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万万万岁 >
四十


  “哼,我看这世上大概也只有我能忍你了。你的头发真长。”

  她知道他思考时老爱闲聊,遂随口答:

  “我离家前,曾允过我兄长,不随意动发的。”

  “你兄长……是不是太疼你了点?”语气带有莫名的异味。万少七锦囊里的药丸随处可见,但她的不一样,尤其两人名字更象征家人的厚此薄彼。

  “是很疼啊,因为我是我家唯一的女孩儿。”她笑,想到一事,连忙以手肘隔开两人距离。“方才我在夜市帮你买了一件衣服,你试穿看看。”

  岁君常低头一看,瞧见她抱着的衣物。他随便摸了一把,露出嫌恶的表情。“真是件难看的衣服。”

  “你还没看呢,哪儿难看?”她赶紧摊开让他看仔细。

  “摸起来很难看。”

  “……摸起来很难看?”她灵光乍现,微讶了一声,低头看自己一身很平民的衣裳,确认问道:“我呢?”

  “一样难看。”他很理所当然地说。

  “我穿得……咳咳,好看吗?”

  岁君常很无聊地看她一眼。“你什么时候好看过了?”

  她充耳不闻,再问:“那么你看过千金闺秀吗?”

  “看过几个,个个美若天仙。”他忽然发现她似乎很认真在询问,以为她十分计较,便答道:“小老头,我救人向来不遗余力,我怕你配那老举人,他死了你悲伤过度,不如身强力壮的我,陪你一块老死算了,放心,我不嫌你丑的。”

  “……”她不小心喜欢的男人,缺点实在太多了,不但嘴坏掩真心,连审美观也实在太差劲了。他认定衣服的好坏,就是一个人的美丑,这个男人……离她原先心目中喜欢的型差太远了。

  偏偏他还记得她在地道里说过的话啊……她嘴角含笑,道:“是啊,你身强体壮,咱们谁也不会悲伤。”摊开衣物,瞅着他。“穿上吧。”

  他很无聊地摇头。

  好吧,反正她性子像小老头,哄个小孩也无所谓了,她温笑:

  “改天,我帮你做件衣服好不?”

  岁君常目不转睛地注视她,然后慢吞吞地展开双臂。

  她暗笑一声,无奈地帮他穿上衣物。

  “小老头,为什么我觉得你口吻像在哄个孩子?”

  她面不改色笑道:“哪有?”为他束好腰带。

  他哼了一声,轻轻抱住她柔软近乎无骨的娇躯。

  她满面通红,却不拒绝。

  “小老头,与岁家长年合作的银匠,如今投靠县太爷,但他灵感全无,前一阵子在县内寻找美人作画,全没他合意的,我想过两天会轮到矿场的女工吧……虽然你生得不好看,但说不得他眼光也古怪,他要不小心看中你,你就暂时离开矿场吧。”

  “好。”

  岁君常凝视她一阵,才缓缓笑道:

  “你真的猜出来了是不?”才会连点反抗都没有。她就这点不好,太过配合有时让他无处可以要无赖。

  她但笑不语。

  他将她搂抱得更紧,俊脸先是轻触她热烘烘的嫩脸。男人与女人的触感不同,她的极为细致又滑腻,让他不由得心动,捧着她如弥勒的笑脸,彼此对视一会儿,他才轻轻覆上她柔软带香的唇瓣。

  她红着脸,没有任何抗拒。

  夜风薰热了她的颊面,远处传来虫鸣蛙叫,四周无人……既然他能摸黑找到她,那表示看守他的工头早被甩开了。  “小老头……”他低哑又带点疑惑:“是你的唇太柔软还是天下女人都一样?”

  她闻言,忍笑,双臂悄悄环住他的腰身。

  黑眸灿灿,带着笑意再度吻上她的嘴。

  扶疏枝叶掩去他俩的身影,在黑暗里若隐若现的。

  她任着他态意亲吻着自己。

  真的差好多……十九岁前,她一直以为将来会嫁给相敬如宾的年长相公,从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不小心碰上像他这样的人。光是想到以后,她充满期待,不,是完全无法预料她的未来。

  一块老,谁也不悲伤。一块相扶走过的远景,令她安心又满足,说不定到老了,这个男人还是一样嘴坏爱戏弄人……

  如果现在笑出来,肯定被他记恨一辈子吧?

  可是……她溢满笑意,实在快忍不住了。

  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吻过其他人……

  他的初吻,是她的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