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至于关于传记的事,除了为什么内容是他不宜阅读之外,他想到的是,传记通常是后人所着,只要是人,就会依照个人喜好而有所偏颇,有时为了美化书中的主要角色,就得丑化其他人,毕竟这不是正史,无须为后世历史交代,但即使是正史,也有历经数百年后被历史学家们平反的事件。

  爷爷也思虑过甚,他并不认为区区几本书能影响他什么。

  还有就是那位国师和传记里的妖女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肯将护身的扳指留给她,甚至为了她亲手毁掉神兽元灵?更重要的一点是,那名女子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被人叫做妖女?

  想到这儿,尹璿墨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他会在意这个?

  他忽然很滑稽的想到第一次见到季元瓅的印象,她化着浓浓的烟熏妆,暴露的穿着、轻佻的言语,这样的人在别人眼中也是个妖女吧?

  嗯,昨天两人在报纸上看到一整面的美食版,介绍的是烧腊,她只大略看了一下,便撇了撇嘴,骄傲的说那些店她都去过,味道还算可以,然后她大小姐又继续速写不再说话。

  可他知道,近日,也许明天,或是后天,他就会被她带到某间店,大啖她口中真正美味的烧腊。

  明明不是吃货的他,为什么好像被她牵引着,慢慢走上她正在走的路,就像那个国师被妖女所吸引一般。

  日子过得很快,从季元瓅脚扭伤至今,已经过了半个月。

  其实她已经可以走了,只是不能走太久的路,所以她还是不爱出门,学校那边也请了假,可偏偏就是有人像见不得她清闲似的,一有空就跑来她家献宝,一下子说哪家饭店的菜好吃,一下子又说哪家馆子的川菜做得好,又故意在她面前看美食版。

  啧!也不想想,他一个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家伙,和她谈台湾道地的美食,这不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吗?

  为了让恩人知道什么叫好吃、何谓吮指回味,她这段时日虽处于半残状态,可还是拄着拐杖……好吧好吧,一开始还是得仰赖尹璿墨或抱或搀扶着她到处觅食。

  和一个正港贵公子比知道哪里可以吃喝玩乐,她实在是太胜之不武了。

  没想到经过这么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两人居然可以用吃建立起特殊的情谊,只能说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而且脚刚扭伤的那几天,她每天都痛到不行,更别说要出门了,实在没什么心情在脸上“作画”,她记得尹璿墨第一次看见她不化妆的样子时,有短暂的失神,害得她只能用搞笑来化解害羞的问道:“干么,我美到让你说不出话了吗?”

  她本以为他会面无表情的笑她想太多,没想到大少爷他居然非常诚实的点点头,还发出唔的长音,让她的脑袋瞬间空白,小脸也没志气地涨红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每当夜深人静时,想起他那声唔,她还会暗爽不已,她真的觉得最近的她似乎不太正常。

  这一天,尹璿墨又来季元瓅家中找她,她随兴的盘坐在沙发上,拿着素描本子随手涂鸦,完全没把他当客人,而他则是在翻看医学杂志,虽然之前两人也常像这样身处在同一个空间里,却各自做各自的事,但她总觉得今天的气氛不太一样。

  她偷觑了他一眼,这家伙今天很怪,话特别少。

  突地,尹璿墨没头没脑地问道:“季元瓅,有什么事情会让你很开心?”

  季元瓅认真的思考着,他就静静凝视着她。

  她皮肤白晰,五官是少见的端丽,一头大波浪长发用鲨鱼夹随意的盘夹起,她的美空灵又清新,仿佛不像尘世中的人。

  阳光轻洒在她身上,她周身的光辉让人不敢逼视,这样的她,让他忍不住多看几眼,他和她相识时日不长,但奇怪的是,他总觉得已经认识了她几世纪之久。

  她还有一双会说话的深邃眼眸,不,更正一下,应该是他可以透过她的双眼,看出她此刻的心情,他第一次发现时,觉得惊喜不已,仿佛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只有他才知道的季元瓅。

  季元瓅想了半天,在画纸上添了几笔后才道:“大少爷要送我十克拉以上的金钢钻一颗吗?”

  “送钻石你会开心?”

  “你没送怎么知道我不开心?”

  若她真喜欢那些东西,以她家的财力,她早就戴得金光闪闪了,可他认识她到现在,即使是第一次的宴会,也没看她戴什么首饰。

  “下一个问题,除了家人,如果有个人你不见上一面会觉得很遗憾,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

  当然是你啊傻瓜!脑海中突然跳出这样的答案,季元瓅自己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他,她是不是把每天都会看到他当成习惯了,所以才会直觉产生这样的念头?

  不见上一面会觉得很遗憾?会吗?如果她明天见不到他……好像也还好,后天也见不到呢?大后天也没法子见面……遗憾吗?只觉得心上好像压了块大石。

  啧!想这些干么,浪费脑细胞。

  久候不到答案,尹璿墨替她想了个人选。“楚哲呢?”

  “他?”

  “你不时会提到他,感觉他对你而言很重要。”

  “是很重要啊,但可能是因为我们几乎两、三天就会视讯,遗憾不起来吧。”其实她也对楚哲提了不少有关尹璿墨的事,只是尹璿墨不知道而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