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于晴 > 金锁姻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朱爷,这里天热,不如进前厅纳凉去──你们刚谈些什么,怎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令千金似乎认为我有本钱去做男妓。”他淡淡的说。

  “本来就是嘛。”汝儿小声的回道,却遭来莫大仲的白眼。

  “男妓──”莫大仲虽然自幼念过几年学堂,不过天生懒散,几年下来只识得几个大字。男妓这两个字拆开来看,他是识得,不过放在一块儿,这──

  “汝儿,你说。”

  汝儿耸耸肩。“就是跟妓女做同样的事,只不过服务的对象是女人罢了。姓朱的,我劝你早早离开莫府,免得让人用扫帚赶了出去,那脸可就丢大了。整天带着一个巨人四处游荡吓人,不觉丢脸呀?劝你趁早找个工作定下来,免得饿死街头。”

  “大胆!”莫大仲震惊的大喝:“死丫头不知死活,竟敢跟朱爷这般说话!你娘是怎么教你的?今日若不给你一点苦头吃,还当莫府里没有家规,任你这野丫头在这里撒野!”一个箭步,莫大仲已来到汝儿面前。瞧不出他那一身的痴肥竟也如此灵活,同时还把手扬起,眼看一个巴掌是躲不过了。

  汝儿是很想逃开,不过她知道逃开的后果。十岁那年不过是顶了莫大仲一句话,当场一个巴掌打下来,她由左厅飞到右厅,活脱脱的像是空中飞人,尤其莫大仲似乎意犹未尽,赶上前想再打她一巴掌,却被她机灵的逃开了。当晚回到西厢小阁,才见到她娘双颊上各有五爪印,以及她娘刻意遮掩的瘀青,虽说她一时气不过,过了几天悄悄在莫府的饭菜里下了少量的巴豆,让莫大仲及大娘他们拉了几天的肚子,但这可不能表示她可以躲过眼前这一巴掌。虽然不知莫大仲打她之因,但起码挨了这巴掌,她娘就不会再受皮肉之苦,大不了再做一次空中飞人便是。主意一定,她紧紧闭上眼睛,静待这一巴掌,脑子里还拚命想着月兔教她的一句话:忍字头上一把刀。反正她是挨惯了棒──等了许久,略感奇怪,这个巴掌怎么这么久都不落下来呀?

  “朱爷──”略嫌痛苦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那是莫大仲的声音,她悄悄的睁开一只眸子,瞧见老爹肥胖的手离她不过一寸距离,而那猪公正替她挡了这一巴掌──有力而精壮的手臂正紧扣住莫大仲的手腕,难怪他爹正面露痛苦之色。

  “朱爷,小女对您大不敬──”

  “我不准任何人打她。包括你!听见了吗?”朱琨庭面无表情的看着莫大仲,一双眸子还冷冷的瞪着他,像是要将他冻成冰块似的。

  “是!是──”莫大仲忙不迭的答应下来,急欲减轻他施加的力道。

  老天!练过武的男人就是不一样,看朱琨庭一脸轻松的样子,他莫大仲可是痛得死去活来,只怕届时留下来的红印过半个月都无法消除。

  朱琨庭暂时满意的放开手,果然在莫大仲的手腕上出现一道红印,看样子只消当时再加上几分力,这莫府当家的骨头就得碎了。

  “很好。”朱琨庭转向汝儿。“你没吓到吧?”

  汝儿看看他孔武有力的手臂,很机灵的摇摇头。

  “丫头,我不会伤你的。”

  “不伤才怪。”她低语道。

  这个大白痴!天字第一号大白痴!难道他不知道今天他阻止了这一巴掌会发生什么事啊?她甚至可以想见悲惨的未来,也许等他后脚一出莫府,莫大仲会连打带踢的整她们母女俩。他要逞威风,她不会阻止,但他不能去找其他人逞威风吗?

  一想到这里,汝儿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怕明儿个她们母女俩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说不定比上回更惨。记得上回不但一身瘀青,舞娘的小腿还给打到骨折,这莫大仲非但不看一眼,还得意洋洋的持棍离去。

  “你质疑我的信用?”朱琨庭眯起眼,有些不敢相信。

  汝儿偷偷瞧一眼睑色发白的莫大仲,又看看这猪公毫不在乎的模样。她的脑袋转了转,很聪明的猜到这猪公来历不凡,要是当着老爹面前冒犯了他,只怕她娘俩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反正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更遑论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呢!大不了回头在背地里骂他便行了,也不必逞一时口舌之快。

  于是乎,她垂下眼帘,半遮掩住那双灵动的眸子,很小声的说道。

  “小女子不敢。是小女子一时心直口快,没有经过大脑便胡乱说话,望猪公您不要见怪。”她偷偷笑着,眼角还瞄到莫大仲满意的点点头。

  “我以为我认错人了呢!”朱琨庭喃喃说道,看着她说变就变的脸蛋,真令他有股想要大笑的冲动。

  原本此次拜访莫府,是想探个虚实,不料撞见这小丫头片子──事实上,他的确是想再见到她,不是为了思念她刁蛮的态度,而是为了证实那只不过是一时新鲜,见了她二次,应该就会淡化这股思念之情。

  不过,这似乎没多大作用。再次见到她后,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自个儿的心意了。尤其一看见莫大仲如此待她,他不禁后悔没早点来,一想起往后,这丫头都要受莫大仲他们的虐待,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这种新鲜的感受对他而言可是头一遭。很不好受,也无法克制,如果可能的话,他倒宁愿不曾认识这个丫头。

  不过说归说,要他走出莫府大门,不理会这丫头,说什么他也是办不到的。而那传家之宝偏偏又落在莫大仲手里──

  忽地,望着她那张娇艳的俏脸蛋之际,一计从他心中生起。

  汝儿悄悄的瞄他一眼。看他一时之间脸色阴晴不定。瞧!最后还有一抹微笑挂在他的嘴角,贼贼的,让人看了就想忍不住拔腿就跑──对啦!那笑脸活像抓到老鼠的猫。

  不过话说回来,那老鼠是谁?老爹吗?似乎不像。看他瞧她的模样──一股寒意从她背后蔓延而上,就连头皮也发麻了──他干嘛这般瞧她?她不是属鼠,这辈子还不曾有人这般放胆的瞧她呢!她气鼓鼓的想道,差点就朝他破口大骂,若不是莫大仲就在一旁,只怕她真的会扑上去呢!

  “莫老!”

  “是。”莫大仲正用衣袖擦着不断从额上冒出的汗,一听朱琨庭叫喊,忙不迭的像只哈巴狗匐伏在他面前。

  “令千金可活泼得很。”

  “哪儿的话!不过是个野丫头,没好好管教──”一见到朱琨庭射来的两道冷光,他急收了口。“朱爷说得对!朱爷说得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