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万万万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你就说:我是县太爷派来的。”

  少年愣了愣:“就这样?”

  岁君常神色自若地说道:“现在常平县是县太爷的天下,里头的矿夫全是县太爷派来的,连我也管不动,你要记得,现在我对他们毫无利用价值,所以绝不能提到我。”

  少年认真地点头。“你说的是。”难怪老大夫会对岁君常疾言厉色,正是因为他没有势力了。人啊,真是现实。

  “记得,不管他们怎么问,都说是县太爷派来的。”岁君常好心地微笑,然后转身离去。

  “岁兄,感激不尽啊。”少年二话不说,转身入矿洞。

  矿洞里的工人个个虎背熊腰,忙着开采新矿。少年叫道:“各位兄弟好!我是来找万家福的!”

  果然!没人理他!

  “我是县太爷派来的!”

  有的矿夫停下工作,往他看来。“县太爷派来的?”

  少年很热情,但面容实在很悲凄地说:“没错,我是县太爷派来的!绝对不是那个罪犯岁君常派来的,我来找万家福!”

  “找她做什么?”所有的矿夫停工,往他走来。

  少年吞吞口水,道:“这个……县太爷要找的,命令我带她离开这里回县府。”既然县太爷代管矿场,那要讨个万家福应该不是难事吧?

  矿夫愈走愈近,把他逼到墙角。

  少年连喊:“喂喂,有没有必要这么近?喂,我是县太爷派来的,你对我挥拳头示威做什么?我真的是县太爷派来的,用不着对我这么亲热吧?喂喂——救命,我是县太爷派来的,跟岁君常完全无关啊,万家福,出来啊,救命啊——”
  
  惨绝人寰的叫声远远地从矿洞里飙了出来。

  岁君常心情愉悦,拐向另一头的矿场。

  采矿场占地极大,自他签了转让文,转为矿夫后,矿场就多了许多工头。

  意义为何,不言而喻。

  他淡扫一圈视线范围内的矿场,最后定在树下的小老头跟年有路。

  他举步上前,浑然不在意四周的矿夫都在偷偷注意他。

  “岁、岁爷爷!”年有路赶紧拍拍衣服起身。

  万家福抬眸瞧见是他,先是面露微笑,而后注意到他上身赤裸,不由得连连避开目光。

  “在吃饭啊。”他走到树下,看见一大一小捧着饭碗。

  “嗯。你还没吃吗?”

  “没有。”他随意坐了下来,眼前赫然出现一大碗饭,他看着那碗饭后的小眼睛,平声道:“不用,你自己吃吧。”

  “我、我可以再去拿。”年有路嗫嚅道。

  “不用。”

  万家福闻言,黛眉微拢,轻声道:“为什么你说话这么难听?”

  岁君常看她一眼,迅速捏了她的脸一下,哼声:“我就爱这样。小老头,我没长那么高,你视线抬那么高,在看谁啊?”

  她微恼,低声:“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又没全身光裸,你紧张什么?我穿不惯粗衫,不如打赤膊,我都没害臊,你羞什么脸?”语毕,瞧见年有路小嘴微张,好像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她认识的岁爷爷,他索性接过她吃了几口的大碗。“你再去拿一份吧。”

  年有路高兴地点头,立即跑去领饭的厨房拿。

  万家福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他把手头那一份饭菜跟她换了过来,她微怔,又听他说:“我不吃外人的口水。”

  “……”意思是,她的口水勉强可以接受了?她脸微红,关心道:“我听说,今天是另一头矿场在看大夫,你体内毒素未消,大夫有开药方给你吗?”

  “没有。”他吃了几口,又觉得难吃,于是放下饭筷。“这饭真苦。”

  她应了声:“这几天的饭的确是苦了点,有路说厨子生病,所以老是煮坏了饭。”连她都觉得有点难以下咽,但矿夫女工们完全没有人在吭声,似乎是习以为常了。

  不过,现在她在乎的不是饭苦不苦,而是——

  “大夫怎么没开药方呢?难道他不知道你身上带病?”

  “他知道啊,但是他拒绝为我写药方。”岁君常看她一脸疑惑,好心地解释:“他怕麻烦。”

  “麻烦?”

  “不是县太爷私下吩咐他不准为我看诊,就是他怕一看诊,为他惹来麻烦,总之,就是有理由吧。”他毫不介意地说,同时很粗鲁地拉过她的长发凑到鼻间闻。“现在你可没臭味,说起来,那十几天我一直忍着你的臭味,也算是厉害了。”

  她用力拉回她的头发,见他根本没有松手的打算,两人拿她头发在拔河,她只好放弃。她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呢?不,是只有一点点点心动而已。

  “小老头,这两天有没有人欺压你?”

  “我很好,你别担心我。”她轻声道。

  “谁担心你了?我是怕有人把我的权利抢走……”顿了下,他稍调整坐姿,遮去所有窥视的眼光,伸手摸向她的脸。“是不是我的错觉?你变瘦了?”

  她再度用力想要拉下他的手,无奈他的力道绝对远大于她,只好道:“每年夏天我总是会这样,通铺太闷热了,容易睡下好。”

  “我还以为你熬夜为我祈福,弄得连眼圈都像是被人揍了一拳呢。”带些凉意的指腹栘向她的眼皮下。

  万家福从来没有让一个男人这么碰触她,这个男人不是她梦想中的良人,偏偏让她心跳不已。

  “原来睡不好,也会脸红成这样啊……”

  她闻言,心跳自动停止,默默地瞅着他。

  他哈哈笑道:“小老头,就算你生气,我也看不出来。”随即脸色一正,点头:“以往我可没睡过通铺,即使睡了也不觉得如何,不过既然你这样说,等将来我回岁府,第一件事就是先改善通铺的品质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