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起舞 > 情人超未来 > 


  幸好狄银绢刚才没注意到那碍眼的牌子,否则一定将它拆了,扔到山沟里去!然后又多了条毁坏私人财物的罪名。

  “小心点总是好的,我们社团的目的是找寻不可思议的事,而不是找寻不必要的麻烦。”

  “对对对!深谋远虑的副社长,你能进不可思议社是敝社莫大的荣幸,没有你,敝社肯定早就被学校以作乱之名强迫关门大吉了。”

  “快别这么说。”张大石听出她的调侃,为时已晚的发现自己又多嘴了。唉!策略错误。

  “好吧!既然你会担心,这里面一定也有人跟你有相同的疑问。”狄银绢又拿超扩音器,将目光调往群众,“各位同好,我跟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变成私人土地了呢!所以现在,赞成换地方的人请举手。”

  好一会儿没半个人举手,可见大伙有志一同,心想毕竟都来这一趟了,要换也等下一次,如果真被逮着了,就推说不知道喽!

  狄银绢见没人反对,正想告诉大家呼叫UFO的仪式正式开始,想不到平常最有胆识的谭香缇却一脸疑惑的举起手来--

  “社长,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什么事?”

  “我太祖有话要说。”

  “哦……”狄银绢点点头,指示道:“苗司贤,你也过来。”

  苗司贤,社里灵感力最强的人,每次狄银绢有问题总是先找他。但他再怎么强也强不过死人吧!而这名死人,就是谭香缇的外曾祖父。

  话说谭香缇于半年前逃离火灾现场之前,曾经遇到幽灵对她提出警告,后来她辗转得知该名幽灵是她的外曾祖父,从此身边只要出现什么不顺利,这位外曾祖父就会冒出来瞪她,害她作乱的机会少了许多,减少不少乐趣。

  据苗司贤的说法,这位外曾祖父应该是谭香缇的背后灵,也就是所谓的守护灵,然而看遍灵异现象的他反而看不到背后的守护灵,真是怪异得紧。

  三人踱到一旁,狄银绢开口问:“怎么样?那老头想干什么?”她问的是苗司贤。

  说来奇怪,谭香缇看得到自己的守护灵,可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而苗司贤看不到守护灵,却听得到他在说什么;反观狄银绢这个带头的,什么都要问别人,除了创办了不可思议社,不知道她还有什么功用,也许就只有领队一途了。

  “呃,我感觉到愤怒。”苗司贤低着头,平板的回答。

  “死人一向是愤怒的,这点我能理解。”狄银绢点点头。

  “可是我觉得我太祖的愤怒是针对你耶!”谭香缇看着外曾祖父道。

  “针对我?难道闯祸的是我?”狄银绢不解的指着自己。

  “他是对你的称谓有意见。”苗司贤告诉她。

  “对啊,我太祖很帅耶!你怎么可以叫他老头咧!”谭香缇看见外曾祖父开心的笑了。呵!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幽灵。

  事实上,谭香缇的外曾祖父是在她五岁时过世的,当年他已是九十高龄,的确是个老头,但他死后的灵体却恢复到他二十五岁左右的模样,可见一个灵体的意识是很重要的。

  “好啦!那个帅哥老鬼到底想警告我们什么?”狄银绢不甘愿的改口。她又看不到,哪知道那老鬼有多帅?如果他有那个能耐,应该现身让她看看呀!从没看过幽灵的她不知有多想看呢!

  “是关于这片土地的主人。”苗司贤闭上眼睛又说。

  “这里是私人土地嘛!我知道。可是难道地主半夜还出来巡视产业哦?”这种人一定是器量狭小、妻离子散、晚景凄凉的怪老头!

  “后果很严重。”

  “严重?怎么个严重法?就算真的被请去警局喝咖啡,这种小事情也马上就没事了。”

  “不,更严重,他提到医院。”

  “医院?就是有人会受伤喽!不会是我吧?”谭香缇不敢置信的叫道。因为外曾祖父的预言一向是针对她而已。

  “还有多少时间?”这下狄银绢比她冷静多了,不管谁会受伤,办活动的目的应该是要让大伙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的才对。

  “大约一小时。”苗司贤回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