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太早,尹璿墨还是不受影响,仿佛季元瓅有没有向他提过他一点也不重要,他在她心目中的重要,无关乎她向不向人提起他。

  “你想必是楚哲,楚医生。元瓅常提到你。”

  一句话就将气度品格高下定出胜负,楚哲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他咬着牙,瞪着他赤裸的上半身。“你不换衣服吗?”

  “你不出去吗?还是,你有什么特殊癖好?”

  楚哲的耳根子瞬间红了,这男人……

  当楚哲正打算转身离开时,有个原本在厨房煮咖啡的人,不顾脚伤未真的完全痊愈的踩着风火轮冲了进来,一看到两人对峙的架式,又看到尹璿墨的半裸画面完蛋!

  为什么尹璿墨每次出现在她房间,都会带给她即使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可怕浩劫呢?第一次是拎着她的内裤躲到她的衣橱,好吧,更正,他会出现在衣橱也是被她塞进去的!第二次是围着大浴巾出现在她卧房,这样的情形,连她都不知道从何解释起,因为连她都觉得她的真相比起别人想的假象没有说服力。

  她的处境让她想起,多年前有一则高官带着年轻美眉去摩铁借厕所的新闻,当时舆论哗然,乡民们嘲讽着开房间就开房间,还正好美眉烙赛哩、老不修、想吐……但现在,她突然愿意相信,也许他们真的是去借厕所,只是烙赛的是那个高官。

  “那个……咳……”季元瓅轻咳了一声想化解尴尬,但大势已去,她还能说什么?

  “元瓅,不介绍一下?”楚哲开口。

  “啊?喔。”她楞了楞,她还以为他们方才已经互相认识过了。“这位是尹璿墨,我朋友。”

  “男朋友。”尹璿墨凉凉的开口,自顾自的开始套上衬衫。

  季元瓅和楚哲目光一致的看向他,前者一脸不明所以,然后像是突然弄懂那三个字的意思,脸上表情很精彩。

  “我我我……”

  尹璿墨扣着扣子。“你刚才不是一直追问昨天的事?”

  “我、我终于还是告白了吗?”话一出口,她真恨不得撞豆腐死了算了,无论昨天她有没有告白,她现在这样一说,不就等于宣告她是真的喜欢尹璿墨?最近的她为什么尽做一些蠢事啊?

  “不答应你,你还耍赖不肯回家呢!”

  “你乱讲!我才不会这样!”

  “早知道你不会承认。”尹璿墨拿出手机。“我有录影存证,你要看吗?”

  “哇——不要播不要播!我相信我相信!”

  楚哲看着两人那种仿佛他介入不了的互动,他第一次发觉季元瓅眼中闪动着活泼的光芒,那种又糗又气恼却又忍不住认栽的模样,喜欢一个人的神情骗不了人。

  他去美国的这两年到底对不对?

  楚哲黯然转身下楼。他和季元瓅算得上青梅竹马,这样的情谊会比才开始的感情薄弱吗?他现在就放弃,会不会太早了?

  空气中弥漫着咖啡香,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季元瓅为他泡好的咖啡,泛凉的咖啡有些走味,他还要继续喝吗?

  “那个……”季元瓅想了很久,苦恼了一个多小时,还是觉得有些话要说清楚。“尹璿墨,告白的事……”

  尹璿墨啜了口饭店的浓缩咖啡。“你说。”

  “我昨天真的喝得很醉,所以我说的话是要打折扣的,不!是千万别当真。”

  其实到现在,她还不是很清楚尹璿墨为什么要在楚哲面前抖出她喝醉后告白的事,可她想,以他认真又慎重的性子,不会拿交往开玩笑。

  他说她醉后告白,而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答应,这些她都相信,可清醒后他其实可以绝口不提的,反正她什么也记不得,偏偏他不但主动提起,而且还是在有外人在的情况下。

  季元瓅左思右想,总觉得他这么做是因为昨天被她惹烦了,借机报复,好让她丢脸,顺道乂可以挫挫楚哲的锐气,她感觉得出来,尹璿墨并不喜欢楚哲,而楚哲更不加掩饰的表现出对尹璿墨的讨厌。

  真的好怪啊,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应该还没有时间结下深仇大恨才对,而且她每一次在他们面前提起对方,说的也都是优点,怎么这样还能互看不顺眼?

  总说女人心海底针,看来男人也不遑多让。

  不过他们心理层面的事她懒得想太多,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快点自我澄清。

  “所以?”尹璿墨的声音透着一抹冷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向你告白。”她根本不敢看向他。

  她一直努力不肯承认喜欢尹璿墨,甚至不惜自欺欺人,可一旦连自己都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的时候,就很容易从心而走,几杯酒下肚,嘴巴就松了。

  她是真的喜欢尹璿墨,而且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但却只能在喝得醉醺醺的情况下说出口,最让她难过的是,酒醒后还无法承认。

  季元瓅垂下眼睫,避开尹璿墨的视线。他太精明,她总是在不自觉中被看穿。

  “更何况……你不是也是迫于当时的情况才答应的吗?可见、可见……接受告白也只是权宜之计,对吧?”

  “季元瓅……”

  “啊?”她抬起头,一对上他深邃的眼眸时,她不禁有些无措,他的样子既严肃又……那仿佛受骗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他在生气吗?

  季元瓅仔细的想了又想,她刚才应该没有说出什么会惹他生气的话吧,而且她想要船过水无痕,他不是应该要松口气才对,怎么会是这样奇怪的反应?

  “因为喝醉了就可以骗人,清醒后就可以一概不承认?若是照你的意思,酒后肇事、醉后伤人、纵火,一觉醒来都可以当做没做过吗?”

  被他利得像刀刃一般的双眸盯着看,她有点不知所措也觉得很委屈。“有、有那么严重吗,你在发什么脾气啊?”说着说着,她不禁也有点生气了。“你是那么随便的人吗?被个醉醺醺的女人告白也可以当真,还是你自己也习惯在喝得醉醺醺的情况下告白?同样的情况你会当真吗?”

  “会。”

  拿这话问他是白问了,且不说他几乎不喝酒,以她对他的了解,他的确不是个会借酒卸责的人。“这真是难得的好习惯,请继续保持,可、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我、我……”

  尹璿墨凝视着她,认真的问道:“你真的清楚自己的心意吗?”

  她就是因为太清楚才会这么难过。“当、当然!”

  “那么,你喜欢我吗?”

  季元瓅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一颗心慌乱狂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的眼底有着期待,像是在鼓励她说出来,她的嘴巴动了动,但终究还是选择默然不语。

  见状,他的心瞬间沉了下来,表情漫上浓浓的失望。“有些事如果自己不把握住,没有人可以帮你。”

  “反、反正昨天的告白不算数!”她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她的考虑和心情,他不需要知道,这样对彼此都好。“你别当真……我想你也不会当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