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二十四


  “是啊!说起来我还算是月兔的救命恩人呢。”他别有用意地盯着月兔。

  说起那件事,可以算是胤伦这辈子里发生最神奇的事了。那年他才不过十二岁左右,父母出去找小月兔,而他就守在家里看电视,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怎地?仿佛有人在他耳边催促他去废墟,本以为是神经过敏,可是愈想愈不对,愈想心就愈慌,说不上原因,就是有一股力量要他过去。然后,他在废墟里看见了小月兔。

  这辈子,他从不相信那种所谓的神秘力量,唯独那次由不得他不信。说起来,他与月兔的缘份最深,却在十年后一时被芙蓉的外貌所迷,所幸月兔至今仍未论及婚嫁,他还是有机会的!七年前让机会流失是他不懂得把握——幸亏那时年纪尚轻,不懂追求之术,让芙蓉从他指尖溜走,他才有机会真正认识月兔。这回他可不会让大好机会再度溜走!要是再让她溜走的话,他倒不如跳河自尽算了。

  月兔知道他是故意提起什么救命恩人的,那不过是小事一桩,何必说得如此严重?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无论如何她是不会相信他会娶她的,只凭当初一句戏言?不可能!

  他想玩弄她?

  有可能。说不定还是为了报六姊当年甩他之仇呢!

  “月兔,又在作白日梦了?”胤伦温暖的笑着。

  “我是在想,你一定很恨六姊。”

  “小兔!”

  “我说得没错。姓朱的!这可不只值六十元,要是你以为一盒冰淇淋就能买了我的话,你干脆随便到街上再去买一个算了。”

  胤伦打量她。

  “你想起来了?”

  月兔瞪着他。

  “那年我未满二十,未经法定代理人的同意,我说的话一律无效。”

  “我可是一点也不反对私定终身这玩意。”丁父缓缓开口道。

  “爸!”月兔震惊的望着父亲。“你知道?”

  “当年胤伦就向我报告过,而且我同意了。”难得丁父脸上有一丝愧色。“说起来,胤伦这个人我挺欣赏的,你六姊看不上他,是你六姊没福气;加上他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他做咱们家的七女婿是最适当也不过的了。”

  他没说出口的是,当年月兔就是一副丑小鸭的模样,她六个姊姊在十二岁的时候,后头早就有不少小男生当跟屁虫,偏偏他这七女儿不要说连一个追求者都没有,就连问她暗恋过谁、喜欢过谁的答案都是没有!所以他这老爸当然急了,担心他的女儿一辈子都是丑小鸭,一辈子都做老处女!所以胤伦一提出这个请求,他就忙不迭的适应了。虽然他挺怀疑胤伦的眼光,不过好歹女儿终生有了保障,他一颗心就完全放了下来。老实说,这七年间他还满担心胤伦上台北打拚会迷上台北漂亮的女孩子。以他出色的外表而言,就算多交几个女朋友都不为过。果真如此,他也就只有认了!没想到七年后这孩子倒是守信回来提亲,说什么他都比其他人开心,不过如今看了月兔的脸色,他开始怀疑当年是否自己做错了?

  最近报上好像有登一条杀父的新闻……恐怕以后他要多注意些了。

  “爸!你甚至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胤伦这孩子哪里不好?要是你能说出个缺点来,老爸考虑为你拒绝胤伦。怎样?”丁父很得意,确定女儿提不出反驳。

  他不爱我!

  什么缺点她都可以接爱,唯独这点她无法忍受。说她傻也好,说她蠢也行,也计在朱胤伦的心里根本没有爱情的存在,但她可不一样。或许她貌不出色,但她也希望将来自己嫁的丈夫是爱自己、疼自己的,而胤伦只是想不费吹灰之力讨个现在成老婆而已……

  她不要!

  她是没谈过恋爱,但这并不代表她不想恋爱。管他是什么救命恩人?他不爱她,一切都免谈!

  “月兔,这回你可挑不出胤伦的缺点了吧?”丁母也加入游说工作。“其实胤伦这孩子挺有心的,每年还不忘寄生日礼物过来,光看这点,就知道胤伦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现在这年头,别说打着灯笼,就算大白天里都不见得找得到像他这样好的男人。”

  月兔气呼呼的盯着胤伦。

  “你很得意有爸妈为你说项是不是?当年你根本是故意诱拐我,我没必要信守诺言。就算老爸答应你,我也不嫁给你。现在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我有自己的主见,我要谈一场恋爱!至于你,我劝你趁早死心回台北,娶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子,将来你会后悔的。”

  胤伦盯着她。

  “你想谈一场恋爱可以找我,不必这么快就答复我。”

  “我可不想耽误你的‘青春’。”

  “那就趁早嫁给我。”

  “就算嫁狗、嫁猫都不嫁你。要是你真以为一盒冰淇淋就可以收买我的人生,那你可想错了!我要去找其他男人谈恋爱。至于你,老爸答应你的求婚,你就去娶老爸啊!”

  “月兔!”

  胤伦专注的盯着她,缓缓开口:

  “除了我,你没有其它的选择。过去七年我不反对你交男朋友,我也说过只要你有知心男朋友,我可以成全你们,但你没有。这七年来你是一片空白,从今以后你就只能有我。”

  “你——”月兔被他狂炽的眼神给吓住了。

  过去追求六姊是一个爱笑爱闹的男孩子,如今站在她面前的却是十分认真,甚至称得上是拥有危险气质的男人。她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那眼神里的认真,仿佛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蓦地,她感受既怕又慌。

  她不安地眨眨眼,那股奇异的心跳又狂烈的在她胸腔撞击。

  “月兔,你好好考虑。”

  “你——你慢慢笑吧!”月兔迅速的站起来,一溜烟地跑了。她可不想再继续待在他的视线范围里,弄得她心荒意乱的。

  丁父摇头叹息,拿起报纸看。

  “月兔这孩子就是不知好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