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看她沮丧的样子,他的心一窒,深吸了口气后道:“如果你是因为我对你母亲说的那些话而生气,那么我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季元瓅的眼神有些飘忽。“你这人真奇怪。”

  之前在家里她因为这件事和他闹得不愉快,他道歉她又不接受,若是要比奇怪,她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股热气由胸口往上冒,她的思绪开始迟钝,嘴巴动得比脑袋快。“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不过后来有点明白了,原来对一件事情的情绪还分台面上和台面下,前者是自己愿意承认的,至于后者……承认需要勇气。”

  尹璿墨听得认真,却仍不甚了解。“听起来还满复杂的。”

  “我生气你误导我妈的想法,扯我后腿这是台面上。”

  看来后面才是重点。“然后呢?”

  季元瓅思绪有些混乱,突兀地道:“兵、败、如、山、倒……对!就是这种感觉。”说完之后,她紧紧闭上嘴,连呼吸都变得轻微。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而且总觉得这话她是说给自己听的。

  就在尹璿墨以为等不到她的下文,暗自嘲笑自己何必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认真之际,她又像换上新电池的收音机,幽幽续道——

  “你知道吗,当我拚命向我妈解释时,对于你的始终沉默,其实……我并不是真的生气,我甚至偷偷的想,你没有极力想撇清,没有露出不想招惹的嘴脸,是不是表示你并不讨厌我,对我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好感?很傻,对不对?”

  若依照她的说法,他应该可以推论出她对他是有好感的吧,这个结论让他满意的勾起嘴角。“既然如此,我那样跟你母亲说,你为什么要生气?”他伸手抚上她的发,细柔滑顺,一如他想象。

  季元瓅空腹喝酒,还喝了不少,现在全身热呼呼、软绵绵的,她努力想坐直身子,却一直不成功,只好半趴在桌上,用手撑着头,可是不知为何,她越来越有说话的兴致。

  “这就是很矛盾的地方。就好比说我体重过重正力行减肥,可是我的意志不够坚定,为了减肥成功,我找了一个把自制力当饭吃的朋友一起减,当我以为成功在_望,眼前却出现了一道足以破坏我们减肥计划的美食,就在我天人交战、苦撑着不为所动之际,一回头却发现朋友正在享受那道美食,你说气不气人?”

  尹璿墨试着从这奇怪的比喻中找到重点,也就是说,她想借助对方的助力踩煞车,没想到对方却替她踩下油门?

  头好晕!眼前的景物变得迷茫起来,又像在旋转,季元瓅再也撑不住了,直接趴在桌上,她微抬起眼眸看着尹璿墨老半天,还是无法判断这究竟是不是真实,最后她因为视线太过模糊,自行认定此时她身在梦中,就更放心大胆的说话了。

  “我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喜欢一个人,一个是上流社会美好的风景,一个却是毒、毒瘤,强烈对比,怎么也兜不在一块,可是缘分就是喜欢恶作剧,我觉得老天爷一定是玩我玩上瘾了。

  “朋友!对,尹璿墨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时,我的危机雷达其实有发出过警告,可我用朋友这层关系来自欺欺人,朋友嘛,一起吃饭、逛个街,每天打电话、互相吐槽,甚至闲来无聊时,在素描本上画着满满都是他的速写……这些行为好像只要冠上朋友两个字就可以合理化了。”

  季元瓅嘲讽的撇撇嘴,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很陌生的情况。

  “随着和他的交集越来越多……原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我开始多了期待,期待一起用餐、期待见面,期待他打电话来……还记得有一次他忙到一整天忘了打电话,一直到晚上快十二点才传了一通晚安的简讯,我才发觉我居然坐在沙发上等了一整个下午和晚上。

  “我不是没有发觉他在我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我也知道应该要踩煞车的,可是有他在身边我真的觉得好幸福,但不知道是不是开心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快到……我都还没看够他,就又要道别了。

  “十九年来,我第一次知道人生可以这么过,我第一次期待隔日太阳升起,我还能够醒来,因为我……还想见到他。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会这么喜欢一个人,我真希望在我出生后,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就能看到他,二十年……足以让我看够他了吧?”

  “你在胡说什么,我这么完美的男人看二十年哪够。”尹璿墨开着玩笑,心情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沉重。

  知道他不是一厢情愿,他自然开心,可她的态度却让他感到极为不安,为什么对她来说,喜欢一个人是这么沉重的负担?

  季元瓅笑了出来,眼角的泪水也掉了下来。“尹璿墨,梦里的你真的比现实生活中的你可爱多了。”

  他不满的微微皱起眉,现实中的他到底有多不讨喜。

  “我这么喜欢他,但我却希望他不要喜欢我,这样我就还可以偷偷的喜欢,这样的喜欢有阻力就进展不快,可一旦他对我有好感,我怕自己……”

  想到她方才的减肥比喻,尹璿墨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她努力坐起身,认真凝视着他。“怎么还是这么模糊,在梦里面就、就这点不好……不过没关系,这一点也不影响我欣赏帅哥,况且你的样子我已经深深烙印在脑海里,都能刻出来了。”顿了一下,她又道:“像你这样的极品男,看二十年的确不够,可二十年对我来说……”她突然闭上嘴,手又移向酒杯,发现是空的,又颓然缩回手。

  “对你来说怎样?”

  “尹璿墨,如果你作梦,梦里发生的事、说的话,你醒来后还会记得吗?”

  尹璿墨实在很想点醒她,即使是在作梦,醒来后也不见得会全都忘记或记得,更何况他的意识清楚得很,而且她说了那么多才问,会不会太迟了?想是这样想,但他很清楚若是不顺着她的意思回答,就听不到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于是他回道:“不会。”

  “真的不会记得?”

  “嗯。”

  “那我就可以放心告诉你了,我啊,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尹璿墨不催促她,等着她自己开口。

  “尹璿墨,如果你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活不过二十岁,你会怎么想?”

  他怔了一下,理性的分析后问道:“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吗?”

  “不是,是一个算命的说的。”

  “荒谬!胡说八道!”话音方落,尹璿墨马上想到自己家族神秘的能力,表情倏地一敛。

  季元瓅大笑。“哈哈!我当时的反应也是这样,还想着一过二十岁就要去砸了

  那个人的招牌,若是等不到二十岁……我也认了……二……或许真的是我的大限。”

  她的话语跳来跳去,但他却听得心惊。

  “季家算是医学世家,怎么也信这些?”

  可是这个问题就连他自己也觉得矛盾,除了他本身的特殊背景,他在医学临床上,也遇到不少用科学根本无法解释的现象。

  季元瓅无奈地笑道:“一开始我们家人很气那个算命的乱说话,当然也不相信,可是……后来却不得不信。”

  他轻轻点点头,可以理解,一般而言,医生骄傲自负,普遍不信这些怪力乱神,如果一开始不相信的医生后来却改变态度,就表示这之间必然发生了不少他们不得不信、从科学角度无法合理解释的事。“那算命先生这么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