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七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月兔本想冲口说是,不过还是顿了顿,才答道:

  “不是讨厌,是觉得你很没种。只不过失恋一次,就不敢再接触爱情,未免太过懦弱。”月兔真希望他恢复爱人的能力。

  “这是你对我仅有感觉?”

  “当然不是──”月兔本想再说什么,还是及时收了口,反而细细打量身处这废墟。

  其实与其说这是废墟,倒不如说这是栋破旧的屋子。三、四十年未住人,连屋顶也塌了下来,在这险象从生之地,当初能不伤毫发被人救出,实在是幸运极了。

  “月兔,这是我遇见你的地方。”他指着一张破旧的老床。“听说这户人家是这镇上唯一有能力移民的人家,打从他们离开后,这里就再不曾住过人了。”

  “我还是记不起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月兔叹道。

  “那是你我见面的开始。也许那根本不是绑架,而是冥冥中注定要成全我们,而让我们见上一面。”胤伦沉思道。

  月兔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我记得你不信鬼神之说,是主张理论科学的。”

  “缘份的事很难说。”

  “照你这样说,这小镇上的老老少少全跟我有缘,怎么他们不来娶我?我郑重告诉你,我不会嫁给台北人的!”

  “我在这里土生土长,算不上是台北人。”

  “但你迟早要回到台北的。我讨厌台北的空气、讨厌那里的噪音,更讨厌台北人的工于心计!在这里空气新鲜、没有噪音,出门就遇上熟人,他们不会骗人,只会热诚待人,如果今天我们结婚了,要我夫唱妇随?不可能!”

  如果这是她的计谋之一,只怕她要失望了。

  “本来我应当打算让你嫁到台北去。事实上,我准备将工作重心移往这里。我在这小镇上还有一栋老屋,我们可以住在那里,你也不必去台北了。”他似笑非笑,像是她自投罗网似的嘲笑她。

  月兔只有气呼呼的,径自走向废墟里头。

  “小心点,这里的家俱大多生锈了──”语未毕,只见一声尖叫传出。

  “月兔!”他冲进里头的厨房。

  一把阴森的刀子正架在月兔的颈子上。

  他眯起眼。“你是谁?”月兔身后的男人衣衫褴褛,年约三十岁左右,很狼狈,那张脸似曾相识──不是报上那杀了三个人的逃犯还有谁?

  那男人打量着他。“你就是朱胤伦?”

  “我是。”他一直盯着那把架在月兔颈上的刀,生怕一个不稳,她的颈子立时见血。

  “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他们说你来度假,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胤伦看着他,确定除了在报上见过他的照片外,不曾见过这个人。

  “既然你是来找我,就先放了这女孩。”他冷静地说,几乎不敢去看月兔那恐惧的眼神,他只怕一看见就心慌,届时如何能保持冷静救出她呢?

  那男人打量月兔,沉思般地低语:“看你冲进来的样子。她对你一定十分重要喽?”

  “可以这么说,你先放了她,有话我们可以慢慢谈。”胤伦做出投降状,表示其诚意。“如果你要钱,我可以筹给你;如果你想偷渡出境,我也可以替你想办法,但你必须先放了她。”

  “胤伦──”月兔没看过他这般紧张的模样。别以为现在看他冷静得像是谈论天气一般,不过看他右手食指轻弹自己的休闲裤,就知道他十分紧张。唉!毕竟相处的时间不算少,虽然中间隔了七年未见,但一些习以为常的小习惯,她都无法忘却。

  不过,为什么他老不看她?

  如果他看了,就知道她一点也不怕,说不定一有机会,她还能甩掉身后那箝制她的男人呢!

  只见那男人兴奋地开口:

  “你要我放了她可以,先把那张藏宝图拿来!”说到最后,他两眼奇异地发亮。

  “你在说什么?我哪里来的藏宝图?”胤伦以为他疯了。一个疯子是不可理喻的,如果不小心应对,只怕月兔会有生命之忧。

  但要他从哪里弄来一张藏宝图?

  “你不知道?”那男人似乎愤怒起来。“我找那三个姓朱的分派,他们同样说不知道。你不可能不知道;你是主派的后代,没有理由会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你想要藏宝图,无非是想要钱,你可以开个价,我尽力满足你的要求,但得先放了她──就拿我做人质好了。”

  月兔张大了嘴。

  “放了她?不行!要是她报了警怎么办?如果你想要她活命,就先交出那藏宝图。”

  “你一定认错人了。”胤伦试图跟他说理。“我并没有藏宝图。我说过,如果你想要钱,你可以开个价,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需求。”

  “你那点钱算什么?那张藏宝图里的财富可以重建一个新的王国!你该知道我已经杀了那三个说不知道的男人,如果你不想她死掉,就交出张张藏宝图──”他顿了顿,想起一件事。“没有藏宝图也行,姓朱的一定有遗留传家宝物。交出你的家传宝物,或者我可以考虑放了她。”

  胤伦想了想,一把拉下挂在胸前的练子。那上头拴着两把钥匙,不是很值钱,但起码是一代一代遗留下来的。

  “钥匙?”那男人迅速回想当年祖父提及的宝藏之事。

  原来他也是朱家后代。因自明太阻以后,朱姓遍布皇族,所以由那时候便有分派产生,经过好几代的混血,一分二、二分三,分派便多了起来,各种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不过说也奇怪,那姓朱的唯一主派,自太祖之后个个出类拔萃,尤其至武宗时的朱姓王爷更身兼平西将军,而后他的后代无论从文从武皆相当出色,就连第十八代做山寨王,也是个劫富济贫的厉害角色,让他好生妒恨,只怨自己不是朱姓主派,不但经商失败,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若不是想起祖父说那藏宝图,只怕现在他早让警察抓去关了。

  “这是我家好几代传下来来的钥匙,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如果你想要,你可以拿去。”

  那姓朱的男人迟疑了会儿,突然大叫:“是了,就是那留传下来的金锁姻缘!那个珠宝盒呢?”他肯定藏宝图在珠宝盒里,否则没有理由只有钥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