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她将全部过程巨细靡遗的描述了一遍,然而说的人努力,听的人却不怎么买单,只差没直接打呵欠给她看。

  季元瓅说得口都渴了,尹璿墨却仍像个没事人似的站在一旁,她的火气又忍不住冒出来。“喂!你也说说话啊!”

  尹璿墨看着她急着要解释清楚、和他划清界线的样子,又想起她母亲今天突然来访的目的,不由得感到不悦。

  楚哲在季家人心中到底是何等重要的人,一家大小这么重视他。

  楚哲这名字在他和季元瓅的谈话中出现的次数不算少,而且每次只要一提到他,她的表情和语气就会不自觉流露出对他的信任和依赖,他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她的神情并没有陷入爱情的小女人娇态。

  可即使如此,楚哲这个名字还是在他心里发酵制酸,让他觉得相当不是滋味。

  被这样的念头一刺激,他脱口道:“如果连自己亲眼所见都不能相信,还能相信什么?”

  胡晓棠认同的点点头,笑容又加大的几分。

  季元瓅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像是从来没认识过他似的,他则冷冷的回视她,好像完全不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对。

  这家伙居然扯她后腿?!漫天大谎信手捻来居然还可以这样道貌岸然?别闹了,他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季元瓅坐在吵杂的夜店一隅,深深觉得最近的日子过得很精彩,脑袋不自觉又想起今天非常芭乐的情景——

  尹璿墨要替刘嫂归还一直忘了还的磁卡,加上打她的电话打不通,误以为她低血钾发作,便径自刷卡进门把她看个精光,其实他不解释,她也知道他不是个会乱闯别人家的人,被看光她也只能认了,偏偏很不巧的遇上几百年不曾登门的老妈来访,其实老妈来也没什么,偏偏就正好看到尹璿墨躲在衣橱里。

  想到那一幕,季元瓅真是不胜欷吁。

  地点有时候会引导他人的想法,如果尹璿墨是在客厅,老妈见着了没什么,在厨房?也没什么,在卧室?暧昧氛围高升,可是要圆回来还是有机会,但是在卧室的衣橱里,除非她惊愕对着他大喊小偷,要不然什么解释都是徒劳。

  她比窦娥还冤哪!

  只是尹璿墨后来对她诚实招供的事,当着她家老妈的面干啥不说,非得等老妈先行下楼,把时间场地留给“小俩口”后才说?

  如果他在她百口莫辩的时候帮她一把,他说的话即使老妈不完全相信,也不至于让她孤军奋战。

  季元瓅对于尹璿墨十分不满,和他斗了几句后就夺门而出,连楚哲的饭局都没出席。

  她气愤的去几家常去的艺品店逛,逛了半天还是心烦气躁,见夜幕低垂,她忽然好想喝一杯。

  于是她走进久违的夜店,发现连熟识的酒保都没上前来跟她打招呼,她这才想起她匆忙出门,连妆都没化,有没有化妆果然差很多。

  算了,她今天只想不受打扰的喝一杯,最好谁都没发现她。

  一改往日招摇,她选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点了杯威士忌。

  不久服务生送来了她点的酒,她一杯干完又再加点,一连点了四杯。

  “笨蛋,尹璿墨!尹璿墨你是个笨蛋!”季元瓅喝完了四杯威士忌,已经有几分醉了,但她仍点了第五杯,才喝了几口,脑袋被酒意醺得有些迷茫之际,她看到了尹璿墨,憨直地笑道:“你、你又到我梦中了,怎么这次你没有穿古装呢?”

  尹璿墨没理会她的醉言醉语,冷着脸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国、国师,欸,你穿、穿古装的样子也很帅!”

  他的心跳漏了半拍,知道尹家是国师之后的人并不多,爷爷更是严禁子孙乱说,她刚才说她作梦,所以梦中的他是个国师?这只是单纯的巧合,还是冥冥中真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牵引?

  就如同季元瓅和他小吵了一架离开家后,他被她母亲绊住说了些话,错过了能马上追回她的黄金时间,待离开她家,他开着车找遍季元瓅可能会去的地方,几个小时后仍没找到,他决定回家冲个澡换套衣服再继续找,谁知道才出了浴室就“听到”季元瓅的声音,而且还是在骂他,闭上眼,他居然看得到她所在的地方,于是他就找来了。

  “你醉了。”

  “我才没有!醉了我怎么还记得我有个猪、猪一般的队友?猪一般的队友!就是你!”不想不气,一想就一把火熊熊燃起。

  “我?为什么?”

  “你没事干啥在我妈面前乱说话?”

  “有吗?眼睛生来就是要看东西的,我只是阐述眼见为凭的定义,不是在乱说话。”他的确没有乱说什么,只是某程度的误导罢了,接着他拿起她喝了一半的酒杯,啜了一口酒液。“就如同你以口品酒,难道会不相信喝到的是什么吗?要相信自己。”

  “你这人实在是……”季元瓅眯起醉眼瞪着他。“真不知道你这个人怎么能在别人面前闪动着圣人般的光环,在我面前却摇身一变成无赖!”

  “有吗?”

  “怎么没有!”

  尹璿墨又啜了口酒。“三百六十五天,如果二十四小时都得闪动着圣人般的光环,那很快就没电了。”

  “所以呢?面对我是你的休息时间吗?”

  “人在放松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自己。”

  他一句简单的话,又轻易的化解了她的愤怒。她其实很喜欢和他抬杠,因为这个时候的他,眼神似笑非笑的,和面对其他人的冷漠有礼不同,她觉得那个带点放肆味道的眼神是专属于她的,只有她才看得到,这让她有种暖暖的幸福感,也常会忍不住想,一般的情侣是不是也会这样斗嘴?

  季元瓅叹了口气,把他手中的酒杯又抢了回来,一口气喝光。

  “这样喝酒容易伤身。”他如墨的浓眉皱了起来。她到底喝了多少,隔着桌子他都隐隐闻到她身上的酒气。

  “人生得意须尽欢,要及时行乐,知道了没?啧,这样的境界,像你这种一路顺遂、没遇过什么天灾人祸的天之骄子是不会懂的。”

  “天灾人祸?”尹璿墨差点失笑,他是天之骄子,她又何尝不是天之骄女?

  “是啊,天灾人祸。”她的声音低了下去。“你啊,就是那个……人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