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昨天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来,不太放心你,只好留下来。”尹璿墨环顾了四周。“这么大的一间房子,连间客房也没有,多不方便。”

  “又用不到。”

  在她的设定里,不想家人过分关心,没有好到可以邀请回家过夜的朋友,要客房做什么?

  看着她急着掩饰的不在意,他心中一叹。“要是昨天的情况又发生呢?”

  季元瓅呐呐的说道:“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拜托,她平常都只是小酌,昨天真的是意外,也不想想是谁害的,啧!

  突地,她想到另一个重要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我甚至连手机都没带。”连卫星定位的找人方式也不可能吧。

  尹璿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告诉她我听到你在叫我的名字,脑海中还出现你所在的位置吧,又不是上演某部火红的韩剧,况且他这样的能力时灵时不灵,还是别乱说得好,所以最后他只淡淡地道:“心有灵犀吧。”

  “最好是!”看着他,季元瓅小心翼翼的开口,“昨天……我喝了不少。”

  “嗯,是不少。”

  “我……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举手之劳。”看到她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他顿时兴起了捉弄她的念头,坏坏的勾起嘴角。“礼貌上我应该要这么说。”

  闻言,季元瓅的心又被高高吊起。

  “事实上,我人都出现在这里了,你说麻不麻烦?”尹璿墨直勾勾盯着她看。

  “我、我怎么知道!”

  “你这个人呐……啧啧啧……”

  “怎样?”

  他笑了一下,只道:“我等一下和人有约,没时间回去换洗了,浴室借一下。”说完,他径自起身走上楼梯。

  她没好气的喊道:“我怎样你好歹说一下,这不是摆明吊人胃口吗?!”

  尹璿墨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她。“你也可以不要知道,这样我就没机会吊你胃口了。”

  “你你你……”季元瓅瞠目结舌的看着他熟门熟路的上楼。“还有,这是我家耶,他会不会太反客为主了?”

  季元瓅有些挫败的倒坐回沙发上,强迫大脑继续回忆……厚!什么都想不起来啦!她懊恼的翻着白眼,视线突然对上一尊她的木雕作品。

  木雕?有些画面很片段的出现在她糊成一片的脑海中,醒来之前,她……好像真的在作梦,又是古代的场景。奇怪了,她最近没看什么古装片吧?应该是没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机会才是,但为什么最近的梦境都很复古?

  梦里的姑娘是个小有名气的雕刻师,因为替太后和皇后刻过人像获得极大的赞誉,更曾因为为普济寺雕刻等真人高的观音菩萨像而声名大噪。尹姓国师因为祈雨消灾、护苍生有功,又不恋眷职位的欲缴玺退职云游四海,择山退隐,太后念其德泽,欲留其雕像供于卜宫。

  焚香掷杯择其工匠,少女雀屏中选。

  奇怪,那女子的模样和国师的长相在梦里好模糊,模糊到根本没办法看清楚五官。又是凶为喝酒的关系吗,连作的梦都像上了一层柔焦,别人也会这样吗?怪了。

  女雕刻师每日会花两个时辰,隔着帘子替尹姓国师绘其画像。

  那名女子后来发现这尹姓国师是多年前变了一只鸟带她出迷雾的那一位,她心里由孩提时候的崇拜,又加上绘其图欲完成雕像,这样长时间的眼里只看着一个人,很难不动心。

  总之,随着梦境演进,那名女子后来好像喜欢上那名国师。

  等一下!为什么这样完全没有对白又模糊的梦境,她可以理解每个桥段细节?

  而且是想都不用想,仿佛她梦过了几十次了,不,应该说,那梦境像是她亲身经历过的事,更离奇是,她还可以把不久前作的梦,无缝接轨的和昨天的梦境拼凑在一起。

  话又说回来,如果那名国师真的长得像尹璿墨,凭他那宜古宜今的长相,想必也是不可错过的风景吧,哈哈哈……

  突然传来的门铃声,打断了季元瓅的遐思,她弹了起来去应门,当她隔着对讲机萤幕看到是楚哲,一时高兴就按下开门的按扭,正要去迎接时,却在玄关处看到尹璿墨的皮鞋。

  欧买嘎!她、她怎么忘了?!猪头啊她!那家伙现在正在使用她的浴室欸,万一她还来不及有所行动,楚哲便自行推门进来了,两人对望了一会儿,他好笑地道:“怎么不请我进去?”

  如果可能,她是想请他下次再来。“没有,哈哈……好久不见!”她边说边不动声色的把鞋子踢到角落,反正都被老妈撞见过一次了,再怎么倒霉也不会像上次那样吧?稍微定下心后,她转身领着他进门。

  楚哲当然没有错过她的小动作,他看了一眼那双鞋,目光瞬间变冷。

  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意打量一下几乎没什么变的摆设,突地耳尖的听到楼上传来一些声响,季元瓅显然也听到了,她的神情一僵,还没开口解释,他便若无其事的道:“好久没喝你煮的咖啡了,手艺不知道有没有进步。”

  方才楼上的响声他没有听到?应该……没有吧?否则以他的性子应该会问。

  “要喝吗?我去煮一杯给你。”

  楚哲笑了笑。“谢谢。”他随手从杂志架上取了一本翻阅。

  季元瓅犹豫了一下才转身进厨房。

  他往楼上看了一眼,放下了杂志起身上楼。

  尹璿墨下半身围了条大浴巾要到卧室换回衣服,怎料门一推开就和推开卧室门的男人遇个正着。

  两个男人的眼神在一瞬间都有着讶异,尹璿墨恢复得很快,态度从容淡定中还带着几分气定神闲,那股在举手投足中不经意显现的潇洒让楚哲有些气闷。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正牌男主人,多少也会有些慌乱,可这个男人却这般淡定自在,好似在无声的指责他,仿佛他是无礼的擅闯者,不经同意就进到他的地盘。

  “你是哪位?”楚哲冷着声音问。

  “尹璿墨。”

  他就是尹璿墨!昨天在照明不佳的院子里惊鸿一瞥已讶异于他出色的长相。方才开门的瞬间更是。

  人在国外的他几乎每隔两、三天就会和季元瓅视讯,聊天的内容不外乎是生活琐事,她说的也不外乎是吃喝玩乐,极少会提到某某人、谁谁谁的情况非常少,起码在听到尹璿墨这个名字出现前并不多,可自从这名字出现在他们的谈话中后,他不时都会听到她提及。

  他曾想过,会让季元瓅主动提起的男人绝对不差,但实际见到了,才发现他的长相气度远超乎他的想象,让他感到非常不是滋味。

  “元瓅没有提过你。”尹璿墨太令人感到刺眼,即使说谎,他也想看他变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