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月兔这孩子就是不知好歹。”

  岂料胤伦非但没有担心的样子,还扬扬眉,一派的轻松自若。

  “干爸,您放心。月兔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这件事,等时间一久,自然而然就能接受了。”

  “但愿如此。”丁母为胤伦添了一碗豆浆。

  “是啊!但愿如此。”胤伦意味深长的说,别具用意的微笑正从嘴角扬起。

  ***

  足足响了三声敲门声,月兔才不情不愿的上前开门。一见来人,就忙不迭地要把房门关上,若不是胤伦眼捷手快、力道够,只怕这回又要被拒门外了。

  “这么晚了,你失眠啊?”

  “丫头,说话恶毒可不是我欣赏你的优点之一。”胤伦走进来,小心地把门关上。

  “你做什么?”

  “放心,我不是大野狼。”胤伦好笑地望着她保守的睡衣,说道:“我只是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拒谈婚事,就连用八人大轿求我嫁你都不可能!”

  “丫头,我没做什么让你这般恨我的吧?”胤伦实在有点疑问,他又不曾虐待过她。记忆所及,不是讨好她便是请她吃东西,怎么可能让她恨他恨到这种地步?

  “是没什么。”月兔坦白承认:“你很好,是我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婚姻。再说,将来如果碰上一个真正心仪的,那时怎么办?”

  “不可能!至少我不可能。而你──”他严肃的望着她。“一旦嫁给我,你就只能有我,你不会有机会喜欢上其他的男人。”

  “为什么一定要挑上我?那时候不只六姊长得漂亮,隔壁的小美、福伯的孙子,她们都是上上之选,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为你介绍。”

  他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大步跨前,让她差点有逃走的冲动。看他的狠样,似乎想亲手掐死什么人似的!而她相信那个人绝对就是她,否则他不会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瞪着她。

  “丫头,今天我是来和你寻求解决之道,不是来吵架的。”顿了顿,他坚决地说:“以后绝对不要让我再听到这种话。念你初犯,这回我暂时原谅你。”

  “什么话?我说得又没错。”月兔不明白他干嘛这么火大?

  他一把抓住她单薄的肩。“不准把我推销给别人!知道吗?就算你不想嫁给我,你都不可以把我介绍给其他女孩。如果让我知道你有这种念头,或者发现你付诸行动的话,你就要小心你可爱的小屁股了!”

  “知道了啦。”

  胤伦这才注意地点点头,正巧注意到月兔化妆台上的小珠宝盒。

  月兔顺着他的眼睛看去,说道:

  “老爸说它是我被救回来时,手上抱着的珠宝盒。”

  “怪不得很眼熟。”胤伦沉思的拿起它打量着。“你还是没想起那几个钟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初这件事在小镇里可是广为流传。小月兔在被绑架的十个小时里记忆全失,到底发生什么事,她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当初警察还调查过镇上是否有陌生人出入,可惜一点进展也没有,除了小镇上的熟人之外,那个冬天可没见过什么外人来到这里,所以绑架一词也未免太过牵强。但若有其他原因,却也不合逻辑,所以至今小镇上的人都认定是绑匪所为。

  月兔摇摇头。

  “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记得在前院玩耍,接下来就是老妈把我抱在怀里。”

  “这珠宝盒就这样跟了你十五年?”

  “我舍不得丢嘛。”

  “有没有拿去鉴定过?”他查看那珠宝盒外的小锁。

  “没有。怎么啦?难不成你以为那是宝物?”月兔不以为意。

  “这上头的雕刻很精细,依这檀木来看,年代似乎很久远,有些地方已经模糊不清了。打开过它吗?”

  月兔摇摇头,对他的好奇颇觉有趣。

  “这锁打不开。本来老爸打算敲坏它,看看里头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在我的坚持之下,老爸只好放弃。”

  胤伦的注意力转向她。“你很喜欢这珠宝盒?”

  “当然喜欢!这可是我保存了十五年的宝贝。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它,我就再也舍不得将它丢掉了。”

  胤伦没说出他也有同感,只是看了一眼桌上的闹钟,放下珠宝盒。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丫头,今晚我是来讲和的。”他坐在床沿。

  “不谈婚事了?”

  “不,我只是希望你能先收起有刺的舌头,好好的谈一谈。”

  “想都别想。”

  “丫头,我自认对你不错,跟我结婚真有那么难受吗?”

  “我不知道。”月兔坦白道:“只是你把一生幸福就这么轻易的毁了,值得吗?你只不过一次恋爱失败,也没有必要把未来人生就这样放在一个不喜欢的女孩身上,很不值,而且很蠢!这种公式化的婚姻我没有办法接受。我甚至没有谈过一场恋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爱情,而你却要连我这种权利都剥夺了,你不觉得很残忍吗?”

  他盯着她。

  “我可以当你的恋爱对象。”

  月兔心又一跳。

  “我才不要。”她故作随意,事实上她可是为他的眼神、他的话心跳一百。“你起码大我七岁,在我眼里已经是老头了的人物了,一点也没有恋爱的感觉。”她根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是吗?”他眯起眼,趁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一箭步跨前,抓住她的双肩,就是一个深吻。

  对于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而言,不要说是接吻,就算是跟异性手拉手都不曾有过。所以胤伦这回可是占到便宜了,他很轻易地就趁着月兔不防,夺去她的初吻,宝贵的初吻!月兔还曾想象倘若将来嫁人,她的初吻便是献给她的丈夫,没想到倒让胤伦给占了便宜,而她甚至没有挣扎的余地,一时之间只感腿软手软,嘴唇还麻麻的,有些像触电的感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