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八


  “珠宝盒?”

  “应该也是你们朱家的传家之宝。你不要装蒜!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足够你回去拿了,如果十分钟后,我没有见到你来,你就等着收她的尸吧!”

  “我没有珠宝盒──我甚至没有见过那珠宝盒长得是什么模样!”

  “那珠宝盒上头刻着一头老鹰,在底部是三朵荷花,你会没见过?我可不是好骗的,要是十分钟之内,我等不到,后果就由你自己负责吧!”

  只见月兔、胤伦同时一惊,忆起了家里的那个珠宝盒,不是它还会有哪个?

  那男一见胤伦吃惊的模样,两眼一亮,道:

  “你知道?”

  “那是我的东西。”月兔开口,逼得胤伦不得不看向她。

  一看见月兔那双充满怒气的眸子,他就不禁松了口气。幸亏这丫头没给吓坏,否则他真不知会如何心疼了。

  “你的?”那男人沉思了会儿,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胤伦见状,冷静道:“那是她的东西,由她去拿最合适了。你先放了她,我来做人质。”

  “不行──”月兔想要抗议,只见那男人点了点头。

  “说得也是。你站在那里不要动,等我过去。你跟着我走。”他推了月兔一把,逼得她不得不向前走。

  “你不必为我牺牲这么大。”月兔很气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更感动胤伦为了救她,自愿留下当人质。

  他轻轻一笑,忽地说:

  “丫头,记得刚才你问我怎么收买干爸他们的吗?”

  她迟疑地点了点头。

  “是因为爱。”他凝视她说道:“他们知道我爱你。本来我是打算等你爱上我之后再告诉你的,不过我怕没有机会了。如果我遭遇不幸,我要让你先知道我爱你。我可是向来实话实说,你六姊不过是我一时的迷恋罢了。”

  月兔动容的盯着他,眼眶里滚着泪珠。

  “我不要你现在说,等一切没事了,你再说给我听。”

  “丫头,我只想知道你对我的感觉。”他很认真地问。连那男人迅速地来到他身后用刀顶着他,他都恍若未觉。

  月兔见他认真,不免真心回答他。

  “我分不清楚对你的感觉,只知道每回看见你,心里总是跳得很急促、很不安,一会又像是心脏停摆似的;这算是喜欢吗?”她好奇地问道。

  那男人瞧瞧胤伦,又瞧瞧月兔,似乎没人注意到他。

  他甚至以为这里开起恋爱讲堂来了,他是来抢劫的耶!

  只见胤伦满足地笑了笑。

  “小傻瓜,你爱我却还不知道,让我吃了不少苦头。”

  “这就是爱吗?”月兔蹙眉,终于对近日心跳一百有了合理的解释,她本还以为是什么病状,打算最近去诊所看看的。

  “我很高兴你不曾谈过恋爱──”话没说完,胤伦一个过肩摔,便将正倾听他们大吐爱语的男人给摔倒在地。

  月兔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

  “你没受伤吧?这样做很危险的,万一他刀子再使点力,岂不是──”

  他咧嘴笑笑。“为了你说的这句话,冒点险也是值得的。”

  月兔红了脸。没想到她绕了一大圈,最后结局竟是这样。

  也许这早就是冥冥中注定好的,让他们在这废墟里相遇结缘,也在这废墟里发现对方的爱意。

  这可是头一遭──

  月兔自动投入胤伦的杯里,再也不离开了。

  “你想这珠宝盒里装的真是藏宝图吗?”

  报过警,也做过笔录,月兔略显疲惫地回到家中后,又遭一家大小详细追问,终于在全家都上床休息后,她才有机会回到卧房拿珠宝盒。

  胤伦只是笑笑,摸着她的长发。

  “我们打开来看看好不好?”自从知道自己原来爱上胤伦后,什么女人的娇羞全像复活了般。现在看见他,不是脸红,便是用吵架以掩饰心意。

  不过他好似看透了她的心似的,她一开口有骂人的趋势,他就只是笑笑,要不就当着丁家的人的面前吻她,害她再也不敢随便骂他了。

  “也好。”胤伦将钥题交给她。

  “如果真的是藏宝图,你会去找吗?”试了一个钥匙不行,换另一个钥匙。那锁洞因年代久远,早有些生锈,她还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打开它。

  只见那珠宝盒中央正摆着一个小金锁,金锁的下头也有个锁洞。她好奇地拿另一个钥匙打开它,只见那锁应声而开,锁洞掉出一张泛黄的薄纸,薄得仿佛一碰即碎。

  胤伦抱以同样的好奇,轻轻打开它。

  月兔伸过头来。

  “为真的是藏宝图耶!看那图形是在大陆境内,所幸现在还可到大陆观光,说不定有机会能拿到这图中宝物。

  “这这张藏宝图已经死了三个人。”他沉声道,手一捏,只见那藏宝图在瞬间粉碎。“我们不需要它,将来我们的后代也同样不需要天外飞来财物。”

  月兔点头赞同,见那珠宝盒垫上夹着一块绣了字的布巾。

  她好奇地拿起那布巾,摊开来歪着头看。

  “拥有金锁者,缘配开锁人。”才念完,她的脸就通红起来。

  胤伦拿过去瞧了半晌,扬起嘴角,说道:

  “原来我们姻缘天定,你是非嫁我不可了。”

  “谁说的!”她脸红地嚷嚷:“只要我不嫁你,谁敢反对──”话未毕,就让胤伦给吻个彻底。

  她哪知这段姻缘还是她自己赢来的呢!

  十二岁那年在海边胡里胡涂地说了一大堆话,她是言者无心,却不知听者有意,让失恋的胤伦对她有一番新印象,而不再只当她是个黄毛小丫头──

  说到底,缘份还是有一半得靠自己努力,至于另一半,就看天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