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万万万岁 >
三十九


  “你要去哪儿,不干我的事。矿场规定,三更天收夜市,你在三更前回去,谁也不能说你什么。”这女人说起话来跟以前岁爷很像,老是爱转话题,让他有些疲于应付。

  她又点头。“我想在夜市走走。”

  年有图知她想要独处,只得停下脚步,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热闹的人群里。

  明知她说得没有错。事情不会因为她的不来而不爆发,但人总有迷信,也许朱乐县的客栈老板迟早会因不小心而烧了整间客栈,但很不幸地,她就在那里,成了代罪羔丰。

  只是——

  “听说朱乐县那老板后来发现金子藏在地底,真算他好狗运,不知道岁君常会不会这么好运?”

  年有图转身走回矿场,路过方才那画摊时,年轻画师已然不见,眼角瞥到什么熟悉的人影,他迅速抬眸,正好捕捉到一闪而逝的身影。

  他轻讶了声。他记得那是各地矿业的主子,专程前来探查银矿家落何方,会在矿场附近打转不稀奇,毕竟,岁家银矿虽无朝廷明封,但也形同天下第一矿了,不必明说,也知道其他矿主子是来看岁君常下场的,只是……

  “我好像看见一个不该出现的人……是看错了吧……”不该凑在一块的人怎会一块出现?  〓♀www.xiting.org♂〓  〓♀www.xiting.org♂〓

  猿臂一伸,将纤软柔弱的身子拥进怀里。

  万家福吓了一跳,连忙抓住勒紧自己脖子的男人手臂,随即发现身后那清爽的气味十分令她怀念……不,不是怀念,她脸微酡,想起在地道里,天天都闻到这气味,那时她不敢沐浴,只好说服自己,其实他身上的气味是她的,既干净又好闻。

  “岁君常,你在干什么?”她低声叫道。

  “这样你也猜得出是我?”他颇感有趣。“你对我印象真是深刻。”

  已经不是微酡可以形容她的脸色。她用一向的轻声细语道:

  “你先放手。”

  “你不喜欢么?”他有些遗憾,但还是不放手。“我以为女人都爱这样的,总是喜欢心上人这样抱住。”顿了下,又补充:“虽然天气挺热的。”

  “……不是这样抱,岁君常,你根本是在勒我的脖子。”趁着还能呼吸时,她很镇定地说。

  他耸耸肩,终于松开力道。

  她深吸几口气,然后转身面对他。她还来不及看向他,有力的臂膀环住她的腰际,被迫让她贴上他……光裸的上半身。

  没看见,没有看见,她什么都没有看见——她在内心默念。

  岁君常扬眉:

  “就像这样抱吗?”

  明眸锁住他的俊颜,绝不往下瞟。他看起来笑意恶恶,一点也不像是私会的情人。

  摆明了有心来欺压她。

  “你先放开我。”她低声说道:“要是教人瞧见了,那就不好了。”

  岁君常耸肩,臂力微松,但仍然圈住她的腰身。

  “你上夜市玩?”

  “我去走走,本来要将这东西拿给你的。”她掏出锦囊,从里头倒出一颗小药丸。

  扑鼻的药味有些浓,但很明显看出这颗药丸不如他在地道时服用那颗千金药丸。“这哪儿来的?”不可能是她的,她若有,早就逼他服了。

  “这是小七的。”她微笑:“我向他讨来,给你用的,不过……我想,你应该不需要了。”

  岁君常注视她半晌,而后嘴角抹过意味深远的笑意。

  “小老头,你生得丑我能接受,你生得矮我也能当不知道,不过你知不知道男人很讨厌太聪明的女子?”

  “……我不算矮。”

  他轻笑,摸了摸她滑软如丝的长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