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就在他困惑之际,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显示来电,他接了起来,“爷爷……我不是拒绝了吗?”

  一听到关键字,季元瓅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可顾及礼貌,她还是往一旁走去,拉开一些距离。

  他拒绝什么?前几天在她家,他好像也接到他爷爷的电话,听起来好像是要介绍对象给他。

  之前听尹璿墨提到,他好像也二十八了,虽然说这年头流行晚婚,可像他们这样的豪门世家,尤其是人丁不兴旺的,都会希望儿孙早点成家,她父母不也二十来岁就结婚了,要不是她的情况较“特别”,家里只怕也在着手安排了吧。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可是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心情好低落,心里头还有一个声音希望他像之前一样直接拒绝?

  她不自觉屏住呼吸,想要听到更切的讯息,手心冒着汗,心口如同压了块大石,她下意识看了他一眼,见他神态依旧自若,相较之下,她是不是过度在意了?

  他要和谁吃饭、相亲,甚至交往,干她什么事?

  季元瓅觉得自己这阵子变得好奇怪,而且这样的反应不符合她对自己的要求,她不要和任何人有太多的牵绊,不但没有意义,还会让自己和对方都很痛苦。

  尹璿墨大概都知道爷爷会用什么方式说服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方才一个不经意的回头,他和季元瓅短暂的对上视线,虽然她很快就把头撇开,但他却没有漏看她眼神中的乞求,他的心猛地一震,她知道这通电话的重点?然后呢?他想知道她的反应。

  尹璿墨开始密切注意她的神情变化,焦虑、不安、乞求……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她像是对周遭筑起又高又厚的城墙。

  他刚认识她的时候,她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

  这段时间,她总会让他有一种她随时在为彼此进展设限、踩煞车的感觉,有时才感觉亲近些,她马上又退回原点,这样反反复覆、忽冷忽热的态度让他有点不解,刚开始他觉得这样的她让他有探索的乐趣,可是在他确认自己的心意后,他不能再容许她打迷糊仗。

  察觉到他探索的视线一直停驻在自己身上,季元瓅转过身去,就怕被他看出什么。

  见状,尹璿墨故意提高音量,“……我知道了,如果朱小姐真像爷爷所说的那么好,认识一下也不错,时间地点就麻烦爷爷安排了。”

  闻言,她的身子一僵,手不自觉的握紧。

  结束通话后,他凝视着她僵直的背影,想起在某本书上看过这么一段话——

  当你不知道对方的战略为何,不清楚对方的下一步时,你唯一的战略就是能够拿到什么武器就直接用了。攻其不备,对方吃痛了、受伤了,自然会亮底牌。

  尹璿墨心里一阵好笑,原来,当他在乎一个人的时候,也不过是凡夫俗子。

  季元瓅被困于浓雾中,迷失了方向。

  奇怪,这里到底是哪里?

  她隐约听到有人边跑边叫唤的声音,由远而近,她循着声音看去,照理说在大雾之中视线应该很模糊,但她却能清楚看到两个穿着古装的小女孩从面前追逐过去,她难掩好奇,便也跟了上去。

  不久,两个小女孩缓下了脚步,她也跟着停步。

  “小姐!小姐,可别再往前了!”绑着两个小髻的小丫鬟,追在年纪比她更小、一身男装的小姐后头,跑得气喘吁吁。“夫人说再往前就是祭祀的天台,别再过去了。”

  “为什么?”

  “皇上下令斋戒三个月,减免徭役并大赦天下,并请国师在天坛作法,祈求上天降雨。这一年来已经半年没下雨了,再下去农作会欠收的。”

  “怪不得最近我都没吃到肉。”

  小丫鬟吓出一身冷汗。“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会杀头的!”她虚长小姐三岁,今年十一,小姐不懂事,她可不能,见小姐瓷娃娃般漂亮的脸上出现不以为然的神情,小丫鬟又道:“小姐,你要是再这样,回去我就要告诉老爷,说你成天在房里刻木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家小姐对刻木头就是情有独锺,每每都骗老爷夫人说她在屋里读书刺绣,幸而小姐是真爱读书且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常能逗得身为当朝大学士的老爷乐呵呵,直说将来要小姐搏个女状元回来,父女俩皆在朝为官,也是美谈一桩,至于刺繍只要会一些基本技巧,老爷并不苛求。

  其实老爷夫人并不是反对小姐刻木头,只是觉得太沉迷总是不好,老爷忙于公务可能不清楚,但心思细腻的夫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女儿平日都在做些什么,不点破是因为宠她。

  “好了好了,知道了。”

  “小姐啊,你去前面的小凉亭等一下,我去找知了和织娘两个,你可千万别乱跑!”

  “知道了。”

  季元瓅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惊奇,两个小女孩似乎都没发现她的存在,她就像个看戏之人看着剧情发展,更神奇的是,她好像可以预知小女孩等一下一定会跑走,因为她只说知道,并没有答应不乱跑。

  果然,见丫鬟走远了,小小姐扮了个鬼脸立即跑掉。

  小女孩不知道跑了多远,只觉得雾气越来越浓,四周的景物看起来都好像,她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警戒又有些不安的看着周围。

  “这里……我记得我方才才经过这棵树,怎么走了好久还是在同一个地方?”

  小女孩纳闷的看着前方的大树低语,“是迷路了吗?”

  静悄悄的林子里忽然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小女孩既惊又喜,连忙循着声音来源找人,可是浓浓的雾中还是半个人也没有,有种奇怪的感觉促使她回头,就见一抹颀长的身影站在距离她十来步的地方。

  白衣男子站在小女孩和季元瓅之间,他面向小女孩,背对着季元瓅,因此季元瓅无法看到男子的长相,可她却觉得他的背影像极了尹璿墨,但她想张口唤他,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祈雨祭天仪式在即,你误闯了奇门地界,莫要在此逗留。”

  听到男子的声音,季元瓅更加确定他就是尹璿墨。

  “可是我、我走不出去啊!”小女孩有些焦急地道。

  男子伸出右手,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拇指戴着一只碧色的扳指,他掌心朝上,上头好像有个纸剪的什么动物,接着他喃喃低念一会儿后,啪的一声,一只模样灵气可爱的百灵鸟就站在他的掌心上。

  “哗!”小女孩见状,方才的不安感全都退散,惊喜的瞪大眼。

  男子拉起小女孩的手摊开来,把百灵鸟放到她的掌心。“它会带你走出去的,快走吧。”

  小女孩本来还不想走,可是有股神奇的力量催促着她,迫使她不得不往前迈进,她着急的回过头大声问道:“大、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然而小女孩还等不到答案,人就已经被带远了。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远方呼唤着,“国师!国师大人……”

  季元瓅好奇的想,这位不会就是国师大人吧?那他到底是不是尹璿墨?

  怎料她才闪神了一下,白衣男子居然平空消失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