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他把初识她的时候知道她不舒服、知道她的车钥匙放在皮包里、药包放在车子的置物柜,乃至她喝醉那天找得到她,都是“她”告诉他的事实说出来。

  季元瓅一脸不可置信。

  “我有时好像可以听见你心里的话,能预见你下一刻的危机,脑海中甚至会出现你身在何处的影像。”

  “太厉害了!你有特异功能吗?还是……其实你是外星人?”她脸上出现了听到八卦的表情,然后自己受不了的先笑了出来,没办法,那部韩剧太红了,让她直觉的就联想到。

  尹璿墨轻捏了下她的粉颊,看来这个妮子还是个电视儿童呢。

  “怪不得你可以少年得志,明天要考什么,今天就可以预先看到考卷,啧啧啧,原来有秘密的人不只我一个。”

  他苦笑。“那些奇怪的现象只出现在你身上过好吗。”

  “还挑人呐!那……你现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季元瓅好奇极了。

  “不知道,那种所谓的超能力只会偶尔出现。”尹璿墨把玩着扳指。“事实上,从上一次知道你在哪家夜店到现在,这项能力一直没再出现过。”

  倒是近来他常作梦,仿佛在看一出古装长剧,不过内容太过片段,有些也记不太起来,但他想,只要有人提及相似的剧情,他应该可以想得起来。

  “真是太可惜了。”

  尹璿墨揉了揉她的发。“好了,时候不早,我得回去了,你也快去睡吧。”

  “你要回去了?”她有点舍不得,怎么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都过得好快?她知道他这礼拜很忙,有时连和她吃个饭的时间也没有。“那……开车小心。”

  “我等你睡着后再离开。”见她原本黯淡的眸子顿现光彩,那雀跃的模样让他有点心疼,一个人要多寂寞才会满足于这样的小确幸,他决定了,等外公的手术完成后,再好好陪她。

  季元瓅和尹璿墨手牵着手走到二楼,她转进卧室准备就寝,而他则到斜对面的书房继续研究外公的病历,待他稍作休息时看了一眼手表,这才惊觉已经快两点了。

  他拿着病历,关了书房的灯,走到虚掩着门的主卧室看了一下,她似乎是睡着了,被子滑到胸口下,他不禁摇摇头,时节已是深秋,她这样很容易感冒的,他走进房内要帮她把被子盖好,怎料却透过昏黄的床头灯看到她挣扎痛苦的表情。

  她怎么了,作恶梦吗?

  正当尹璿墨犹豫着要不要唤醒她时,就听见她呓语道——

  “不……不要!不要……不要喝……不要……”

  “元瓅,你怎么了,元瓅?”

  季元瓅忽地睁开眼,一时间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当她看到坐在床沿的尹璿墨时,连忙坐了起来,焦急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见她一脸惊慌,尹璿墨连忙将病历资料随手一放,轻抚着她的脸,柔声安抚道:“没事,我很好。”

  她忽然扑进他怀里,抱着他痛哭,他轻拍着她的背,过了好一会儿她的情绪才渐渐缓和下来。

  他轻轻拉开她,用拇指指腹揩去她脸上的泪水,心疼的问道:“你是不是作恶梦了?梦见什么了?”是多伤心的梦,怎么哭成这样?

  “我、我梦见……你卸下国师一职、退隐山林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你拒绝了皇家长公主的爱慕。”季元瓅的神情还有些恍惚,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后来……后来你和为你雕塑木雕的我相恋,我被长公主赐下毒酒,你千钧一发赶来,替我把毒酒喝了……他们说你死了我不信……只要你没死一定会来找我……”

  又是国师?尹璿墨的浓眉忍不住皱起,这好像是他第二次听她提到她梦见国师。

  感觉到怀里的她似是因为害怕,身子仍微微颤抖着,他再次搂紧她,安慰道:“那只是梦境,瞧你怕成这样。”待确定她这次真的平复许多,他才放开她,起身打开大灯。

  季元瓅眯了眯眼,几秒后才适应亮度,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双手环抱住曲起的双腿,将下颚抵在膝盖上,好一会儿才喃喃的说:“你相信吗,我的梦境就像连续剧一样,一开始我像个旁观者在看着剧情推进,有趣的是我还像个编剧,能够知道梦里的人接下来会做什么、会说什么,而且有时我会有种奇怪的感觉,那些梦境……仿佛是我自己的故事。”

  尹璿墨有些心惊的看着她。为什么她和他最近所作的梦的感觉那么相近?明明看不清楚梦中人的模样,却直觉那是自己?

  “国师……梦中的我会和一个国师相恋。”那是什么朝代她不知道,可国师娶妻似乎不是禁忌。“曾经有个厉害的算命师说过,我的前世是个雕刻师,所以这辈子即使不拜师学艺对于雕刻也可以无师自通,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的那个我还真的是个雕刻师。”

  上次她喝醉时他有听她提起过,不过她自己似乎不记得了。“你觉得那国师是我?”

  “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看到国师的面容,可是他的身形背影……即使穿着古装还是和你很像,所以我就……很直觉的认为那个国师就是你。”季元瓅笑了一下,现在总算真的清醒了。“最近我好像没看什么古装剧,主角也没哪个是国师,作这样的梦真的好怪。”

  尹璿墨看了她一眼没多说什么,但心绪却显得纷乱,尹家是国师之后,他甚至是传说屮的国师转世,如今她又作这样的梦,这一切会不会太巧了?

  她同样也想着梦境里的惊心动魄,国师毫不犹豫的饮下毒酒,沿着嘴角不断淌下的鲜血显得骇人……

  国师会死都是因为她,纵使只是一场梦,可季元瓅却感到莫名的恐惧。

  楚哲步下教学医院大楼的阶梯,远远的就看到坐在菩提树下的季元瓅。

  这种情景多久没出现了?当实习医生的那几年,她偶尔来找他就是坐在那里,那时的她还是个孩子,漂亮得像个洋娃娃,别人也以为她是他妹妹。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他老是追在她身后跑,生怕她有任何的闪失的小女孩长大了,美丽耀眼得让周遭的人都相形失色。

  楚哲来到她面前,坐到她身边。“来很久了?”

  “还好。”季元瓅侧过脸看他一眼,然后抬起头,眯着眼看着从叶缝筛落下来的阳光,徐风吹拂着她的发,脂粉末施的她美丽而纯真。

  “怎么不化妆了?”

  她笑了。“别告诉我,我不化妆你很不习惯。”

  “你这样很好看。”

  以前他就说过她还年轻,别成天化浓妆,可她从没听进去过,但她认识尹璿墨不超过三个月,尹璿墨带给她的影响却是和她有十几年交情的他所望尘莫及的。

  他的确感到不甘心,但都不及她开心来得重要。

  她对他而言不只是喜欢的女人,更是家人、疼爱的妹妹,所以任何人只要是真心对她好,即使他对对方再没好感,他也会努力忍耐,但如果对方敢对她不好,他绝不会不闻不问。

  “今天怎么有空,之前约你吃饭你都没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