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她难以置信地对着空气大喊,“喂!怎么不见了?我也迷路了,你好歹也给我只带路的鸟嘛!如果没有鸟,鸡或鸭也可以啊,这样说消失就消失也太失礼了吧!”

  话音方落,她听见好像是从遥远的某处又传来声响,仔细一听,嘟嘟声由远而近,她困惑的微微歪着头,什么鸟会叫这种声音啊?咦,不对,这好像是她闹钟的声音!

  嘟、嘟、嘟……

  铃声大作,季元璨被吓得弹坐起身,勉力睁开双眼,双手满床的找着闹钟,最后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她用力按下开关,可嘟嘟声仍持续不断,她才慢半拍的想到她不久前把闹钟铃声改录成“起床了!睡美人起床了!宇宙无敌大美人起床了”。

  她有些楞楞的左右看了看,随即对自己翻了个白眼,厚!嘟嘟声是她放在一旁柜子上的手机在响啦,她怎么这么笨。

  可当她拿起手机要接听时,电话就断了,她看着萤幕,居然有八通未接来电,两通是楚哲打的,两通老妈,四通是尹璿墨,这太夸张了,她向来浅眠,怎么会连手机响了都没听到?!

  震惊过后,季元瓅看着手机萤幕显示着尹璿墨的未接来电,突然觉得心情有些沉重。

  他忘记他们前天吵架,到现在还在冷战吗?但是严格说起来他们也不是吵架,那天他们从公园离开后,一路上都没怎么交谈,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他答应他爷爷要去和其他女人见面吃饭,她本来是打定主意不要过问的,可是看到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她就是……一整个心情很复杂啦!

  同一件事在心里反反复覆的想了又想,越想心里就越难受,还散着浓浓的酸气,最后她还是憋不住了。“你……要相亲啊?”

  没想到尹璿墨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像是在告诉她这件事和她没关系,她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季元瓅的火气就是从那一刻超标的,赌气的想既然他不说,她也不屑问,不只如此,她也不要理他了,而他仿佛知道她的决心,还默默的以行动支持,昨天一整天没打过一通电话给她,但今天一直打给她又是怎样,想到这儿她更气了。

  总之,他们的友谊正经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季元瓅揉了揉发疼的颈项,她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好久,但又因为一直在作梦,醒来之后反而更累了,她下床到一旁的茶几前,想要倒杯水喝,却发现水壶里没水了。

  她顺手拿起手机下楼,到厨房倒了杯水,她边走向客厅边喝了一口,怎知这时大门忽然被打开,她和推门冲了进来、模样匆忙的男人正好打到照面,她吓得一口水直接喷了出去,手指着尹璿墨,惊愕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你你……”

  见她没事,尹璿墨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看到她只穿着一件下摆仅盖得住臀部的棉质衬衫,黑色的底裤若隐若现,胸前的扣子只扣了一颗,里头什么也没穿,他马上狼狈的转身,大步往大门走去。

  季元瓅回过神后连忙走过去。“喂,你到底怎么了,来了又走!喂!”

  自家屋里也就算了,这女人不会穿着这样就跑到外头吧?顿时不悦的情绪充塞着他的胸间,他倏地停步转身想要制止她,她因为走得急来不起止住步伐,重力加速度,撞得他退了好几步,脚扭伤的她没事,反而是他脚后跟不知道踢到了什么,整个人往后坐倒。

  她来到他身边跪了下来,担心地凑上前看着躺在地上的他问道:“喂,你、你没事吧?”

  尹璿墨眉头皱了皱,久久说不出话。

  “你到底……”

  “没事。”

  确定他没事后,季元瓅这才想到自己的气还没消,马上态度一转,不客气地质问道:“你干么突然闯进我家?!”他忘了他们目前友谊中断,交恶中吗?

  他闭了闭眼,沉声道:“你先起来。”

  “什么?”

  “你这样我没有办法说话。”

  季元瓅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非常暧昧,然后更加码的发现她身上只套了件轻薄的棉质衬衫,顿时僵如化石,几秒后,她弹站起身,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声,“啊!你你你……干么不早说啊?我除了绑带内裤几乎什么都没穿欸,胸罩!胸罩……我的胸罩呢?!”她的脑袋还没完全清醒,现在又遇到这种状况,只能焦虑的在原地乱转。

  尹璿墨站起身,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吗?她不说绑带内裤、什么都没穿这种挑逗意味深浓的话,以他自小的家教和刚正的性子就不会多想,偏她说得这么清楚,让他实在很难忽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