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换衣服前她在化妆,化妆前她在、在洗澡?!她难以置信的微微张口,拜托,千万别是她猜的这个答案。

  他也觉得很无辜,方才他不过想她现在在做什么,脑海中就立即出现一副正在淋浴、婀娜曼妙的女人胴体,当下他也呆了几秒好吗?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尹璿墨既狼狈又尴尬。“那个……待会儿见。”说完,他便径自结束通话。

  居然敢挂她电话?!她瞪着手机怒道:“都看光了竟然连句谢谢都没有!没礼貌的家伙!”他“看”得到她,也许现在也还在“监看”,于是她对着空气说道:“没事别乱启动偷窥系统,变态!”看来以后她洗澡、换衣服都只能摸黑进行了。

  尹璿墨想着这荒唐状况,不禁抚额苦笑,他看了下手表,去接季元瓅之前,他应该还有些时间可以把一些文件送到医院。

  离开房间下了楼,就见爷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有礼但生疏地道:“爷爷。”这段时间他们祖孙俩的互动明显变少,对彼此都有些意见,只是忍着看谁先撑不住。

  “寿宴时间还早,你这么早就要出门了?”

  “送一份文件到医院。”接着去接季元瓅,尹璿墨话有未尽,他相信爷爷也知道,却执意不问。

  尹道一点了点头,没再多问什么,等他走到玄关处时才提醒道:“别老忘了扳指,那东西对你很重要。”

  尹璿墨这才想起来,他的确忘在卧室了,他返身回去拿,这才出门。

  他才一坐上驾驶座,就收到季元瓅传来的讯息——

  我今天的衣服搭左边这副耳环好看,还是右边这副?懒得传相片,反正你“看”得到。

  尹璿墨被她话中满满的嘲讽给逗笑了,他闭上眼想要看看她现在的模样,可脑海中却一片空白,他不信邪的睁开眼又再度闭上,一心想着她现在在做什么,可试了几次还是看不到她那里的影像。

  他无奈的回传——

  我看不到你,能力好像又消失了。

  季元瓅收到讯息后,不满的哇哇叫,“这监视器随时会被拔电吗?怎么搞的!”这种常常罢工,需要它的时候绝对罢工的能力,真的要主动罢免它!

  她正要回传表达她的意见时,楼下传来电铃声。

  这时候是谁?尹璿墨来了吗?应该没那么早吧!可是……也不一定,他这人平常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常耍着她玩,有时明明人已经在楼下了,却打电话说很累,不过来了,可是几分钟后却又拎着她爱吃的东西站在门口。

  季元瓅兴匆匆的下楼打开门,却见外头站着一名美妇,笑意顿时被错愕所取代,这位妇人应该是她截至目前为止看过最美、气质最好的女人,但她们又不认识,对方怎么会突然找上门,随即她再仔细一看,发觉她和尹璿墨有几分相像,心里狠狼喀登一声,她大概知道对方是谁了,尹璿墨那位出了名的美人母亲,黎海蓝女士。

  “阿姨你好,请里面坐。”虽然明知道对方来意不善,但毕竟来者是客,季元砾仍有礼的请她进屋。

  黎海蓝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看来你知道我是谁了,那么你应该也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我就不进去打扰了,我把话说完就走。”

  季元瓅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脸色一沉,心情也跟着荡了下来。

  “相信我公公已经找过你了,也告诉过你我们觉得你不适合璿墨,璿墨是尹家的长子、长孙,虽然外人都认为他是个天之骄子,但其实他有很多的无奈,季小姐也是成长于这样的家庭,相信不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要结亲的对象除了门当户对、品貌端正外,好生养更是重点。季小姐除了第一项之外,有哪一项是符合的呢?嫁入这样的豪门世家,要是诞不下子嗣你会很辛苦,为人父母的我们也会很为难,更何况如果你真的不长寿,璿墨以后要怎么办?”

  季元瓅沉默的听着。

  “那孩子一向淡漠冷情,我们还在想,以后当他的女友或妻子的人,只怕得多担待了,可自从他遇见了你,我们才发现原来他可以有这么多表情,然而他情绪的起伏波动越大,我们就越担心,因为那就表示他对你相当在乎,我从来不知道我那冷情的儿子可以这么喜欢一个人。

  “季小姐,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忍心让他承受未来没有你的日子?又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怎么忍心他因为你而招来灾祸?也许你会觉得我们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但如果你了解一些事情后就会知道,我公公在你还小的时候就开始想方设法不让你和璿墨相遇了。”

  季元瓅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黎海蓝。

  “尹家是国师之后……”黎海蓝大致提了一下尹道一是多么欢喜尹璿墨的出生。“尹家祭祀、卜算那一套我不懂,只知道璿墨的八字极佳,但命格中却有个极严重的漏洞,那是累世累劫的业,即便我公公精通命理,用补运的方式也无法消弭。我公公排了璿墨的流年,说他二十九逢大劫,却始终排不出对方是谁,直到你三岁时你爷爷为你卜卦,无意间才发现那个人就是你。”尹道一为孙子排流年时,季元瓅都还没出生。

  季元瓅难掩讶异,原来当年除了婚纱会馆的那位年轻的算命师之外,另一位尹姓神算就是尹璿墨的爷爷?!

  “尹家会移民,其实也是以消极的方式避开你,就怕你和璿墨会相遇,却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黎海蓝苦笑,两人相对默然无语了一会儿,她才又回过神来,看着季元瓅颇为正式的穿着问道:“璿墨要带你一块参加寿宴吗?”

  季元瓅低下头,没有回答。

  “你可以不要去吗?”黎海蓝看着她问道。

  这孩子美得很有灵气,就外貌而言,儿子的眼光不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