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家族有些长辈听到这个消息,欣慰到偷开三十年的红酒庆祝,他们的反应他可以理解,但却不懂为什么一直希望他早些结束教学和研究的祖父闷闷不乐。

  后来一想,他不开心的应该不是他递辞呈,而是他陪同老妈回台湾。

  他到哪里,爷爷从来没反对过,甚至鼓励他要趁年轻多出去走走、多看看,博士班毕业那年,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到世界各国旅行,爷爷也非常赞成,唯独这一次有意见。

  爷爷前半生是在台湾度过,对这块土地有极深厚的情感,公司总部也是近十年才移往美国,国内仍留有相当规模的产业和投资,除了和某个恩人的十年一卜之外,他自己也是每一、两年就回来走走。

  他可能是家族中唯一被有意无意阻止回国的人,为什么?要不是这回外公的状况,老人家又叨念着很多年没见到他这个外孙了,爷爷可能还不答应放行。

  “所以你暂时还不能回美国?”尹道一沉吟了一下。

  “我想等会诊评估后再回去。”

  “嗯,理应如此,你妈咪是独生女,你又是他唯一的外孙,留下来照顾他也是应该的。”

  爷爷的反应出乎尹璿墨的意料之外,但又想到自己不是回来玩的,况且爷爷向来重视礼数孝悌,会这么说好像也不奇怪。

  “我听你妈咪说,你现在有个新绰号,叫什么不可错过的风景?”

  尹璿墨微微蹙起眉头,不知道该回什么。

  尹道一在电话另一端笑得很欢快,他可以想象孙子冷肃着一张脸,双眼却透着招架不住的无奈。“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那表示有很多人喜欢你,很有眼光,对了,你有认识什么谈得来的女孩子吗?”孙子的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有个对象了。

  尹璿墨看了下手表。“爷爷,我等一下和几位医生有约,得先出门了。”

  “这么巧?”

  “是真的。”也是假的,因为约定的时间是中午。

  “爷爷有件事想跟你说,不过你先去忙吧,这事不急于一时。”

  尹璿墨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如果事情不急,爷爷怎么会亲自打电话给他?不过他隐约猜到爷爷想跟他说什么,决定装傻到底。“嗯。”

  尹道一又叮咛道:“对了,祖传的那只翡翠扳指要时时带在身上,它能助你避开一些无谓的纠缠。”

  “嗯,知道了,那我先挂了,爷爷要保重身体。”

  “好,你快出门吧,下次有时间再说。”

  结朿通话后,尹璿墨忽然觉得心情有些沉闷,老妈昨天打了通电话给他,也是先问外公情况,然后再含蓄的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对象。

  两人一前一后打来探问同一件事,他怎会猜不出来?

  二十八岁了……父亲也是在这一年遇见母亲,他对美丽的母亲一见钟情,但据说妈咪那时对声名狼藉的父亲可是厌恶到极点。

  缘分真的很有趣,越看不上的人,谁知道最后会不会就这么老天不长眼的栽在对方手中?尹璿墨想着父母的缘分,脑海中却无预警出现季元瓅的脸,他心口一跳,难得出现被吓到的戏剧化表情。

  “别开玩笑了……”喜欢上那种人不是自讨苦吃吗?没事不要想些有的没的来磨练自己的心脏强度。

  他莫名感到心浮气躁,拿着报纸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最后他放下报纸,决定去医院看看外公。

  起身时,他想到爷爷方才的叮咛,上楼走进书房,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那个扳指戴上。

  这只翡翠扳指是上古的灵物,历经了两代国师加持,是尹氏一族神秘的神器,只是这圈版指似乎曾经断过,上头有一小团白金龙纹焊接。

  他回台湾前,爷爷极力要求他要戴着,上次季元瓅脚扭伤,他送她回家离开后才发现扳指不见了,当下吓出一身冷汗,幸好后来在车上找到,自那之后他就不太戴了,那可是爷爷极为重视的传家宝物,掉了可不得了。

  可如今爷爷又再次叮咛,他还是乖乖戴上吧。

  尹璿墨一面开着车,一面对坐在副驾驶座上沉着脸的老人家好声劝道:“外公,你怎么能擅自离开医院,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老人家理都不理他。

  “外公,你的状况没有恶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再观察,我们……”

  “你平常不是话很少吗,怎么这一路上吵得我头疼啊?”

  尹璿墨一阵无语,最近为什么老是有人用这些话来打击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