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见她如同无头苍蝇般慌乱,他伸手朝二楼一指。“在楼上吧。”她的卧室在二楼,贴身衣物应该也是收在那儿。

  季元瓅马上听命往楼上快走,可走了几阶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脚步一顿,回过头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常理推断。”他快速回道,不明白都这种紧急时刻了,她还有闲情逸致追究这么多。

  得到答案后,她正要迈步再往上走,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惊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后才接起,“妈咪。”

  “元瓅啊,为什么邱医生说你没回诊?”

  老天老天,太久没听到老妈的娃娃音,她差点被口水呛到。“那个……药还有……”

  “我现在在门口了。”一名身着白色套装的美妇步下高级房车,熟门熟路的按下大门密码锁。

  她前阵子到美国出个小差,一回国就听邱宁凤说了一堆事加八卦,她当然要来找女儿好好问清楚。

  “什么?!”天啊,她好像听到大门密码锁被解开的声音。“那个,我……”

  她现在真的好后悔,要是她上星期没有因为觉得之前设定的语音辨识锁太愚蠢而取消,就不会发生刚才那令人害羞尴尬到了极点的情况,也能够稍微拖延一下时间,让妈咪不会这么快进来。

  “我进去再说。”说完,胡晓棠径自结束了通话。

  季元瓅瞪着手机傻眼,都忘了自家老妈最大的特质就是急性子,妈咪在医学院教书,照理说医生通常是严肃的,可她……唉,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妈咪十指不沾阳春水,在家父母疼,出嫁夫家宠,都五十几岁的人,个性却还像个孩子。

  数落了自家老妈一会儿,她趋吉避凶的本能倏地苏醒,她猛然快步走向尹璿墨。“你!跟我来!”

  她拉着他直上楼,两人才刚闪进房门,她就听到老妈在客厅的叫唤声——

  “元瓅?元瓅?你在哪里啊?”

  听见上楼的脚步声传来,季元瓅都快疯了,她一把拉过还是没什么表情的尹璿墨,将他狠狠塞进衣橱,这时她真的很庆幸她的衣橱够大。

  “喂,你……”

  季元瓅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我没时间解释了,要是我妈看到我们现在的情况,你觉得她会怎么想?你会被她宰了,我也死定了,知不知道!”自家女儿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怎么想都不会是走纯爱路线。

  “季元瓅……”尹璿墨又道。

  “快说!”她的耐心快被磨光了。

  “你的内裤掉了。”

  闻言,她顿了一秒,才僵着脖子低头一看,果然看到小腿近脚踝的地方卡着一团布料,她真的好想放声尖叫,可是她仍保有理智,知道现在情况不许可,于是她压低嗓音,怒瞪着他警告道:“你你你……以后绝对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怕我会想杀人灭口!”

  “元瓅!”

  老妈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她快速扯下那块叛离的布料,反射性的把它往衣橱里扔,并拉上门,只是勿忙间她力道没控制好,衣橱门反弹开了一道缝。

  “元瓅?”卧室的门虚掩着,胡晓棠直接推门而入,就见女儿站在衣橱前。

  季元瓅转过身,笑得有点僵。“嗨,妈咪!你今天怎么会来?”

  看来天不是什么好日子,要不然怎么情况一个接一个发生?

  “你的脸色怎么怪怪的,怎么了?”

  “没事,哈哈……”

  胡晓棠看了眼女儿的穿着,不由得皱眉。“怎么穿成这样?”

  “那个……反正在家。”她随手拿了件宽松的裤子,侧过身穿上。

  胡晓棠睨着女儿,不知道是自己没看清楚还是怎样,这丫头好像没穿内裤,真是的。“你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她在床沿坐了下来。“楚哲打电话给我,说你没有去邱医生那里回诊。”事实上,她回国后邱宁凤又说了一次。

  “厚,这样也越洋告状,不过是想晚几天再去。”季元瓅往前走了几步,但不敢离衣橱太远。

  “你为什么老是这样让人担心,他很关心你的。”

  “嗯,我知道他人很好。”

  看着女儿一会儿,胡晓棠想起今天来的目的,问道:“你喜欢他吗?”

  季元瓅下意识的看向衣橱,不知怎地,她有点在意尹璿墨的想法。

  奇怪了,她喜欢谁,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她何必在乎他怎么想,但随即她想到他和爷爷的对话,既然他都能光明正大的当着她的面敲定相亲饭局,她当然也要有所回敬才是。

  季元瓅微微勾起邪恶的笑意,回道:“楚哲长得帅又聪明,对我又很关心,这样的人没得挑剔了。”

  她说的是实话,从小到大,每次只要楚哲来学校接她下课都会造成轰动,有好多女生给她好处,请她帮忙转送情书给他,而且她必须承认,那时她年纪小不懂事,为了得到更多好处,她还泄露了不少他的小秘密给一众女生知道。

  成年后,有几次他要去夜店应酬,她因为好奇硬是跟着要去,她也再度见识到他的超高人气,不知有多少妹缠着他,想跟他更进一步。

  这样的人配她真是暴殄天物。

  尹璿墨低垂下眼睫,密长的睫毛掩去眼底的思绪。他想把脑袋放空、把心放空,暂时关闭耳朵,不想听到她诉说着对另一个男人的心意。

  胡晓棠有点讶异女儿的干脆。“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被这样的人喜欢,我真是虚荣到不行。”啧,她没种,没敢为了快意报仇,而逞一时口舌之快。

  仔细看着女儿皮皮的笑容,胡晓棠又问:“只是虚荣?”

  “要不然呢?”

  “你也说他很不错,你不会想抓住他吗?”

  “妈……”

  胡晓棠叹了口气。“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失败的母亲吧,你的成长过程中,我都没有什么时间陪你。”

  季元瓅笑了笑。“怎么又提这个?”严格说起来,她和家人间的距离是她拉开的。

  胡晓棠眼底有抹哀伤,一时间无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