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万万万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小老头……”他低哑又带点疑惑:“是你的唇太柔软,还是天下女人都一样?”

  她闻言,忍笑,双臂悄悄环住他的腰身。

  黑眸灿灿,带着笑意再度吻上她的嘴。

  扶疏枝叶掩去他俩的身影,在黑暗里若隐若现的。

  她任着他态意亲吻着自己。

  真的差好多……十九岁前,她一直以为将来会嫁给相敬如宾的年长相公,从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不小心碰上像他这样的人。光是想到以后,她充满期待,不,是完全无法预料她的未来。

  一块老,谁也不悲伤。一块相扶走过的远景,令她安心又满足,说不定到老了,这个男人还是一样嘴坏爱戏弄人……

  如果现在笑出来,肯定被他记恨一辈子吧?

  可是……她溢满笑意,实在快忍不住了。

  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吻过其他人……

  他的初吻,是她的吧。

  §第八章

  天一亮,官府马车停在矿场外围。

  矿夫们个个面色凝重,不由得放下工作,连常平县百姓都起了大早,纷纷聚集在矿场附近。

  据说京师派来的官员,在昨晚抵达县内——这是县府里某个仆役传出来的。本来是极为机密,但人多嘴杂,一时间人人都知道这官员前来,就等于是要宣判他们岁爷的生死了。

  马车门缓缓被打开——

  首先下来的是众人熟悉的县太爷,接着是一名苍白没有血色的男子,这名男子一身素黑,连腰间也仅以一条黑腰带打发,浑身上下没有什么饰品,他下了马车后,徐徐扫过矿场的男女矿工,最后停留在万少七脸上。

  躲在人群里的万少七抖了下,迅速藏进矿夫之间。

  最后定出马车的,是一名很富态的中年官员,圆滚滚的脸圆滚滚的鼻子圆滚滚的肚子,看起来就是很油光满面——捞了很多油水所致。

  “就是那名京师官员!我昨晚看到他跟县太爷谈了一晚上。”人群里有个细小的声音传出,随即悄悄泛滥开来。

  个头还很小的年有路钻不出去看个仔细,只能小嘴微张,呆呆地看着蹲在身边捏着鼻子发出谣言的万少七。

  万少七瞟到她注意到自己,连忙食指举嘴,要她保密。

  “秘密。”年有路小声道,表示了解。

  “我还瞧见,那些矿业主子瞒着县太爷,私会京师来的秦大人,不知道在密谋些什么呢。”继续散发谣言中。

  年有路看他每说一句话,竟然能像涟漪一样悄悄在人群中散开,不由得好奇蹲在万少七身边,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县太爷没察觉到人群的小小骚动,对着京师官员卑躬屈膝道:“大人,这就是岁家矿场啊。”

  “看起来跟普通矿场没个两样啊!”圆滚滚的秦大人东张西望,只觉此处跟他在其它地方见过的矿场一模一样。

  县太爷低声说道:“大人,矿场虽无二样,但出来的白银连宫中都赞不绝口,尤其岁家银饰您是见过的,那几乎是奢侈的高级饰品啊。”

  “这倒是。”秦大人转向苍白的青年道:“二少,你设计出来的饰品花样,宫中妃嫔极为喜爱,要是连这里也没有你心目中的美人,没有关系,立即到邻近的县城找,总会找出来的。到时候二少你多设计几份银饰品,让本官带回,将来可有你好处的了。”说穿了,就是想藉机先讨好后宫妃嫔,为升官发财而铺路。

  因岁银有限,在制作银饰方面,会因一年的银质而决定银饰数量,但每年绝下过百饰。如果能多做一些,他好处可多多了

  那被称银二少的男子点头,道:“我设计向来只凭感觉,银饰品向来以女子为主,我的灵感也来自女人,好比——你过来!”人群如潮水般散开,露出蹲在中间的万少七与年有路。

  银二少单指着万少七。“就是你,你过来。”

  万少七脸色一白,浑身暗颤地走过来。

  银二少连头也不回地说:“昨天给县太爷看的银饰呢?”

  “在这儿,二少。”年有图捧上前。

  银质手环静静躺在柔软丝滑的白绸上。

  这是当日被县太爷掉包设计图后,所制造出来的其中一组,银二少拎起来递给万少七。

  “戴上。”他命令。

  “啊,喔。”万少七颤巍巍地接过套在手腕里——

  “大人,您说好不好看?”银二少问。

  秦大人看了半天,点头。

  “挺好看。”可是,好像少了点什么味。

  “当真好看么?我设计的银饰一向有灵气,只能让女人戴。昨晚让我不喜欢的男人碰了,它已经是垃圾了。”

  在旁的县太爷闻言,脸色微变。昨天晚上就他一人碰过,这种话当着京师官员面前无疑是不给他留情面。

  “我觉得挺不错的啊……”万少七咕哝。

  “那就送给你好了。”

  万少七双眼发亮,感激问道:“真的?”正好他的手环拿去送给更夫,正愁没有好东西戴在身上。

  “反正是要丢茅厕的,送给你也无所谓。”银二少冷淡道。

  “……”换话说,他万少七形同茅厕,专收废物就对了。

  眼泪汪汪,他颓着肩退进人群。

  年有路见他的脸色像吃了两条大苦瓜,闷蹲在地上,她赶紧安抚地拍拍他的肩。

  秦大人将一切尽收眼底,心里微有打量,嘴里却说:“县太爷,快把女工们带出来,银二少你快瞧瞧,有没有能让你生灵感的?”

  县太爷见状,连忙插嘴道:“大人,那岁君常的罪……”昨晚不是说好了,为防百姓反他这县太爷,由秦大人定岁君常的罪刑,以严刑拷打逼问岁君常挖掘银矿的秘密后,岁家银矿两人对分,他负责在此坐收银矿,京师官员回京之后,每年有一笔丰厚银量,同时接收银饰,全数送进宫中打点关系,这都是事先谈好的了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