饰,幸亏我那是要丢掉的劣等品,不然戴在一个连增色都没有办法的人身上,实在太浪费了!”

  万三闻言,虽然颇有同感,但一看自家小弟已经是悲伤欲绝惨绝人寰到天地同悲的脸色了,他只好迅速转移话题,道:“你做的银饰是很好,不过现今银矿出产的白银质地始终不算上等,那姓岁的人家在矿产业上虽是闻名南北,却不算是天下第一,怎么?你要允了他们吗?”

  万二哼了一声,正要开口,万家福忽然说道:“二哥,你别因为我拒绝人。”

  “放心,福福,二哥不是因为你而拒绝。”轻轻来回抚着她滑顺的长发,看她很认真地开始读起书来,他直接对万三沉声说:“要我设计,得要有上好的白银。我说过了,只要姓岁的能挖出我看得顺眼的白银,那么我愿长期与他合作,但很遗憾,现在他的银矿无法入我的眼。”

  万三点头。在万家,一向随意各自做事,前提是不危害到他家的妹子。

  “我有跟他们谈过几句。岁家父子里,父亲对各矿的了解远不及那儿子,但论交易手腕,这父亲可油了。”儿子是人才,可惜脾气恶了点。

  两人眼角觎见万家幅没有因此害怕的表情,都暗自庆幸她不会有阴影。

  “那小子真是活该!跌伤了腿,多住在咱们万家几天,哼。”

  “还好住在咱们家里,不然可能会被压死。”万少七小声地、努力地加入话题,企图博取兄长们的好感。

  “什么压死?”万三问道。

  一见有回应,万少七很高兴地说:“我今天早上经过客院时,听见他们说,山路今早崩塌,落石十分严重,若照他们的行程,昨天离开,今天正好路经山路,会给压死喔。”

  万家兄长闻言,不约而同地眯眼,然后同时看向正在读自己书的万家福。

  “真是好狗运。”万二哼声。

  万三叹息:“我真怕以后闹出事来。”虽然人不可迷信,但在万家早觉得他家的妹子跟平常人不大一样,靠近她的人,颠祸为福、先灾后喜都有可能。为她改名家福,宁愿她的福气尽给自家人,也不要在外头“惹是生非”。

  “二哥、三哥,你们别生气。”万少七小心地瞟着他们的脸色。“那客院里的岁家人说,福福……是灾星,才会让那少爷跌伤腿的。”

  万二脸色一变,万三则一脸精光乍现,

  “说得好!”万三道:“就要他们认为福福是灾星,以后谁敢抢她?老二,跟我去客院再道个歉。”

  万二脑筋转得极快,立刻明白兄弟的暗示。

  “好。”万家人天生自私自利,绝不允福福天生有这种迷信的能力,而祸害到她的人,不如让外人以为她是灾星。哼,是世人眼光太短浅,只看眼前的福祸!

  两名兄长再跟妹子思心一番,随即出门。

  万家福一见他们出门,马上跳下椅子,安静地关上门,然后转身面对万少七。

  “小七,你戴着二哥做的手环真好看。”她赞美道。如果之前当着兄长面赞美,小七下场会很惨。

  万少七沮丧道:“别骗我了啦,这是二哥不要的垃圾……”他也不是瞎子,福福戴银饰,不管是本人还是银饰都闪闪发光,不像他,呜……他不是专门装垃圾的啦!

  万家福很老成地摸摸他的头,微笑:“那是因为二哥不好意思,你瞧,他不送其他哥哥银饰,只给你,那表示他一定很喜欢你。”

  “是这样吗?”他抹抹眼泪,盯着这银环看。

  她点头。“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二哥随便在街上买个镀银的手环给你都好,怎么会拿自己做的送你呢?”

  “好像有点道理……”虽然他不怎么相信。

  万家福看他心情稍微恢复了,笑道:“你自个玩吧,我不陪你了。”

  坐回桌边,捧着书继续看。原来县解图要这样画啊……等她把天下都画完了,是不是可以弥补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第几个爹无法完成的梦想?

  当她听见曾有祖先因战乱而没有办法四处游走时,她觉得很难过,内心催促着自己去完成这样的梦想……三哥说她明明年纪小,想法却很老成,那时她不认为,现在却觉得在万家里,她的想法算是小大人了。

  因为,其他哥哥有时候比她还小孩,而她的弟弟……

  她从书后觑小弟一眼,看见他又把木鱼搬到她的面前,叩叩叩地直敲着——

  “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赐我新兄长,阿弥陀佛,救苦救难弥勒佛,让我家兄长一夜变性改疼我,当我是银饰俊小孩……”

  万家福默默地又把视线放回书上。

  她家的小弟,从小到大的娱乐就是这个。把她当弥勒佛一样地拜,她哪是真的弥勒佛,最多只是生得有点像而已。就像小弟生得像苦瓜,总不能真当他是苦瓜吧?

  算了,随便他了。

  继续读她的书,将来长大她要画天下各县图,让不知道第几代的爹能够圆梦,所以现在要多努力一点。

  “……阿弥陀佛,救苦救难弥勒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