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五


  原来这朱胤伦长得还不赖。十年前那种高高瘦瘦、活像竹竿的模样早不复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肩、修长有力的腿。要是他一个不高兴,一掌朝她打来,八成会像是打苍蝇般轻松利落不留痕迹,所以她最好小心点,谁知道十年前笑口常开的男子如今会变得如何?也许暴躁易怒也不一定──

  “丫头,在想心事?”

  “没有。我在想你的行李呢?”

  他晃晃左手拎的背包。“这就是啦!”

  她眯起眼。“老妈说你打算度个长假。”

  “是啊。”他顿了顿,墨镜后的眸子停驻在她的脸蛋上。“丫头,你还是在生我的气,嗯?”

  “生气?”她无辜的睁大眼。“怎么会呢?你是我干哥嘛!就算你曾经把旱鸭子的我丢进水里,害我喝了好几口水,还让我从脚踏车上一路摔下河堤,我都不会计较;更别提你让我从树上摔下来了!老实说,虽然躺了几个星期不能走路,不过我是那种不会记恨的人,我连到底发生什么事,都忘个一干二净了,又怎么会记恨呢?”

  忘了才怪!朱胤伦不禁苦笑。

  要真忘了,她还能一字不漏的全说出来?光瞧她一脸虚伪可笑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旧仇未忘,恐怕连新恨也一块儿加上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最近几年两人一南一北,还不曾见过,他怎么可能又做出让她怨愤的新仇来?在电话里,干妈还说这月兔对他寄来的巧克力、糖果什么的,全置之不理,还干脆丢给家里养的小猫小狗吃!就连他一个大男人去百货公司当着收银小姐怪异的眼光所买下的芭比娃娃,都让她拿去压箱底了,这还会像是不记仇的样子吗?

  尤其当他步出站台时,看见那辆破旧脚踏车,他开始怀疑月兔恨他的地步恐怕比他所预料的深多了。

  “上车吧。”

  “上车?”

  “喂,虽然你在台北住了几年,但也不至于听不懂中文吧?”挡着骄阳,她眯眼看着站在阴影下的胤伦。

  “你载不动我。”他坚持,光看她那副小个头,要真能推动他一步,他干脆直接跳河还来是快些。

  “谁说的?上回六姊的男朋友还是我载他过去的──”她一时不察,说溜了嘴,很小心的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孔。“你──知道了吧?”

  “听干妈她提过。”

  她一步当二步跳过去,很豪爽的拍拍他的肩。

  “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世上又不是只有六姊一个美人儿。”她顿了顿,鼓励他道:“不是我偏心,说实话,你比李大哥强多了!是六姊没眼光,不然现在你就是我六姊夫了。不过话说回来,要是当初你强悍一些,说不定六姊就不会被抢走了。”她的安慰词还真有一套,说到最后反倒是他的不对了。

  不过,看他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月兔开始怀疑他是强装出来的。六姊在他心底一定还很重要,要不然他才不会强迫自己装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一股无由来的刺痛像是利刃穿过她的心脏,让她一时呼吸停顿,说不出话来。

  “丫头,你没事吧?”他关切的问。

  “当然没事啦!别说我没警告你,六姊婚期定在十月,现在李大哥每到晚餐时间准时到家里报到,你自己看着办吧。”她转身就往脚踏车走去。

  而他侧朝附近的杂货店走去。

  “喂!你干嘛?”她叫不住他,只得等在外头。

  她早知道她不会如此这般顺利的接他回去。若是他对六姊还是有情,今晚可有好戏看了!单单看这三角关系就比电影精彩多了,最重要的是连票钱也甭付,多省钱啊!也许还可以拿去年生日时老爸送的V12来个全程录像,去参加某节日甄选,保准得第一。

  不过单就现在的朱胤伦来看,实在是比李大哥强多了。李高泰生就一副老实相,文文弱弱的身子像是一阵风来就会被吹跑。难怪常听三姊说现在台湾健康有型的男人是拿着手电筒也找不到几个!而这所谓健康有型的男人大概就是指像朱胤伦这种男人吧?

  正在想着时,朱胤伦已从杂货店中走出来了,而一顶草帽就这么盖下来,遮住了她的视线,她一拉起帽子就看见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庞。

  “丫头,南台湾的骄阳我可是领教过的,要是没顶帽子遮阳,只怕还没到家,你就已经中暑了。”

  “才不可能──”见他迈大步朝脚踏车走去,她不得不卖力跟上前。“我住在这里好歹也有二十年了,早习惯了。”

  他耸耸肩,横着把背包放在前头的菜蓝里。“丫头,上车。”

  “你坐错位子了。”

  “没错,你坐在后头。要抱紧唷!十年没骑过脚踏车,要是害你摔下去,我可不负责。”听那声音还含着隐约的笑意,好像中了什么特大号的头奖。

  八成是悲伤过度了,她想。最好此时还是不要违背他的意思,免得一把菜刀追着她跑也未可知──菜刀?对!回头要叫老妈把水果刀、菜刀,反正只要是尖锐物品全给藏起来,以防他一个眼红,不但拿刀砍六姊,说不定连她一家子都给砍死了,那可就惨了!

  “丫头,又在做白日梦了?”他捏捏她的鼻头。

  “大哥,我二十岁了,别老把我当小孩子看。”她白了他一眼,脸上还无缘无故的泛红呢!难不成真让他给说中了?想想这里的太阳还真毒,也许她是中暑了也不一定。

  “我知道。丫头,上车吧。”

  她不情不愿的坐在后座。

  “抱紧啊!丫头。要是受伤,我可没办法向干爸交代。”墨镜后的眼睛似乎闪闪发亮,让月兔的心漏跳了一拍,令她怀疑她的心脏是否有问题?难道年纪轻轻的就得了心脏病?一整天下来一颗心不是狂跳不已,就是突然停摆,也许明儿个应该到诊所儿去瞧瞧,要是得了什么绝症也好趁早写下遗书,以免抱憾离去──

  一个震动,吓得她不得不抱住他的腰,免得摔下去,以至于她没发现前头的他,嘴角正泛起笑意,在墨镜后的那双眼眸──

  正是老谋深算的得意眼神。

  ***

  预料中的大战并未如月兔所以为的迅速开战。

  当两个男人见面的剎那,六姊略为尴尬的笑一笑后,胤伦只是大方的伸出手,向李高泰自我介绍,一场原本预计烟雾弥漫的战争就这样消弭于无形之中,亏她还拿着一架V12在他们身边打转,期盼拍下一些精彩画面,可惜六姊只是暗白她一眼,而那姓朱的干哥只是好笑的揉揉她的头,就径自跟老爸、老妈说话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