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嫁给朱爷有什么不好?我瞧他待你挺好的,比起老爷对二夫人要好得许多。而且,朱爷虽然生得有些吓人,但能忍受小姐的个性,我看不如──”

  “你闭嘴。”汝儿喝道:“你要是不想一起逃出去,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可不许大声嚷嚷,要是我给抓了回来,咱们主仆情份就此恩断义绝。”有时候恐吓比哀求更有效。

  “小姐──”

  “你听见了没有?”

  小乌鸦一咬唇。“小姐,你带我走。”

  汝儿眼一亮,松了口气。

  “我就知道咱们是好姊妹,谁也抛不下谁,你等等,我先跳下去,你再上来。”汝儿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地面──窗子这么高干嘛?就算是防贼也要想想,万一失火了,住在里头的人不就是没路可逃了?

  她咽了口口水,闭上眼,深吸口气。要是跳得不好,不是断腿就是断手,但好歹也得搏它一搏。

  默数一、二、三,她一咬牙,闭上眼,朝地面跳下。

  好半晌的时间,汝儿还以为自己正腾云驾雾,飘在空中许久不曾落下。

  后来,她悄悄的睁开一只眸子。

  那不是朱琨庭还会有谁?

  她惊呼一声,看着猪公正嘲弄的望着她,这才发现原来是他在下接接住了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正是我该问的话。”

  汝儿一张脸红透了。

  “我只是想──想测测窗口到地面的距离。你不认为这挺值得思考的吗?”

  “换个理由,或许我会接受。”

  她的脸蛋简直要燃烧起来了。

  “放我下来。我不见得每件事都必须经过你的批准,朱王爷!”

  “那可不一定。”他嘴角上扬。“再过一个时辰,你就是我的妻子。如果你没忘了这点的话,我想我会很感激你的。”

  “你何必娶我?随便找一个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都比我强,何必一定指名要我?”

  “原来你也有自知之明。”

  “姓朱的!放下我!”

  “琨庭,或者,你可以叫我相公、老爷或者王爷,随你叫。”

  “我偏不!”

  “小姐──你没事吧?”小乌鸦的声音飘了出来,显得很紧张。“我可以爬上窗台了吗?”

  “听起来像是个共谋者。”朱琨庭喃喃道。

  “这不关小乌鸦的事──这全是我主使她的,要是你想打人就打我好了,不准你找小乌鸦出气。”汝儿很努力的想挣脱他的怀抱,不过以他的力道而言,似乎不太可能,所以她只好暂时放弃。反正有免费吊床,她也乐得舒服。

  她蹙起眉。“你以为我会打你?”

  “可不是?上回你害我一个礼拜都不能坐着,要不是我嫁过去,那天你一个不高兴,我岂不是一辈子都甭坐了?”

  他压根不信,那一巴掌的威力顶多让她喊喊疼,还不至于到皮开肉绽的地步。

  “你不信?”她看出他的想法。“当然你不信,是你打的嘛!要是人信了,那不就是昭告天下,你朱王爷也会欺负一个可怜弱女子?那时候你可就没脸见人了。”

  朱琨庭不情愿的被她逗笑了。

  “其实你笑的时候挺好看的,干嘛成天板着一张脸?挺吓人的耶!”她着迷的望着他软化的脸疣。

  “我吓到你了?”他蹙起眉,那股冷意又回到他的脸上。

  “我才不怕。”

  朱琨庭轻吐了一口气,幸亏她不怕,要是娶个怕他的小妻子终日相对,恐怕不到一年半载,他就先发疯了。

  “喂!猪公,我们打个交道好不好?”

  “如果是谈退婚,你没有机会了!丫头。”他冷冷道。

  “我可以给你我十七年来的积蓄,那是我一点一滴存下来的,虽然不是挺多,但这可是我唯一值钱的东西,你可以全数拿去。”

  “如果成了夫妻,你的财产就是我的,那几文钱照样是我的。”

  她睁大了眼,气恼的瞪着他。

  “你──无耻!那可是我所有的财产,你休想抢走!”

  他好笑的望着她,说道:

  “那几文钱在我眼里不算什么,有价值的另有其物。”

  “是什么?”她好奇的问,说不定她可以找来。

  “你。”

  她愣了愣。“我?”

  “你!丫头,别妄想从我身边逃走。”她眯起眼。“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这回念你是初犯,我可以原谅你,要有下回,你就是自讨苦吃。”

  “你不讲理──”她看了他的脸色,很识趣的改变了口气。“堂堂王爷娶个侍妾之女,人家听了可会笑话的。”

  “你自卑?”

  “才不。”自卫的眼神浮现在她眼底。“我有什么好自卑的?虽然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但也不过是生对了人家,这可不代表你行!我没念过书是因我生错了性别,要是今儿个我是堂堂男儿身,我也可以去考个武状元什么的!说不定还比你强呢。”

  “我倒宁愿你是女儿身。”他喃喃道。

  “可以任你欺负嘛!”汝儿很不悦,看来这回是想逃也逃不了了。

  他只是笑笑,倒也不说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你好歹也先放我下来。”偎在他怀里,虽然挺舒服、挺温暖的,但总不合礼仪,而且先莫说其它,单单气焰她就比他矮了半截,这对她来说可是相当不利──再说,这可是她头一回让男人给如此贴近的抱在怀里,她的脸都红了起来,尤其对象是这朱琨庭──

  “放下你,让你又有逃走的机会?”他轻易看穿她的想法,冷笑道:“凭你这颗小脑袋就想逃离我的身边?恐怕难上加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