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三


  “才不是,我是怕你一个怒火上升,首当其冲的就是我。我当然不说话,免得又遭一顿打。猪公,什么时候走?”她打算趁他一离开,便溜到小乌鸦那里去瞧个究竟。

  “走?”

  “就是去吃吃饭、换套衣服什么,反正就是离开这个房间嘛!你老坐在床沿,不嫌累吗?”

  他眯起眼来。“你在打什么主意?”他早看穿她的心思。

  她脸微微一红。“我想休息了。”

  “这也难怪,说了这么多话,是该休息了。”言下之意似乎嫌她话太多了。

  “所以,你可以请了吧?”

  他又浮现那似笑非笑的古怪神色,让她很不自在。

  “等你睡了,我自然会离去。”

  “什么?”那她的睡相不是全给看光了吗?“不成、不成。”

  他盯着她,嘴角扬起笑意。

  “我守在这,是担心那黑衣人去而复返。你不希望我留下来,我走便是。”他作势欲起身。

  “等等!”汝儿急忙拉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去。“你是说,那黑衣人还会回来?”

  “有这个可能。”他故作认真地点头。

  “那──那你还是留下来好了。”

  “不赶我走了?”

  要是她会拳脚功夫还须低声下气的哀求?

  汝儿低下头,不情愿地恳求道:

  “请你留下来。”

  他笑了笑,让她躺回床上,拉上薄毯。

  “既然是你要我留下,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留下了。”他不忘逗她一番。

  他的气焰简直可以喷上天了!迟早有一天,她也要让他瞧瞧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如何!汝儿气呼呼的想道。在他的守候下,她不觉慢慢沉入梦乡,意识模糊的前一刻,有一个小小的念头闪进她的脑海中──

  嘴上虽不肯承认,其实有他相伴,让她既感安全又感开心,她甚至不介意地偶尔恐吓她、威胁她──

  不可否认的,她是喜欢猪公的。那怕他冷得像冰、气焰比天还高,她就是喜欢他!就像当年她娘对莫大仲的感情一般,深陷泥沼而无法自拔。

  ***

  “瞧,这回我又带了什么来?糖炒粟子!是你最喜欢吃的。”汝儿小心的打开手绢,露出里头热呼呼的粟子。

  小乌鸦是打从心底地不安。

  “小姐,要是让姑爷发现你又溜来我房里,他肯定又要大发脾气了。”

  “你是病人,我当然得照顾你。他爱发脾气就让他发脾气,不要理他便是。”汝儿剥了颗粟子送到小乌鸦的嘴里。

  这是伤后半个月。小乌鸦还躺在床上休养,汝儿就已经开始活蹦乱跳。她不是好奇的往庄里探险,便是来小乌鸦的房里探望,不过每回朱琨庭来看汝儿时,一见她又不在床上,便以吓人的神情走进小乌鸦的房里,拉着汝儿就走。倒不是说他排斥汝儿来看小乌鸦,而是汝儿头伤未愈,每每让他担心得要命,她这小丫头却偏往外头跑,像是不要命似的。见了佣人,没主人的样。更别谈见了做丈夫的他,根本没妻子的样。他早该知道娶了汝儿这活蹦乱跳的丫头不似其他名门闺秀,整日躲在闺房里刺绣弹琴什么的。上回见到他写信,她还很吃惊地拉着他硬要跟着学字,敢情她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介武夫,只懂拳脚功夫不识字?

  “小姐,好歹你也是病人,没有你来看我的道理,应该做奴婢的小乌鸦去照顾你才是。”

  “胡扯!那晚要不是你救了我一命,别说照顾你,只怕连见你一面都不可能。”汝儿想起那晚就有愧。“我老早就想跟你说对不起了!若不是那夜我迫你穿上我的衣服,那些刺客就不会误以你是我,你也不会受伤,差点没了小命。”

  “我很高兴能为小姐挨一刀。”小乌鸦感激道:“当初若不是小姐收留我,只怕小乌鸦早已饿死街头了,哪还有命在呢?”

  “那咱们也别老说谢字,就当扯平了。”汝儿眼珠一转,突然想到:“说来说去,咱们都该谢谢朱牛,要不是他替你清理有毒的伤口,只怕你这回连命也没了。”

  “我恨不得杀了他!”向来温驯胆小的小乌鸦竟也说出这种话,着实把汝儿给吓了一跳。

  “杀他?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呢!理应向他道谢,怎可说出这种话来?”汝儿当小乌鸦病未愈,一进昏了头而口不择言。

  “小姐,你有所不知──”说着说着,小乌鸦的脸蛋红了起来。“这伤口──这伤口是在肩胛上──”她羞愧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尤其见了汝儿还是一脸不明白的模样,难不成当真要她将话说个明白?

  “小姐,朱牛他──用嘴吸了黑血,却也瞧见我──的肩膀。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节,他是男子,又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他救了我,我是该感激他,但他瞧见了──照理说,我已不是清白之身了。”小乌鸦低声啜泣了起来。

  “傻丫头,那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没有错,朱牛也没有错──”汝儿脑中突然闪过一计。

  “我决心杀了他!”小乌鸦对贞操观念看得很重,让汝吓了一跳。

  “杀人是要偿命的。”

  “杀了他,我再自尽以保名节。”小乌鸦说得果决,完全不复平日的轻弱相。

  “等等!小乌鸦。现在你伤势未愈,若是在这时候杀朱牛,只怕胜算机会微乎其微,倒不如等你伤好,有力气了,我再帮你一起杀他。”汝儿很镇定的说道,决心趁早实施盘算好的计划。

  小乌鸦想想也对,正欲开口答应,忽见房门让人推开。来者不是朱琨庭还会有谁?只见他眉头险些就皱起在一块儿,直瞪着汝儿瞧。

  “天色已晚,你待在这里做什么?”先前他进房找不到人,还当出了什么事。亏他前后院找过一遍,方才想到小乌鸦这里。

  “我来看看小乌鸦,不成吗?”汝儿就爱跟他拌嘴。大概是念她有伤,这猪公最近几日总让她几分,不过那盯着她的古怪眼神倒频繁了许多,害她心口乱跳起来,也不知是何原因。

  小乌鸦一见姑爷后头跟着那可恶至极的朱牛,她巴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拿他的骨头去喂狗。

  汝儿也注意到了。她眼珠一转,在小乌鸦耳边低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