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虽然对于季元瓅的传闻不少,也不太好听,但她都没真正相信过,可能是因为她身边的那一只是更多是非的制造者,所以她早就练就了冷眼旁观的好功夫,没和当事人真正相处过,就不要误信谣传,更何况以她儿子的精明,没道理看上一颗歪瓜劣枣。

  她知道季元瓅必定有她迷人的优点,可她没办法承认,多承认一分,就少了一分拒绝季元瓅的坚持,今天她刻意摆出气势加以威逼,如果对方肯与她唇枪舌剑一番她还好过些,偏偏这孩子一直乖乖的挨打,反倒让她像是电视剧里那种妖魔化身的恶婆婆。

  虽然对季元瓅感到不舍,但为了保护儿子,她只能当个自私的母亲。

  季元瓅缓缓摇了摇头,回以一抹带着苦涩的笑容。“我答应过他,不想他失望。”

  这场寿宴给季元瓅的感觉,比参加告别式更难过。

  尹璿墨介绍她认识了一些人,正如她所预测的,来参加宴会的人,不是尹家就是黎家的亲朋好友,或多或少应该都认为她不适合他,不论是知道真相也好,还是觉得她恶名昭彰配不上他也好,总之,他们对她不是生疏得近乎冷漠,就是没什么好脸色。

  寿宴上的餐点采欧式自助方式,季元瓅勉强吃了一块握寿司后,就觉得胃一阵火热刺疼,尹璿墨见状,忙说他车上有胃乳,就先暂时离开去拿。

  衣香鬓影、杯觥交错中,隔着二十步左右的距离,季元瓅的视线和尹道一交会了。

  她很想问他,当年他发现她是他孙子命格中唯一一颗老鼠屎时,为什么不跟她爷爷说?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他没告诉她爷爷,是因为方才黎海蓝离开后、尹璿墨还没来接她的空档,她打了电话给人在美国的爷爷。

  爷爷对她忽然问起这件事感到奇怪,可当她提到最近一连串的事情之后,老人家沉默了许久,才娓娓道出往事。

  末了爷爷有些感叹的说:“怪不得当初尹老要了你的生辰八字卜算命格时,表情这么难看。”原来他们两老都各自中奖,想哭都没得哭。“欸,他早该说的,凭他对咱们家的恩情,帮他一点小忙我还不至于不肯。”

  可这也是季元瓅想不通的地方,以她对爷爷的了解,她不长寿的事一直是老人家生命里最不能承受的轻,如果当初他只知道自己孙女短命也就算了,偏偏还得知自家孙女会成为别人家宝贝孙子的劫,凭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理心,不待对方开口,想必他老早就把她送得远远的,顺道眶个季氏女不得与尹家子孙交往这样的家规,免得害人,可为什么到头来却是尹爷爷把孙子送出国,居然也没立个家训防患未然。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要防止一件事情发生,在双方都知道的情况下不是比较好进行吗?就像捕鱼一样,两艘渔船同时由两边包抄,较之一艘渔船的单打独斗更能将鱼一网打尽,但为什么尹爷爷都没说?除非……他还有未说尽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要是被她爷爷知道,爷爷就不想帮忙了。

  季元瓅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想什么,表情这么严肃。”尹璿墨将胃乳片递给她。

  “没事。”拨开铝箔包装,她将胃乳片放入口中咀嚼。

  “还是不舒服吗?如果不舒服我先送你回去。”

  季元瓅想了一下后轻轻点点头,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有点不舒服,头晕沉沉的,连胸口都闷闷的,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两人离开前,尹璿墨瞄到有个中年男人在向他招手,他便向季元瓅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个招呼马上回来。”

  怎料他才走了两步,忽然听到上方传来奇怪的声音,他才抬头往上看,就见五星级饭店大厅挑高的天花板上,一、两吨重的水晶吊灯不知为何突然松动,还落下几枚锁钉,摇摇晃晃的看得人胆颤心惊。

  见状,有的宾客惊慌尖叫,有的怕被波及快步往外冲。

  季元瓅抬起头来往上看,还没意会到发生什么事,就有个亮晶晶的庞然大物往自己罩下来,她的声音卡在喉咙出不来,一股来得又快又急的力道把她推了出去,她重重的扑跌在地上,几乎同一时间,吊灯摔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和水晶碎裂的脆响,整个空间一时间尖叫、哭泣、哗然声不断。

  季元瓅回过头去,眼神由茫然变得惊恐,此时此刻她似乎听不到周遭的混乱,只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下比一下大声,然后她仿佛听到尹道一和她的对话——

  如果……我执意不离开他,他会如何?

  死。如果是这样,你还是不离开吗?

  随即黎海蓝的声音也在她耳边响起——

  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怎么忍心他因为你而招来灾祸?

  梦里的国师也是因为代她喝下毒酒才死的,鲜血从他的唇角不断涌出,怎么止都止不住,颜色血红到令人恐惧,可明明在梦里看得不是太清楚的画面,现在为什么会清晰到让她连躲都躲不开?

  她妥协了,只要尹璿墨没事,她愿意离开。

  季元瓅想要站起来,可是下一秒身子一软,黑暗瞬间吞噬了她……

  “一大早的,伤都还没好又要去哪儿?”黎海蓝皱着眉看着受伤几日就当了几日哑巴的儿子。

  四天前亲戚长辈的寿宴上,一盏一吨重的水晶吊灯无预警的砸下,砸伤了五个人,波及了十多人,其中一个重伤不治,可原以为伤势会最严重的尹璿墨,却奇迹的没什么大碍,只有轻微的脑震荡,皮肤也只有被玻璃割出细细又不深的小伤口,医生检查过后就说他可以出院回家休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