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尹璿墨倏地站了起来,季元瓅发觉他的咖啡还没喝完。“你去哪里?”

  “相亲。”

  “相亲?”季元瓅像看着外星人一般错愕的看着他。

  “出门前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和人有约。”

  “你说和人喝咖啡。”

  “相亲也可以喝咖啡,很奇怪吗?”

  “那你、你还带我来!”把相亲两个字消化完后,她忍不住烦躁了起来。

  这家伙明明刚才还因为她不肯承认向他告白而不高兴,她还以为、以为……讨厌,怎么翻脸跟翻书一样快。

  “你和别的女生相亲、喝咖啡是不奇怪,但带我来就很奇怪。”她又不是帮忙他鉴定的亲友团。

  “我又没说你也要和我的相亲对象一起喝咖啡,还是你想一起?那也好,听说朱小姐是个美人,个性温婉、知书达礼。”

  季元瓅为之气结,对!就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说清楚,她以为他要带她去喝好喝的咖啡,要介绍朋友让她认识,她还开开心心的打扮,穿着他称赞过还不错的洋装,结果呢?他居然是带她来观礼的力

  她怒焰高张,不断在心里腹诽,美人又怎样?不会老喔!个性温婉?人家说他就信了?知书达礼?他自己都学富五车了,情人间要互补才能长久,他到底懂不懂啊!她有一桶又一桶的冰水想浇到他身上,但最末只淡淡地道:“那位朱小姐那么好,配你不是太可惜了。”

  “可不可惜不是你说了算。”

  “是啊,既然如此,她有什么优点和我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你告诉我做什么?”她觉得很生气、很受伤、很难过,不自觉嘲讽道:“真难得,你居然会赞美女人,要是对我,你八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不知道吧,男人只喜欢在朋友面前赞美自己喜欢的女人。”

  闻言,季元瓅怒火更甚,他的言下之意是,她只是他的朋友,所以他懒得多费唇舌赞美就是了?有种叫醋的东西在她体内大量涌现,她觉得连唾沫尝起来都是酸的。

  他真的是这样的人吗?太不可思议了,还是她认识他的时候他没有喜欢的女人,所以她看不到他这一面?他对那位朱小姐究竟有多喜欢呢?

  “你都还没见到她的人呢,又知道她会是你喜欢的类型?小心期待越高失望越大。”

  “我爷爷很少赞美人,却称赞过朱小姐多次,想必我会失望的机会不高。”

  季元瓅没见过尹璿墨的祖父,可听他偶尔提及,言词中总透着信任和敬重。

  “你祖父称赞过的女人,你自然要多几分看重,不过,即使是cas优良肉品的认证,也三不五时会吃到病死猪、鸡、鸭,你要小心。”

  她每一次的比喻真的都很有新意,尹璿墨不免觉得好笑。“季元瓅,我们也算朋友吧?”

  她凶巴巴的瞪着他。“干么?”

  “那等一下你也帮我看看吧,给点意见吧。”说完,他转坐到隔壁桌,等待相亲对象的到来。

  季元瓅终于长见识了,这实在太荒谬了,有哪个人像她一样,前一刻还是人家的女朋友,下一刻就成为前女友,好吧,就算有,但有谁和她一样,变成前女友的下一刻,又要马上成为前男友的亲友团,帮忙鉴定相亲对象?

  有没有那么夸张的事?

  她生气的端起咖啡杯,把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但喝完后她更觉得自己莫名其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把他爱惜食物、不要浪费的提醒奉为圭臬,X的,真是被这家伙洗脑了。

  季元瓅愤而起身要离开。“你相亲又不是我相亲,我干啥趟浑水?”

  “季元瓅。”

  “怎样?”现在连她想离开都没有自由了吗?

  “你在吃醋吗?”

  “钦?”

  “你是不是无法忍受我和别的女人相亲。”尹璿墨相当认真的看着她。“若真是这样,我不禁要怀疑,你昨天的告白是不是酒后吐真言。”

  他真的好讨厌,被他这么说,她更不能走了,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又坐了回去,但却别开视线,不想再看他一眼。

  不到五分钟,有个打扮时尚、气质不俗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她肌肤白晰、五官深邃明丽,甜甜的对尹璿墨笑道:“你好,你是尹璿墨先生吧?我是朱海希。”

  连向来挑剔的季元瓅都觉得她的确是个美人,很快的,她满心的怒火就被紧张所取代,要是他真的喜欢上这位朱小姐……

  “你好。”尹璿墨起身,有礼地道。

  朱海希大方的在他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要不要喝点什么?”他也跟着坐下,即使没有特意去看季元瓅,他的眼角余光仍可以感觉到她专注的目光。

  朱海希接过尹璿墨递来的Menu并没有翻开。“尹先生喜欢什么,我一样就好。”

  他看了她一眼,获得她一抹如花笑靥。“以后就是朋友,我想知道我的朋友喜欢喝什么。”

  这女的看似温柔,但很有企图心呐!季元瓅偷偷在心中下了这样的评语,接着又不满的看向尹璿墨,面对条件这么好,明显又对自己很有好感的女人,他应该很开心吧。

  “诚如朱小姐说的,以后就是朋友,我也想知道你喜欢什么。”

  尹璿墨的声音低沉轻柔,别的女人听了可能会觉得茫酥酥,季元瓅却是被怒火纹身,瞧瞧那家伙的态度,他何时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和她说过话?更别说他根本从没关心过她喜欢吃什么!

  “那这一次我先点,下次换你。”

  厉害!季元瓅真想给那位朱小姐拍拍手,不着痕迹的就把下一次的约会也敲下来了,只是……尹璿墨会答应吗?那家伙对外人是客客气气的,却不是个会被牵着鼻子走的人,当然,如果他对朱小姐有意思,那就另当别论。

  “好。”

  听到他的回答,季元瓅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看来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

  朱海希对着尹璿墨甜笑,点了一杯焦糖玛琪朵和三个蛋糕。“我会不会点太多了?我对蛋糕最没抵抗力了。”

  季元瓅撇嘴,是急着想让尹璿墨知道你喜欢什么吧?这家的北海道蛋糕又不道地,蓝莓起司也不怎样,另外一家和果子屋的好吃多了,只是那家店在小巷子里没什么名气,但却是她的私家好店,至于泡芙,还是专卖店的比较有水准。

  “我有个朋友也喜欢蛋糕,蓝莓起司和北海道蛋糕她常去一家小店买。”尹璿墨想到季元瓅对于吃异常执着,连巷子内的小店她都有办法找出来,忍不住勾起嘴角轻笑。

  闻言,季元瓅的心口一跳,那是她吃了多少家店,才百中选一的欸,他就这么轻易的拿出来讨好别的女人?

  “真的吗?我也好想试试,找一天我们一起去。”

  季元瓅想起每一次带着尹璿墨去吃她喜欢吃的东西就会很开心、很满足,自欺欺人的期间,她总觉得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东西,朋友也喜欢,她当然得意,可现在她才发现,她不自觉的在制造两人的共同回忆,一起喜欢的东西、一起去过的地方、一起吃过的食物。那家小店,尹璿墨是她唯一带去过的人,那里有她对他的单独回忆,她记得那天的天气、他说的话,还有他吃蛋糕的表情……

  可现在,他却有可能带着另一个女人,怀着和她当时同样雀跃的心情去那间店,这让季元瓅的心情既复杂又心酸。

  怎料她的心情还未平复,令她难过的事又接着袭来——

  一名饭店服务生捧着一束包装精美的红玫瑰走了过来。“请问,是朱海希小姐吗?”

  “是,请问……”朱海希不解的望着对方。

  “花店送花,说是尹璿墨先生送的花,请您签收。”

  朱海希甜甜的看了尹璿墨一眼,开心的签收。“谢谢你!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红玫瑰!好美喔!”

  较之她的心花怒放,季元瓅的表情则是阴沉得如同乌云密布。

  她再也忍不住了,她为什么得在这里看人家放闪呢?醉后吐真言又怎样,喜欢就喜欢、单恋就单恋,她不偷不抢不过是喜欢一个人,有那么难以承认吗?

  季元瓅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走向尹璿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