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妈呀!故事也太曲折离奇了,原来搞了半天,秘密是她自己抖出去的,她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你……可能觉得我们家这么迷信很荒谬吧。”他是个医生,还是个超级天才,这样的人通常都有着非科学不相信的信念。

  “不,相反的,我相信。”

  他的回答令季元瓅讶异。“那么你、你还……”如果她只能活到二十,她只剩一年左右的时间,有哪个人心脏这么强,在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还告白?

  “告白吗?”尹璿墨怜惜的轻笑。“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会比你更早离开呢?”

  “你……才不会才不会!”季元碟既惊慌又生气。“才不会……你不会的!”

  “我可能没有机会遇到那个神算,当然也没机会让他替我批命,不过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不是吗?”

  季元瓅咬着唇,眼泪掉得凶。

  “如果我只能再活一个月,喜欢我的你会因为这样而拒绝我吗?”

  她泪眼汪汪的瞅着他。“你真傻。”

  “我这样的天才即使变傻,也还在平均值以上,所以你不用担心你会爱上一个笨蛋。”

  季元瓅笑了出来,泪水却没停过。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喜欢一个人,而且可以大方承认,更没想到对方也刚好喜欢她。

  “把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过,充实每分每秒,喜欢的就用力去喜欢,想做什么就全心去完成,如果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定数,与其成日担心还能再活多久,我更在乎的是要怎么把遗憾降到最低。”尹璿墨温柔的轻抚她的脸颊。“所以,不管最后是谁比较快走向人生终点,在我们都在彼此的生命中,我们都不要留下遗憾。”

  她用力点头,再度投入尹璿墨的怀中。

  他的怀抱是这么温暖又令人安心,可是她为什么觉得莫名的悲伤?

  那样似轻似沉的疼,有点熟悉又有些陌生……仿佛来自前世拥抱后的别离,终于在今生寻获到重逢的拥抱。

  明明是这样的满足和幸福,可她却泪流不止……

  院方已经安排好外公这个星期动手术,且由尹璿墨主刀,此时他正在研究外公的病历和各项检查数据。

  打从邱宁凤得知他外公住院且他要回国的消息后,便以医院的名义向他提出跨国医疗作的邀约,再加上母亲相当挂心外公的病情,他只好答应了。

  专注了好一阵子后,他转了转酸疼的颈项,然后看f眼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

  昨天一整晚他都在医院和医护人员讨论开刀的事,离开医院都快晚上十二点了,本想今天早点离开去找季元瓅,没想到太过专心又忘了时间,她不会又一直在等他的电话吧?

  确定外公睡得安稳,他起身离开病房,向护士打个招呼后,他便驱车前往她的住处,心想看一眼也好。

  来到季元瓅的家,尹璿墨发现一楼的灯果然还亮着,他伸手按了门铃,她透过对讲机萤幕看到他的影像,开心的赤着脚跑出来迎接。

  他看了眼在她情急之下被踢得转了个方向的拖鞋,打趣的道:“这算是另类的倒屣相迎吗?”

  “看到你很开心嘛。”

  “你倒是毫不掩饰。”她的雀跃感染了他,让他不自觉也堆起笑意,更舒缓了他连日来的疲惫。

  个性这么活泼可爱的女孩,以前把自己孤立起来的日子,她是怎么过的?

  季元瓅一面进屋一面说:“连开心都得掩饰,那很辛苦的。”

  前些日子她就是处于那种状况,但下定决心要摆脱桎梏后,她觉得心情都飞扬了起来。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着尹璿墨的话,以前的她把时间看得太重要,太担心自己的日子不多,不想把步伐踩得太重,怕哪天不在了,爱她的人难受,但她却忘了日子是自己的,即使短暂,也要让它发亮,纵使照不亮别人,也要为自己点燃烛光。

  没有人的寿命是无穷的,每个人都会走向人生终点,无论一个人再坏、再平凡、再令人生厌,会记住他的人,不会因为这样就忘了他,会为他伤心难过的人,也不会因为这样而不伤心;同样的,无论一个人再优秀、再美丽、再讨喜,会忘了他的人也不会因为这样而记住他。

  她疏离家人,行为变得令人头疼,不想别离的日子真的来临家人承受不住,在她看似贴心的背后,家人要承受多大的遗憾?

  她反复思量尹璿墨和老妈跟她说过的话,她终于明白了,她一直在装坏、装爱玩,但家人为了让她放心,也只好陪着她演戏。

  想关心想疼爱的孩子却只能远远的看着,这样的心情有多么无奈。

  所以她不再装了,能活多久不是她能选择的,但她至少可以选择过得开心一点,也让爱她的人开心一点。

  真的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也不勉强自己,才一个星期不到的“全新生活”,她开心幸福得想哭。

  尹璿墨宠溺的拍拍她的头。“原来你这么喜欢我,感觉还不赖。”

  “以前我很受不了我老妈对我爹地的热情如火,动不动就在那边喊亲爱的,也不怕闪瞎其他人的眼睛,可是和你交往之后,我忽然发觉,在这部分我似乎也很有潜力,所以,可能得请你多担待了。”

  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哦,那以后吃饭不能吃太饱。”

  季元瓅一时没意会过来,有些娇憨的问:“为什么?”

  待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忽然明白了,娇嗔着作势要打他,两人玩闹在一块。

  尹璿墨抓住她想偷袭他胳肢窝的一双小手,顺势将她压向沙发,居高临下的瞅着她。

  被他这般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季元瓅一时间忘了挣扎,红着脸,害羞的垂下眼眸。

  他缓缓的俯下身,轻柔的吻着她的额、鼻尖,最后覆上她的唇。

  她喜欢这样相濡以沫的亲密,心底有簇跳动的火花,不烈不过,让她觉得好温暖。

  待绵长的亲吻结束,两人的呼吸都略显急促,尹璿墨将季元瓅拉坐了起来,搂着她的腰,柔声问道:“说说看,今天都忙了什么?”

  “去学校上了几堂课,下午到V.K朋友的摄影棚拍照,我现在终于明白你说的超难搞是什么意思了,工作时候的V.K好严肃,光是一个眼神我就拍了一个多小时,我眼睛都差点抽筋了。”她失笑。“呼,也不想想我又不是专业的模特儿,害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然后呢?”

  季元瓅扮了个鬼脸。“他对今天拍的东西似乎不太满意,他问我有没有对什么东西专注或着迷到忘我的时候,我不加思索的就说雕刻。”她曾有过为了雕刻四十八小时不曾阖眼的纪录,不过她很快就尝到了苦果,因为接下来她病倒躺在床上超过九十六小时。“所以他跟我说之后他会找个时间来这里拍照,想拍我雕刻时的模样。”

  尹璿墨拍拍她的头,表示不舍。“既然你都累了一天了,怎么不早点休息?”

  “晚上我看了一本关于念力的书,于是就现学现卖,在心里不断念着尹璿墨,会过来!尹璿墨,会过来!结果你就真的出现了,很玄吧?”

  他忍不住失笑。“还好,我之前遇过更玄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