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万万万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万三回抱住她,然后安抚地笑道:“福福,我带你回房。”他冷眼看着院里一团混乱。胆敢踹他家的宝贝,等于是跟所有万家人作对!

  她应了声好,然后爬下他的怀抱。

  “福福,你上哪儿?”

  “我要把地图收起来。”

  “待会我再来收,三哥先带你回房,然后差人煮碗面让你收惊,收完惊,上床睡觉好不好?”

  “三哥一块吃吗?”

  俊眸闪着光芒,微笑:“当然,福福要人陪,三哥一定陪。”待会门一关,瞒着其他兄弟陪家福吃面。

  万家的三餐一向人仰马翻,每个人都想挤到家福身边吃饭,难得听她主动要跟谁吃。

  她的小手主动牵他的,她道:“不是要三哥陪,是三哥也受惊了,所以也要吃面收惊。”

  万三闻言,暗诧她小小年纪,也明白兄长们疼她入骨的心情。他轻轻微笑:“是啊,三哥也受惊了,福福,咱们俩一块吃面吧。”

  叩——叩——叩——

  小小男孩敲着木鱼很诚心地祈祷:“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音菩萨,赐我好哥哥,阿弥陀佛,救苦救难弥勒佛,赐我一生平顺,现在哥哥全部消光光……”

  万三一经过万家福房门,就听见诡异的佛号声从里头传出来,微讶地看向里头——

  “少七,你在做什么?”他面露薄怒,立即奔进去,拎起那小小男孩的背,丢到床上去。“你当你姊姊是什么?对着她敲木鱼?”

  本来在被人当佛像膜拜的万家福,乖乖坐在椅上看书,一见兄长进来,她轻声道:“三哥。”

  “乖。”万三柔声回应,随即瞪向那角落瑟瑟发抖的幼弟。“过来!说清楚!”

  小小男孩不敢违背地爬下床,悲苦的小脸显得更是愁云惨雾。

  “三哥……”

  “你对着你姊姊敲木鱼做什么?”

  “……福福长得好像弥勒,哥哥们也说她是天降神佛,所以、所以,我、我想,对着一尊佛雕像许愿,不如对真的神佛许愿……”

  万三闻言,不知道该嫌这个小苦瓜傻气,还是该说他一点也不像万家人。

  “你许什么愿?”他随口问。

  小苦瓜抖了一下,偷戏一眼万家福,喃喃道:“我许了两个愿望。一个是,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全部都长命百岁;一个是下辈子再做兄弟,相亲相爱、相扶相持、相……”还好福福没揭露他的谎言,福福真是好人!

  万三摇头笑了一下,弹了一下他的额面。

  “今天你运气好,遇见的是三哥,要遇见其他哥哥,你少不得一顿毒打。还有,没人老爱脸上长苦瓜的小孩,你最好练练笑,免得愈来愈讨其他哥哥的嫌。”

  “是是是……三哥说的是……”小小年纪,他已经很明白什么叫逢迎巴结了。

  万三没再理会这个小弟,转向万家福,宠溺地微笑:“福福,少七是闹着玩的,你有没有被吓着?”

  万家福摇摇头,轻声道:“都一样的。”

  “什么?”

  “跟二哥老是要我坐着,他画设计图是一样的。我只要坐在这里看书就好了。”没有什么差别。

  “呃……千万别让你二哥知道你把他跟少七敲木鱼视作同一等级。”老二会发疯,到头来家里的小苦瓜可能会被整得很凄惨。

  “好。”

  万三见她小小年纪,就十分沉稳不讨宠爱,心里不知该喜该忧。仔细观察发现她神色自然,一点也没有被前两天的“踢人事件”给影响到,不由得暗松口气。

  如果不是为了万家生意,早就毫不留情地踹那姓岁的出门,瞻敢这样对他家小妹。

  年岁愈长愈无法随心所欲,愈要顾及万家颜面,不能怒发冲冠为家福。也罢,万家的家底愈好,将来她就能嫁更好的人家;她要不嫁是最好,万家能养她一辈子……

  “就算要嫁,也要嫁一个老头子。”对,从今天开始,要灌输她年长者才是好对象的观念,就算她将来嫁给老头,也不会放太深的感情,等对方百年之后,她再回万家来……他好像卑鄙无耻了点。

  他拉着她的小手,走向桌上,瞧见她刚才正在看的书。

  “福福,你对画画很有兴趣?”

  她点头。“我想画天下的街景图给爹的爹的爹的爹的爹看。”

  他闻言,唇畔抹出温柔的笑:“你真用心。这样吧,光画万家毕竟不够真实,等再过两年,你再大一点,我陪你一块先记住咱们这个县,让三哥看看你画得如何?”

  她轻轻点头,难得地,绽出笑容来。

  “谢谢三哥。”

  万三目不转睛地看了她美丽的笑容一会儿,摸摸她的头。

  “福福,要笑可以,只能对自家人笑,懂不懂?唔……要生气的话,对外人就好。”这种笑颜,可不想让别人看见。

  万家福正要答话,忽然看见万二快步进屋。她时常觉得哥哥们把她的房间当聊是非的地方,明明她的房间不大,硬要塞下五个哥哥跟一个老躲在角落里的弟弟,让她觉得很奇怪。

  “福福!”万二苍白的脸抹上宠溺的笑,献宝时地说:“双手伸出来。”

  从出生到现在,没有一天离开过万家兄长们,长年的经验告诉她,

  不必多问,必须伸手,否则会被呶到她天黑也下放过她。于是,她乖乖伸出细小的双臂。

  万二拿出纯银手环套进她的皓腕,满意地点头。“果然只有我设计出来的银饰适合福福!喏,福福,二哥帮你戴上项链……还有发饰,瞧,你头发真漂亮,真漂亮,闪闪发亮,像二哥的小银饰美人……”他不停地赞美,果然自家妹子就是不一样,银饰配身多半是增色,但他家的妹子戴上银饰却像共生,谁也不抢谁锋头的同时,也让人觉得这一人一银互相配合得极好极美,缺一不可。

  可惜,他设计虽好,但银的质地不佳。

  万三在旁也愣了愣,连忙拉过安静的万家福。叮叮当当配饰一堆,却不嫌庸俗,尤其她脸若慈祥弥勒,戴上银饰只让她更为典雅出色。

  “……福福,笑一个?”

  她不笑,兄长一定下罢休,她只好故作很开心地笑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