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刘嫂有些无奈,打算把碟子收走。“真可惜,这是季小姐做的,昨天我在她那里吃的时候就觉得很不错,和以往吃过的都不同。”

  “她做的?”尹璿墨难掩讶异。

  “对啊。”

  “你放着,我吃吃看。”他夹了一小块算是捧场,吃进嘴里后,没有一般腌萝卜那种呛人的酸咸,而是满满的紫苏香气和恰到好处的酸甜脆,味道真的挺特别的。

  刘嫂眼巴巴的问:“如何?”她也知道这是问心酸的,因为他吃了一口就没再吃第二口,不用想也知道不合他的胃口,所以他没开口回答她也不甚在意,仍自顾自地续道:“季小姐看起来虽然不像是个贤妻良母,但这些日子我去帮忙打扫、煮三餐,虽然她因为脚伤不方便做菜,可她帮忙挑菜的习惯和对料理的讲究,我觉得她的厨艺应该相当不错。”

  刘嫂个性爽朗,做起事来快速确实,唯一的缺点就是爱说话,而且跟谁都聊得起来,不过她在这种世家大族帮佣多年,很清楚有些话只能在屋里说,连一个字都不能传到外头去。

  她和丈夫一直在尹家老宅帮佣,少爷回来她就被派来打理他的起居,说起这位尹家嫡系单传的天之骄子,其实不难伺候,只是太过冷漠安静,但这也不要紧,反正她负责说,他想不想听就看他自己。

  “看起来不像个贤妻良母?”尹璿墨重复道。

  刘嫂拿着报纸要给他的动作顿了一下,像是忽然发觉自己讲的话太不客气,她觑了一眼他的表情,见他没什么不高兴的反应,这才讪讪的说道:“虽然这么说很失礼,可季小姐给人的第一印象真的不太好,漂亮是漂亮,就是……”她想了想,才找到适当的措词。“就像电视剧里那种演坏女人的演员,气焰很高、很任性又很骄傲,后来我看过她不化妆的样子,美得像琼瑶笔下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可……这也不能算是贤妻良母的模样吧?”说完,她又看了他一眼,确定他真的没有不高兴才稍微安心。

  尹璿墨从来不曾斥责过什么人,但其实他也无须大声斥骂,因为他只要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坐立难安了。

  尹璿墨慢条斯理的吃着粥,想着季元瓅这个人。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终于稍微熟识一点了,而且她扭伤的情况也好一点了,所以两人活动的范围已经不限于她的住所,前几天他还陪她去超市买了些东西,也曾两次外出用餐。

  他发现她真的很特别,她会对路人甲客气、服务生乙客气、对刘嫂客气……应该说,她会客气对待的人,通常是交集不会太多的人,可是对他或是她的朋友阿土,她的态度就完全称不上客气。

  后来他归纳出一个结论,时间才是她待人好坏的标准,反而像钱财、地位、美丑、利用价值等这种世俗的标准,她完全不在乎。

  尹家能在商场上立基百年,平稳扎实的坐大,除了主事者的能力、家族的向心力外,就是因为有着优异的识人本事。

  尹家男人都有一双深沉秀逸的眼和澄澈通透的心,源自古老的神秘血统,让他们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看透一个人,而他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便如此,他对季元瓅却也有一种无法掌控的挫折感。

  她是一个很予盾的人,像团浓淡不一的迷雾,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季元瓅从一开始就给他一种被宠坏了的富家女的不好印象,再加上出席一些应酬场合,常能听到关于她的负面评价,她简直集所有他厌恶特质于一身的女人,保持距离是理所当然的。

  可他却又感觉到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把他们系在一起,总会在某些出其不意的时机,让两人再度有所交集。

  老天安排这样的闹剧后仍嫌不足,还扔了一些能力进来当催化剂,他长那么大还不曾遇过的奇事却发生在彼此间。

  他能预知季元瓅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听得到她的内心话。

  奇怪的是,这样的能力时有时无,这他也不得不困惑,他究竟真有这样的能力,还是只是不可思议的巧合,或是他自己产生幻听。

  其实有没有特殊能力他并不在意,他纳闷的是为什么这项能力会因为季元瓅而苏醒,这是否意味着什么?

  但也多亏了这个能力,他才有机会看到她鲜为人知的另一面,而越是了解她,越是消除了他对她的偏见。

  她在外人面前,非常一致的尽可能展现出令人厌恶的一面,然而私底下的她却多元到令人迷惑,他相当好奇最真实、最单纯的她究竟是什么模样,他好想快点把她这幅拼图完成。

  话说回来,记忆中他小时候有些特殊能力,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小时候他还常作同一个梦,但确切的内容是什么他已经忘了,而且忘得很彻底,长大后他问爷爷,爷爷却沉着脸斥责说那些都是怪力乱神,要他不准再提。

  可是尹家家族老辈说出这样的话,根本就是一整个矛盾。

  他生于拥有国师血统的尹家,小时候就熟读四书五经,长大后学的是医学,对于玄学卜算,爷爷总有意无意的不让他接触过多,就连表叔说的那些比武侠小说好看的尹氏前人列传他也没看过,他问过爷爷,但老人家只淡淡的说搬家时弄丢了。

  他隐隐觉得,爷爷有很多事情瞒着他,到底有什么事是他不能知道的?

  遐思之际,尹璿墨已经吃完早餐离席了。

  前来收拾碗筷的刘嫂看着桌上的空碟子,着实难掩惊讶,少爷居然把腌萝卜也都吃完了。

  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形,有一次她去照顾季小姐,临走前季小姐给了她一包她脚伤之前自己烤的果干饼干,她知道少爷不爱吃甜食,但仍礼貌的询问他要不要尝一块看看,想当然得到的答案是不要,她一个人又吃不完这么多,就先冰到冰箱,打算隔天再吃,可当她隔天打开冰箱,却发现饼干整袋平空消失了,后来去整理少爷的房间时,才发现空袋子在垃圾桶里。

  这是什么状况?少爷不爱吃的东西,可是只要一听到是季小姐做的就会全盘接受?让她想想,以前的她好像也有过类似的怪毛病。

  遥想当年,在那个人家还叫她吕小姐的年代,她最讨厌的食物是肉圆,她就不懂,好好的东西为什么得用低温油炸弄得软趴趴的,起锅后还要用剪刀狠狠剪个几刀,再浇上一大坨粘乎乎的酱。

  可某年某月某日,她一眼瞧上了一个长相白净微胖的少年郎,打听了半天才知道那位是镇上最大家肉圆店老板的养子。那个年代民风保守,不像现在可以很自然的和对方攀谈、互留电话,为了让他注意到她,她每天风雨无阻的到肉圆店报到,她原本一张白净的瓜子脸,都吃得和刚起锅的肉圆一样圆时,终于在一个强台过境、门可罗雀的日子,店里只有他这个厨子和她这个客人时,他终于开口跟她说话了……

  少爷吃肉圆和她吃腌萝卜,不,是少爷吃腌萝卜和她吃肉圆的理由不会是同一个吧?

  她家少爷可是三高男中的三高男,论家世,他可是跨国集团总裁之子,长相就更不用说了,比偶像剧男主角更帅;比学历,他一路跳级,十二岁完成大学教育,十四岁哈佛双学位博士毕业,这样的人绝对是金字塔顶端那极少数的顶尖。

  虽然听说季小姐也是某个大企业的千金,可是其他条件显然就……咳咳。

  话说像自家少爷那种高处不胜寒的人,因为站在制高点,往上看也没人了,只得往下看,只不过如果少爷是真的动心了,那他也探得太低了吧。

  尹璿墨自然不知道刘嫂复杂的心事,拿着报纸要到客厅看的时候,桌上电话正好响起,他看着上头显示的号码,是美国家中的电话,他接了起来,“喂,我是璿墨。”

  “小墨啊,我是爷爷。你外公情况好吗?”

  “有新的状况,等情况回稳再评估。”

  这一回会陪着妈咪回来,主要是游说罹癌的外公到美国接受治疗加静养,老爸一向离不开老妈,他们才回来第三天,他就打了二十几通国际电话,第四天直接出现在国内,加上外公一直嚷着说不需要这么多人陪他,他看了觉得心烦,所以尽管老妈仍放心不下,隔两天还是和老爸回美国了,留下他继续和顽固的老人家耗。

  八十几岁的老人离不开自己熟悉的地方他完全可以理解,陌生的环境造成的压力,对病患的伤害比一般人想象的还要多很多,经过他和外公一再沟通,再加上和主治医师会诊过外公的病情,目前还是决定让外公留在国内动手术。

  其实这次回来前,他已经向任教的大学递辞呈,可校方仍极力挽留。

  他热爱医学,无论是站在第一线的医生,还是教书培育医护人才,都是他喜爱的工作,可是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很清楚总有一天他必须接下谦象集团,他和家族的约定是三十岁之前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但三十岁之后他就得进入集团效命。

  他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有些事情是该给个交代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