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喝完水后,季元瓅继续说道:“大人们聚在一起聊天,我觉得无聊,就去逗才一岁多的表弟玩,可后来他玩累了,睡着了,我就到庭院散步,没多久,他们打算离开去拜访另一个亲戚,表姨先抱着熟睡的表弟走下阶梯,表姨丈则抬着婴儿车和我爸在玄关处聊了一下,就在他要步下石阶时被绊了一下,婴儿车脱手朝着正走上阶梯的我砸了过来……”

  他嘴角抽了抽。“婴儿车?”这样也算车祸?

  “我的肋骨断了六根,其中一根倒插入我的肺部,引发气胸,腿骨骨折,加上我是仰着往后倒,还有脑震荡,这种伤重规模,大概仅亚于被卡车撞到吧?后来我被紧急送到医院动手术,醒来后,我看着家人焦虑的样子,老爸满脸胡碴,老妈的双眼肿得像核桃一样,但我却没看到最疼我的爷爷、奶奶,我妈说怕老人家太过担心,没让他们来,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担心到都生病了,爷爷甚至有轻微中风。

  “我醒来后眼泪就没断过,我妈以为我难忍疼痛,其实我哪有这么怕痛,我难过的是,为了对抗命运所做的努力,却可笑得让我像个跳梁小丑,我像只努力推土堆想把家园围建得更坚固的蚂蚁,可老天只要一场雨,我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一切是那么的……那么的不堪一击,老天爷甚至用最直接而残忍的方式告诉我,无论我愿不愿意、做了多少的防范和努力,都逃不过早殇的命运……”

  季元瓅的声音低了下来,眼泪扑簌簌的直落,哭着哭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连尹璿墨将她背出夜店都不知道。

  尹璿墨背着喝醉的季元瓅,走出越夜越热闹的夜店,他回头看了眼这纸醉金迷的地方,他曾感到疑惑,她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场所,可是听完她刚刚的自白,他终于明白她为什么选择游戏人间,其实她并不是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而是在为自己塑造一个不讨喜的形象,好在她短短的人生岁月中,不要有人太喜欢她。

  她和家人疏远,不要太亲近的朋友,即使有心仪的对象也不能喜欢,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酒、一个人过着青春岁月的每一天,一旦发现对哪个人有多一分喜欢,就要多两分疏远,就怕离别的那一天来临,彼此都会难过。

  她安稳的趴睡在他背上,走在红砖道上,街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明明是两个人的影子,为什么他会这么难过?

  把季元瓅安置在副驾驶座,尹璿墨绕过车头坐上驾骏座,都会的夜比白天绚烂,车内的一方小天地将喧闹隔绝在外,他们仿佛分享着这份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似乎睡得极不安稳,换了个姿态,身子向驾驶座方向倾倒,头刚好靠在他的肩上。

  “尹璿墨……”

  尹璿墨回头看她,就见她双眼紧闭,但眼泪却不断从密长的睫毛缝隙中渗出来。

  “不要、不要喜欢上我,不要……再来找我,我……不要喜欢上你……”

  他疼惜的拭去她的泪水,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胡晓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女儿是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她的温柔往往要很久以后才会被发现。

  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就尊重她的一切选择,不是只有留在身边的才是真的喜欢,有些人虽然离得很远,但只要相信对方的心是在你身上,那就够了。

  如果只是这样你就觉得残忍,那你最好快点收拾好你的心,到此为止吧。

  他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办法说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像水龙头一样开关自如,可是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这样的人,他一旦认定了,就不会轻易放手。

  “季元瓅,我的喜欢可能比你想象的多很多,你可以选择不要喜欢我,但是你一定要记得,有一个人是这么的喜欢你,你并不寂寞。”他眷恋地轻抚着她细嫩的脸庞,扳指上的白金龙纹却在她脸上刮出一道细细的血痕。

  季元瓅低低呻吟了一声,尹璿墨也吓“一跳,连忙把扳指摘下,放进车前的置物箱里。

  又望着她的睡颜好一会儿,他才将她的头扶正,还把副驾驶座的椅背往后,让她可以睡得舒服一点,接着再替她系上安全带,平稳的载着她回家。

  尹璿墨送季元瓅回到家,时间已经有点晚“,将她安置在床上后,他用她的手机打了通电话给胡晓棠报平安。

  胡晓棠在电话彼端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麻烦你了。”

  结束通话后,尹璿墨没有在她的房间多逗留,很快下了楼,本想离开,但又觉得不放心,想了一下后,他到她房间找了条薄被,决定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一夜。

  当他将她家的最后一盏大灯关掉、躺到沙发上后,外头一抹瘦高的人影缓缓由暗处走了出来……

  季元瓅痛苦的扭了扭身子,用手轻敲了敲隐隐泛疼的头,这才勉强张开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了一会儿,她才起身下床,口干舌燥的她,缓步下楼找水喝,可一看到睡在沙发上的尹璿墨时,仅剩的几只瞌睡虫全被吓醒了。

  她瞠目结舌的瞪着他老半天,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身上的衣物是否穿戴整齐,没办法,殷鉴不远,昨天的绑带内裤事件让她至今回想起,都还有抡墙的冲动。

  但是话又说回来,她昨天去夜店买醉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在自己家?好吧,在自己家醒来,好过在别人家醒来,可为什么他也是在她家醒来?

  季元瓅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不对啊,那应该是在作梦吧?可若是她是在梦中说了很多话,为什么现在喉咙会痛?难道她说梦话吗?

  假设真是如此……她忍不住又看了尹璿墨一眼,该不会她的梦话都被他给听去了吧?她的心瞬间一突,越想脸色越铁青。

  天哪,她昨天到底说了什么?她努力的想、用力的想,边想边看着尹璿墨,想要透过他回忆起什么蛛丝马迹,怎料他突然睁开眼睛,她吓得先是倒抽了口冷空气,随即放声尖叫,“哇啊!你你你……”

  “早啊,你叫客人起床的方式还满特别的。”尹璿墨坐了起来,用双手摩挲一下脸,俊美冷肃的脸难得有几分呆相,俐落简洁的短发,还有几根翘起来了。

  见状,季元瓅脑海中马上浮现一个萌字,真想伸手去摸摸他的头发,咳咳……

  停!正事要紧!“你为什么会睡在这里?”

  他有趣的看着她。“知道了,下一次我会记得睡你房里。”

  她的脸瞬间泛红。“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