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这采光设计很特别。”尹璿墨起身来到玻璃柱前,抬头看着三层楼高的大柱子。

  提到这个,她的心情马上好转。“这个设计的原始概念是我想出来的喔,那时我只是随手涂鸦,爷爷就找来建筑师讨论,花了一段时间才克服困难完成。很棒吧?我爷爷就像是我的圣诞老公公,对我是有求必应。”

  “我刚好跟你相反,我对我爷爷是有求必应。他是个严肃的老人,对我的要求相当严格,从小就是铁血教育。我爷爷博学多闻,有人戏称他是活动的四书五经,他六十岁将事业交给我父亲,从商场退休,接受各大学的邀请担任客座教授。”

  他四岁启蒙,四书五经、琴棋诗画、医卜、天文地理,无所不觉,而启蒙师正是他爷爷。

  尹家除了家大业大,更是来自数百年来专出大臣名宦、国师神算的神秘家族。

  尹家嫡系每隔三代会出现一个厉害的角色,通常是个男婴,传说是第一代尹家宗师的转世。

  身为尹家嫡系子孙,又正巧是逢三的幸运角色,尹璿墨自小就没体验过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是什么感觉,因为家风严谨的尹家,向来恪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一套。

  拜完整而严苛的《尹氏家训》之赐,尹璿墨自小活得十分黑白,不知彩色为何物。

  尹家旁系子孙中,有人半开玩笑的说:“尹氏家训三纲六目、八大章、七十二小节,比《六法全书》还整人,规矩中还有规矩,不近人情中的不近人情,硬邦邦、冷冰冰,比佛经还能降妖伏魔、普度众生,真的条条遵守、字字力行,不得道也成仙。”

  “活动的老四书五经,不会也要求你成为活动的小四书五经吧?”季元瓅最讨厌背东西了,想起古时候三、四岁的小小孩被关在小小的斗室里摇头晃脑的背书,连只鸟飞过去都不能展现好奇心,不禁觉得头皮一阵麻。

  “是啊。”

  她摇了摇头,在心中暗忖,还是我家的爷爷好。

  尹璿墨又问道:“这屋子里的木雕作品真多,你的收藏?”

  “大部分是我自己乱刻的,有些是收藏品。”

  “你的作品?倒是很少听到有女人喜欢雕刻的。”

  他有个世界闻名的雕刻家朋友V.K,他之前就是因为他,才会捧场去参加那场慈善募款宴会,也才会和季元瓅有交集。

  V.K还在国内,两天前他们还通过电话,V.K问他有没有认识漂亮或有特色的东方女人,他最近想着手新的系列,在外国模特儿公司能选择的东方女人有限,最重要的是,他看了五家公司推荐的模特儿,都没有他要的感觉。

  尹璿墨不免觉得好笑,他又不是开模特儿经纪公司的,怎么会想到要问他。

  但大师的回答更妙,秉持着物以类聚的原理,相信他身边的女人长相都不会太差。

  他身边的女人吗?他若有所思的望着季元瓅。

  “小时候我在爷爷的书房玩,无意间看到杂志里有一张雕刻相片,那是一张只有局部的佛像雕刻,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深深着迷,成天烦着爷爷让我去学,他被我吵到不行,就让我去学素描,希望能藉此分散我的注意力。”那个什么都不必烦恼的年纪真的很开心。

  “素描是一切艺术的基本。”

  “是啊,我一边学素描,一边把雕刻当兴趣,后来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完成第一个作品,把它当成礼物送给爷爷。”

  “你爷爷应该很高兴吧?”

  “当然,他都哭了呢。”她后来才知道,爷爷当时会落泪并不是感动,而是其他原因。

  这时门铃声传来,尹璿墨起身走去应门,边道:“应该是刘嫂来了,这几天她会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她说。”

  “谢谢。”

  看着他高瘦的身影往门口移动,她不免有些失落,他要回去了吗?她还有好多作品想介绍给他看呢,尤其是那座她最喜欢的莲花雕刻……想到这儿,她突然怔楞了一下,她什么时候会和别人分享东西了?分亨应该是朋友之间才会有的行为吧?

  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她这么快就把他当成朋友了?明明方才还希望他赶快走,怎么现在……

  尹璿墨忽然停住步伐回过头。“明天我会再来,你早点休息。”

  季元瓅原本灰灰沉沉的心情忽然亮了起来,但她很清楚她不能表现得太高兴,要是被他误会她对他有意思怎么办?所以她故作平静地道:“脚长在你身上,你想来就来啊。”

  而且她会希望他能再来,只是因为、因为……对,就是家里太安静了,偶尔有个人和她斗斗嘴也不错,而且有道行动风景可以欣赏挺好的。

  “你家的通关密语什么时候换一个?”

  “对啊,我也觉得那样对你太失礼了。”

  尹璿墨防备的瞅着她,她何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礼多人必诈。

  “要换什么好呢?”季元瓅眼中有抹狡狯笑意。“嗯,就换成‘尹璿墨,你是上流交际圈不可错过的一道风景’好了。”

  “算了,你还是别换吧。”说完,他先去开门,并介绍季元瓅和刘嫂两人认识。

  待确认过没有其他要交代的事项,尹璿墨因为还有其他事要处理,便准备要离开。

  他向大门走了几步,突地顿住,回过头来向季元瓅道:“你的车钥匙给我,找时间我帮你把车开回来。”

  “喔,钥匙在包包里。”看到他翻着她包包拿钥匙的动作,她突然想到他们的停车纠纷还没解决,表情一敛,有些尴尬的问:“那……你愿意和解了吗?”

  尹璿墨不禁失笑,其实这种小事根本没有闹大的必要,她就算不赔偿也无所谓,但他一开始不想轻易妥协,只是想要挫挫她的锐气,可是自从发现她故作坚强的模样后,他的想法改变了,他反而比较想挖掘真正的她是什么样子。

  “这件事我自会找你的保险业务处理,放心吧。”说完,他转身离去。

  尹璿墨走出房间,边步下楼梯边调整着袖扣。

  “尹先生,早。”五十多岁的帮佣刘嫂,圆圆的脸露出和善的笑容。

  “早。”他来到餐桌前坐下,桌上已经放好几道配稀饭的小菜,他看了一眼和平常不太一样的菜色,并未多问。

  接过刘嫂替他盛的热稀饭,他夹了一口改良过的和风玉子和炒芥蓝,凉拌海绒和九层塔茄子也是他喜欢的料理,唯一不受青睐的是那一小碟的腌萝卜。

  刘嫂看了眼那乏人问津的腌萝卜,劝道:“少爷,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腌萝卜,可这真的很爽口。”

  美国那边在少爷回来前就传真满满的几页菜单过来,把他喜欢与不喜欢的食物都写得清清楚楚,在不喜欢的名单中,其中一项就是腌萝卜,但她只是想说难得能吃到这么爽口的腌萝卜,也许他愿意试试看。

  尹璿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打算动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