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季元瓅认真的想了一下,很慎重地道:“若真要说的话,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慈善宴会?我是听说国际木雕大师V.K会出席才去的,结果……当然没结果啦!到现在还没见到心目中的偶像一面,我觉得遗憾很大呢!”

  尹璿墨知道她热爱木雕,一定听过V.K,却没想到她那么推崇他。

  V.K昨天还打电话给他要约他吃饭,说两人许久没见面了,呋,也没多久吧,那家伙八成还不想离开,但人生地不熟的,没人带他找好玩的、好吃的,才会想到要找他,但他似乎敲错算盘了,他以为从小在美国长大的自己,能带他去哪里?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小时候在爷爷的杂志上看到的雕刻局部图,那就是V.K的作品。虽然从没上过他的课,可是所有艺术都是从模仿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算得上是我的启蒙老师。”

  他逗她道:“这样啊,那么见V.K一面和获得十克拉的钻石,哪个让你比较开心?”

  “当然是见V.K一面,但是如果同时还能获得十克拉的钻石,我会开心得更久。”

  尹璿墨忍不住失笑,这女人果然很特别。“真像你会说的答案。”他看她又把注意力放回素描纸上,不禁好奇的问道:“你在画什么?”

  “最近想动工的雕刻作品。”季元瓅偷偷往下翻了一页,才把画册翻转给他看,画的是池中一朵盛放的观音莲。

  “你的雕刻作品几乎都是莲花,人物也只雕刻观音,这是为什么?”这个问题他已经想问很久了。

  “人物啊……要有很深、很特别的情感我才会动手,那种作品所包含的情感对别人而言是没有意义的,可对于雕刻者或是被赠予的人,那份情感会随着雕刻作品的存在而存在,即使有一天赋于它这份情感的人不在了,一刀一凿却仍留有雕刻的人想传达给对方的心情。”

  尹璿墨细细咀嚼她的话,心头莫名一阵酸涩。“不知道让你和V.K见上一面、吃顿饭,会不会让你对我有很深、很特别的情感?”

  “嗯,好吧,我会列入考虑。”季元瓅当他在说笑。

  “你现在可以开始考虑了。”

  “咦?”

  季元瓅作梦也没想到可以和心目中的偶像这样近距离接触,本以为传闻中古怪又难搞木雕大师大概是个不苛言笑又沉默的老者,没想到V.K本人幽默又随和。

  坐在大师面前,她雀跃得像个得到梦寐以求礼物的孩子。

  餐聚愉快的进行着,三人妙语如珠,气氛欢乐得像是好友聚会。

  尹璿墨见季元瓅有一搭没一搭的撕着面包吃,知道蒜香一向不是她喜欢的口味,索性拿过来吃,她开心的笑眯了眼,又赶紧把不吃的番茄推给他,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便默默替她吃掉,这是两人变成饭友后培养出来的默契。

  V.K看着两人的互动,了然于胸的笑了笑。

  尹璿墨对上他别有深意的带笑眼眸,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眼。“你这次怎么待这么久?别告诉我这地方太美好,让你流连忘返了,就算真是如此,这应该也不是全部的原因。”

  V.K干笑,“欸,有个太了解自己的朋友,绝对不是件好事。”吃完了最后一口牛排,他接着续道:“下个月有个古董展,我手上有些好东西,那些老家伙们就轮番游说,我就这样给说动了,一干事宜我全交给老婆处理,不过既然这里是首站,我没露个面终究说不过去,再者,你也知道我急着要着手下个木雕系列,可是模特儿始终敲不定,不过……”看着季元瓅,他笑得很开心。“我想这件事有些眉目了。”

  季元瓅疑惑的看看V.K,又看看尹璿墨,心中忍不住暗忖,这两人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吗?

  这顿饭吃了快两个小时,两边人马才依依不舍的告别。

  尹璿墨送季元瓅回家的路上,还听她滔滔不绝的说着方才的事,他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我认识他那么多年,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他。”

  季元瓅讶异的说:“你不觉得很Nice吗?”

  “就今天而言,他是很Nice。”平常的V.K就是标准的、甚至是升级版的艺术家脾气,看人就如同挑剔他未完成的作品一样。“他可能真的很喜欢你吧,很少见他对人这么热络的。”面对不喜欢的人,V.K可以从头到尾不说一句话,让场面尴尬到一阵恶寒,季元瓅算是难得的好纪录,还一眼就看中她当他新作品的模特儿。

  然而让他困惑的是,V.K的理由是季元瓅让他想到收藏书中的女子,他收藏了什么?《洛神赋》?《老残游记》?他说的该不会是那本“古董爱情小说”吧?

  V.K是个妙人,常会花大钱买一些在古董收藏家眼中的瑕疵品,好比说一本不知道打哪儿来的残册,没头没尾的,就只有少少几十页,故事也不算完整,可只要大师喜欢,一万英膀马上就掏了出来。

  他有几次和那本书擦身而过,刚才他忘了问V.K,这回展出的东西包不包括那本书,有的话,他倒是要好好翻一翻V.K说的“古人的情书”究竟都写了些什么。

  季元瓅双手一摊,一副受不了的模样,但双眸却闪烁着得意的光彩。“没办法,谁教我这么讨人喜欢呢!”

  这种话也只有她说得出口吧,尹璿墨轻轻摇摇头。“与其说你讨人喜欢,不如说是物以类聚吧。”

  “你是说我古怪又难搞?”

  “你刚才不是才称赞他幽默又随和吗?两面评价,你就选自己喜欢的就好了。”

  季元瓅似笑非笑的横了他一眼。“不管我怎么听,都觉得你在损我。”

  “有些感觉放在心里就好,不必特意说出来。”

  她恶狠狠的瞪着他,他则是面无表情的回视,两人对望了三秒,忍不住一起笑了出来。

  她望着他,心里有种奇特的感觉,不论他们斗嘴斗出火气,好,她承认生气的都是她,还是斗出笑容,和他这样的相处模式让她觉得好放松,胸口也会感到暖暖的。

  “奇怪,你和V.K无论年纪或个性都差很多,你们是怎么认识的?”V.K说两人初识时,他已经五十一岁了,而尹璿墨才十六岁。

  “V.K虽然是西班牙人,可他醉心于中国文物,他不但会说中文、会读也会写。有一天他在美国以五千美金购得一幅字画,由于上头写的是金文他看不懂,就特地拿来请教我爷爷,碰巧他老人家去了日本,我就替他解释,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